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零四章 唯我不败
    一抹红色沐浴晨光中,袖袍挥舞。

    杂乱狂奔过来的明教众人,随着女子一声轻呵,各自心里便是有了些反应,厉天闰和邓元觉脚步不由慢了些许,而在校场上仍旧有八人为首的汉子持着各自的兵器,领着教众红着眼杀了过去。

    这八人便是便是方天定麾下的八骠骑大将,武功上来讲也算准一流的水准,但那也只是在马战上。

    “刘瓒、张威你们休要冲动。”邓元觉以及厉天闰当下喊道,可如今这八人应该是被方天定的突然死亡给彻底点燃了怒火,此时哪里听得劝说。但二人还是拦下了一批人,没有胡乱的冲过去。

    而小瓶儿甩了下袍袖,负手走动,巡视过来的人。

    “真是不知死活——”勾魂的媚眼下,迸发杀机。

    红绣鞋猛地抬起,往前一踏,脚下一震,一丈之内的青砖哗哗的跳动起来,袖口便是挥出去,内力一荡。

    数十匹青砖,飞了起来,形成一堵墙壁,直接推过去。

    轰隆——

    砖墙如同雨点般砸在明教教众身上,一时间,不少人被打的人仰马翻倒在半道上,痛苦的抱胸抱腹在地上滚动着,不断呻吟。

    啪的一声,青砖被人拍的粉碎,散乱飘洒的灰尘中,一袭青衫冲出,便是横刀一劈。紧跟着披着虎纹黄袍持双棍的汉子也从左边杀过来,一棍在上,一棍袭下盘。

    “呵呵….”

    在小瓶儿的轻笑声中,窈窕的身段扭动,随后当先一掌接下了青衫男子的刀刃,十指在对方刀身上一弹,直接将对方击退数步出去,出去的手并未收回。

    而是,左侧一挥。

    宽长的袍袖鼓动卷起了声响,一瞬,那黄衫男子的双棍脱手而出,整个人也一起倒飞两三丈之外,砸的青砖迸裂。

    一人被击退,一人被打飞,电光火石之间还有人尚未看清,紧跟而来的另外六人则是齐齐贴近过去,迎面而上的男人,一身镔铁甲胄,身材巨大魁梧,行动如熊扑,双臂合围想要将女子拦腰抱起折断。小瓶儿娇媚的一笑,随即脸色寒若冰霜,若隐若现的长腿瞬间伸出,一曲,膝盖轰的一下顶在他胸前,身躯嘭的一下,如炮弹般直接飞了出去,砸在一群教众身上,当即丢翻了十多人又滚了几米远才停下来。

    同一时间内,半空人影晃动,右侧也同时响起破空声,一杆铁枪探头过来,小瓶儿闪电般出手抓住枪头,顺着枪杆转动身姿,红袖一拂,娇嫩的手掌在在持枪男子的咽喉一抹。

    噗噗噗——

    数发细针从后颈穿透飙出,直接穿断了对方颈骨和咽喉。

    小瓶儿之前顺着枪杆转动身子,便是已经错开了半空袭来的人影,稍站定,右手陡然一挥,数发钢针先后飞出。那人或许是以轻功著称,被袭来的钢针一吓,如同被触电般在半空强行改变了动作。

    腿上依旧中了两针,同样穿透而过,身形如中箭的鸿雁,直接栽了下来。

    人影晃动间,半空栽下来的身形中。又有两人一身蓝色袍子,一剑一刀猛的冲上来,便是要照着女子的背后劈下或者刺进去,然而在动作间,小瓶儿猛的回头过来,转身的刹那——

    原本娇媚的眼神,凶戾的瞪着他二人。

    一瞬,双掌齐出,啪的一下,拍在二人胸口,一推,血雾直接从背后爆出来,洒在半空,俩人当即眼珠瞪圆,身躯一软,倒地上死去。

    “啊——”

    近前,一手抱着龙头柱作为武器的大汉,怒目大吼,挥舞着过来。

    啪——

    小瓶儿单手一挥,将对方的兵器打掉在地上,随即又一手甩出去,啪的一声脆响,扇在对方左脸上,打的对方愣住,口中的暴喝也没了。

    那男人顿时瘫坐到地上,眼睛通红,脸侧肿的很高。

    …….

