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零三章 日出东方
    枯枝划在坚硬的地砖上,咵咵咵的声音翻飞出来。

    一笔一划的写着一个人的名字。

    “白宁…..”丹朱色的唇轻轻念叨,挽起的发髻中,一缕青丝调皮的跑出来,垂在额前,在柔和的风中轻轻摇摆。

    “你现在在做什么……嗯…..一定在和惜福卿卿我我吧。”

    “….真叫人嫉妒那个傻女人。”

    “原本我想帮你的…….原本我就想让你多看我一眼的啊…..为什么就不能多看我一眼….”

    “一眼就那么难吗?”

    光明殿外,校场上。小瓶儿越看越觉得在白宁两个字的旁边应该再写一个名字,忽然间她写出惜福两个字,然后便觉得有些刺眼,手中的枯枝便是在名字上胡乱的圈圈叉叉一通后,这才满意的抬起头。

    视线的对面,方形高台下方的石阶,人群的脚步声慢慢走上来,太子方天定提着一杆画戟过来,在校场中间站定,其余如厉天闰、邓元觉、司行方等人带着明教教众分散校场周围。

    “圣女如此急不可耐的想要坐上教主之位,也用不着独自一人在这里等到天明吧。”

    乌黑如泉,偷溜出来的青丝在雪白的指间滑动,小瓶儿桃腮带笑,美目流转的望过去,婀娜的身段慢慢起来,轻音徐徐:“太子就不穿戴甲胄吗?不然会很痛,会死的。”

    方天定将手中的画戟比划两下,叫道:“本太子当学我父,且会怕你区区摩云教,尤其是你这样一个女子,且不是让教中兄弟耻笑!”

    “太子居然有如此自信,实属难得呀。”

    两人在场中一言一语的说着话,场外邓元觉自从伤愈后,在这段时间里已经很少动武了,此时却是紧了紧手中的禅杖与厉天闰低声交谈起来:“若是太子落败,我等如何自处?明教由摩云教而来,大多教众虽知道明教,念的却是摩云教的经,这女人要是掌了教派,下面的人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排斥。”

    “和尚….你赞成谁当教主?”厉天闰视线一直盯在场中俩人身上。

    邓元觉摇摇头,道:“不好说,若是太子他有那个能力,我便是豁出一条命将他送上去又有何妨,可….”

    “可他没有。”

    厉天闰直接点出了他想要说的话,眼神带着狠劲,嘴角抽动着:“谁坐教主,我不在乎,只要有能力为我弟弟天佑报仇,就是做牛做马的,老子也心甘情愿。”

    “或许有人不怎么看。”

    厉天闰偏头看他:“你说方七佛,还是司行方?战阵之上方七佛或许还有些能力,可这江湖比斗上,他终究是弱了一些。至于司行方,他要是插手进去,纯粹就是找死,摩云教要重整江南明教,且是一个女子单独过来的?”

    他目光重新回到场中那俩人身上,那边终于有了变化,视线中两个身影陡然间便是朝双方冲了过去。

    喉结滚动,说道:“要么这女人武功高强,很高很厉害。”

    ‘厉害’二字刚刚出口,朝阳下,光影之间有东西在动摇,然后厉天闰看见那边有道人影倒飞,呯的一下,砸在了场中,痛的大叫。

    “那边怎么回事?败的这么快….”邓元觉皱皱眉,有些失神。

    厉天闰点点头,望向那名女子,沉声道:“对方练的,应该是比较极端的一门功夫。”

    然而,一眨眼的功夫,方天定落败,有人冲进来。

    一点红心在秀眉中间,微微蹙眉,在视野那头,冲进来的黑影化作一道残影,一把寒恻恻的渊口刀,陡然间在双臂肌肉的爆发下,便是照着女子纤细的腰肢横挥了过去。

    “喝啊——”

    刀锋舞起,转眼间,横挥划出半轮冷芒散开。那边小瓶儿身影忽然却是拉开了一丈的距离,红纱袍袖往饱满的胸前一带,细针映着晨光闪着刺眼的寸芒,飞了过去。司行方转动刀柄,刀身像电扇的扇片旋转起来。

    呯呯呯——

    接连三下细微的碰撞,擦着点点火花溅射,便是被挡下掉落在了地上。

    “一个打不赢,就来两个,堂堂大男人居然这么欺负一个无家可归的弱女子。”小瓶儿白皙的手指轻轻擦拭着眼角,似乎那里真的有泪痕。

    “堂堂摩云教圣女乃是赫连如心,老子看你根本就是冒充的。”司行方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随即身形如同狂奔的野马,朝着那晨光中一抹红色碾压过去。

    此时高大魁梧的身形直接推向对面柔弱的女子,刀斩、横挥,小瓶儿依旧轻笑着、幽怨着看着对方,脚下青砖却是接连爆碎,那便是全力一掌,速度极快的,重重叠叠的盖过去,印在对方砍过来的刀身上。

    嘭——

    半空中,旋转飞舞的东西映着晨光在反射夺目的光彩,随后落下,叮的一声,半截刀插进青砖的缝隙里。

    司行方浑身颤抖着后退两步,盯着手里还剩下半截的刀身,再看对方那只柔若无骨的巧手,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司元帅让开——”

    魁梧的男人身后陡然间一道声音快速接近,然后拔高。

    “太子不可…….”

    司行方转身,想要阻止靠近过来的方天定,现下他知道眼前女子的厉害,已经不是两三人就胜得了的。

    然而,红袖一拂。

    司行方陡然间觉得一股大力将自己往前推了一截,便是朝着状若疯虎的男人推行过去。

    噗——

    画戟撞入体内,戳穿。

    司行方愣愣的看着没入体内的戟杆,视线慢慢上移看向已经惊的不知所措的太子,他摇了摇头,声音极低。

    “太子…..命数不可违,明教…明教…怕是没希望了。”

    “啊——”

    方天定悲呛的怒吼,猛的拔出了画戟,司行方的尸身轰然倒下,血流了一地。愤怒的眼里布满了血丝,跨步猛的一蹬再次冲杀过去。

    柔弱的手掌伸出,一把抓住戟杆。

    一抽,陡然抢夺过来。

    粗犷的男音忽然从小瓶儿的口中出现:“——不知天高地厚。”

    唰的一戟挥出,贴着对方肩膀削过去,人头便是跳向了半空中,落在地上滚了两下,无头尸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校场周围的明教教众、邓元觉、厉天闰在冲过来,更多的人在冲过来,已经难以用混乱来形容。

    红绣布鞋,踏在了方天定的人头上。

    红纱在风里飘着,小瓶儿望向东边冉冉而升的日出,声音忽男忽女,袍袖陡然朝邓元觉等人一挥,平地起风,风尘滚滚。

    “我名号,便是这日出东方,纵马江湖,唯谁不败!”

    目光扫向众人,柔媚的神色消退,却是盛起冰冷,眉目间的神态中多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和一个叫白宁的人,颇为相似。

    “明拆日月,遁迹江湖。”

    踏着人头的女子,红纱飘舞,面向着众人孤傲寒霜。

    PS:第二更已到,加班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