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零七章 忽悠
    “练剑不好看,不如跟着俺老孙练棍吧——”

    脸上些许细毛,黝黑的孙不再趴在树枝一只手垂下来,在空气中晃荡。

    青砖石板铺砌的练武台上,挥舞的木剑和小小的身影停了下来。

    “不学,你练我干爹都打不过的,学来做什么。”玲珑摇摇头,细雨滴落,吧嗒吧嗒掉在她仰起的脸上。

    树枝忽然上下晃动乱颤,上面的人影勾动,一翻,落地下来,依放在树下的棍子不知何时已经落到了手中,转了一圈棍影,便是往地砖上一杵。

    “俺可不是打不过白宁,他那天说动手就动手,俺老孙还没准备好就来了,不公平。”孙不再抓绕着脸左右看看小女孩,辩解着,见她还是不相信的意思,反而急的火急火燎。

    “要是白宁再跟俺比一场,绝对能赢他,最近俺都在琢磨他出剑的招式,只要俺跟的上,那就已经有六成把握。”

    玲珑依旧一副鬼才信你的表情,端着剑似乎在琢磨之前的剑招,像是在纠正一些错误的动作或者有些偏差的地方,雨化恬在之前对白宁说过,虞玲珑对武学上的领悟很灵活,有些天赋,学习起来很快,如今数月间,基本已是将对方所授的剑技吃的通透,只不过人儿太小,架子还不够稳。

    “喂喂——”

    毛躁躁的手在小玲珑眼前晃了晃,孙不再撇撇嘴抱着棍子道:“俺老孙看啊,这剑也就是花架子,中看不中用,既然你不想学俺的棍法,不如就跟俺学拳,俺还有一套拳法。”

    说着,身形一晃,在练武场上摆开了架势,脚步哗的一下向前跨去,似慢实快,一拳便是在空气中荡出,手臂骨骼咔咔响了数声,空气随即发出爆鸣,紧跟第二拳甩出,一触既收,再出,几声爆鸣中,身形连进几步,双拳刚猛迅疾,每一击都蕴含惊人的力道,孙不再得意的朝小玲珑挑挑眉,再度加速,脚下踏、踏、踏的连踩,迅速拔高,身形在半空中,单拳下砸,腕口粗的树枝被直接砸爆开,余力将整颗大树撼动的剧烈摇了一摇。

    树叶上积攒的雨滴,哗啦啦的跳拉起来,又冲刷下来。断掉的树枝轰的一下掉在地上,那边半空中的身形也落地,双脚接触地面,噼啪碎裂的声响,青砖石板蛛网般裂开,碎块溅起。

    “嘿嘿,怎么样、怎么样?俺这套《神猴连环拳》过不过瘾?比那剑法好吧?”

    孙不再一落地便自夸着,手学着猴子的动作,抓绕腮帮。

    那边,小人沉下脸,气鼓鼓的摇头后退一步与对方拉开距离,脆生生的语气颇有些嫌弃的意味:“不学...玲珑才不学猴子打拳,娘说女孩子要漂亮的。玲珑学了会变成山里的母猴子,才不要学。”

    说着,又连退两步。

    孙不再听完瞬间僵硬。

    猴子....母猴子....山里的猴子.....铜棍咣当一声掉落地上,一种挫败感在他心里泛起。

    “啊——”

    孙不再心里郁闷的大叫一声,“猴子就猴子,能打赢人的就是好武功,俺才不管啊——”

    随即,捞起红漆铜棍转身离开。

    月牙门那边便是迎面碰上过来的黑袍宦官,他眼睛一亮,上前就问道:“是不是白宁叫你来俺的?他伤好了?嘿嘿,俺老孙手早就发痒了,快快告诉俺他在哪儿?”

    “督主确实要见你,跟咱家走吧。”

    冷漠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动动嘴皮,原本就孤傲的曹少卿不想与这样的人多说什么,若不是白宁的吩咐,恐怕,他连这一句也是不想说的。

    棍在手中捏紧,孙不再倒是不在意别人说的、做的,此刻他以为能与白宁一战了,心里便是澎湃斐然。

    “带路带路!”

    嚷嚷着,身影消失在了细雨蒙蒙中。

    ...........

    月牙门后面,练武场上。

    小玲珑坐在木栏上,悬着的小脚半空轻轻踢着,随即抹去脸上的水渍后,装作老成的语气长出一口气:“那家伙终于走了,真烦人。”

    “啊——”

    看着细雨轻落的女孩突然拍额头,好像记起了什么事,自言自语道:“昨天....昨天...梦见的人,好像是在教我练功啊,叫什么呢?”

    玲珑从木栏上下来,提着木剑歪着脑袋边走边想,拐角处,与人撞了一个满怀。

    对面人影下意识的惊呼一声,踉跄后退两步差点摔倒在地,玲珑也被撞的倒坐在地上,揉着小屁股,看到与自己撞到的一起的人。

    惜福过来将她从地上搀起,用手将比较收身的长裤拍了拍,灰尘掉下来。

    “娘....玲珑撞着你没有?”

    “没有啊....娘比玲珑大呐....又倒不了的....玲珑刚刚在想事情吧.....在想什么?”惜福牵着她的手,往回走。

    玲珑想了下,苦着脸:“刚刚都想到了,被娘撞了一下,又忘记了,只记得叫葵...什么啊,哎呀想不起来了。”

    ”....那不想了啊....走....娘发现了一个好玩的.....”

    这边大人像个小孩一样,小孩却像大人一样沉闷。

    在一大一小满府邸乱窜的时候,另一边,通往东华门再往皇城进去的道路上,车辕碾着积水缓缓转动,街上的行人已是很少,马车后面脚步溅起水渍过来。

    “白宁....你唤俺过来可是伤好了,要和俺打一场啊。”孙不再疾奔过来,脸也不红,气也不喘,只是声音略微有些大了,引得过路的行人侧目望过来。

    帘子一角掀开,白宁阴柔分菱的脸侧一部分露出来,声音清湛:“不急,咱家内伤还未全好,不过唤你过来,是给你解释一个人厉害的人物,你打赢他,一来一回,咱家的伤势也差不多好了。”

    原本还有些失望,但听完话后,拳头在孙不再手里砸了一拳,“就是你上次说的另一个太监?行,俺去找他打一场,你告诉俺他在那里就行,你可要在京城等俺回来。”

    白宁嘴角勾起冷笑,点头:“好,咱家等你。”

    帘子外,孙不再踌躇满志,操起棍棒。

    呯——

    握在掌心上。

    PS:第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