    “圣女——”

    “还请手下留情!”此时,邓元觉和厉天闰已经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喊道。

    ……

    红绣鞋裸露着雪白如玉的脚背,慢慢踩着步子走过去,丹朱色的唇笑起来,露出贝齿。

    …….

    芊芊玉手从红袖中伸出,一把抓住那名大汉的发髻。

    俯冲,拖出一抹嫣红。

    ……….

    轰!

    男人的头,撞在石柱上。

    碎的稀烂。

    “还有谁不服?”石柱下啊,红色衣裙的女子,微微翘了翘双唇望向站立不远的人群,“现在…..还有谁质疑本座,就站出来!”

    红纱飘飘,性感中带着残忍。

    那边,一群人默然,随后,齐齐跪了下来。

    哼哼哼…..哈哈哈哈————

    小瓶儿望着他们,那种被人跪着的感觉,会让人上瘾的,她站在晨光中、血腥中,仿佛在向谁证明自己的作用,那得意的笑声此时被风带着,呼啸着在这座光明顶上久久徘徊。良久后,她一摆袍袖,转身一跃,便是朝光明殿过去,声音渺渺传来,却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命令。

    “没死的,都给本座带过来。”

    *******************************************************************

    “把原明教飞水大将昌盛尸体吊起来….”

    “….把原明教飞山大将甄诚尸体吊起来…..”

    “…..飞云大将苟正….吊起来….”

    “…..飞豹大将郭世广的尸体…..吊起来。”

    …..

    接连四声的唱名,之前在校场八骠骑中,有四名直接被杀,尸体被拖到光明顶的山门挂着以儆效尤。而另外活下来的四人,便是一袭青衣的飞龙大将刘瓒、虎纹黄袍的飞虎大将张威、身形巨大的飞熊大将徐方、以及轻功有些了得的飞天大将邬福。

    四人此刻也是已经降了。

    光明殿内,两道火柱升起,跳动的火焰映着上首坐着的女子阴沉面容,脚下堪称完美的秀足轻轻拨弄着一颗血糊糊的人头。下首两侧,厉天闰闭眼肃穆的立在那里,邓元觉有些想要说些什么,可动了动嘴皮,还是没开口。

    女子坐在那儿,扫视着阶下众人的表情,她笑了笑,随即笑容又一点一点的消失。

    “明教不能存在了,之前本座的说的,你们也听到了,朝廷对这字是敏感的,今后明字拆开,改为日月,便叫——”

    语气顿了一下,身子微微前倾,“——便叫日月神教。”

    小瓶儿的手抬了抬,又放下,身体站了起来。

    “教内要重整,各位的地位也要调整,经过这次造反,神教也需要休养一段时间,希望这段时间里,众位莫要走错路,听清楚了吗?”

    “属下等人知晓。”下面厉天闰、邓元觉俩人带头,便是齐齐拱手。

    小瓶儿很满意这种效果,坐回到首座,看向厉天闰:“本座记得当初明教可有四位元帅,司行方被我杀了,可还有一位是谁?”

    “是石宝。”

    “他现在在何处?”

    “乱石河后,他留下来断后了,原以为已经遭遇不测,可后来听说东厂的人放了他,只是双臂已废,武功大不如从前,前段时间我专门去寻过他,可见他已然成家过起了小日子,便是住了劝他****里的打算。”

    厉天闰很自然的说着,脑海中便是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天石宝对自己的说,想来他已经是拒绝了的……

    上首位,女子视线过来,神色清冷。

    “告诉本座他在哪儿!”

    PS:第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