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迟来的庆功宴以及信
    云团在西边的天空中透着金黄,黄昏的汴梁城开始降温了,陆陆续续有人在白府递了名册,很快被管事的邀请进去。

    走到内院,那里划拳的声音在吆喝、喧闹,几大桌上摆满菜肴,还有一座铁架冒着呛人的浓烟,上面并排放着几片肉,正抹着这个时代的一些调味品,刚来的人立马就被拉着坐到座位前。

    光头独目的大汉满上一碗酒水推过去:“林教头,今日督主特意邀请咱们过来热闹的,你可别孤家寡人的缩在角落里。今日你与栾教头都迟到了,该罚!”随即又叫倒酒的下人:“再满上一碗,放栾教头面前。”

    端着酒水的林冲有些苦笑的看着另一边的栾廷玉,“想不到尚未开席,便是要先干一碗了,来,兄长请——”

    “林兄弟请——”

    栾廷玉在东厂衙门里没少与汤隆、林振厮混喝酒,眼下也不多说什么,仰头一口喝光,还将碗底亮出来,朝在场的高断年、金九、燕青三人晃了晃。

    酒碗刚放下,门口又进来数人,就听杨志的粗嗓门儿的喊了一声,瘸着还没好完全的腿,当先走进来,他身后跟着林振、汤隆。三人一来也不用金九罚酒,自己便先干了一碗,甚至不过瘾,抱着一坛酒自行倒满,挨个敬了起来。

    杨志喝了一圈,将碗丢下,围着烤肉的炉子看了看,指着回头问众人:“这炉子倒是别致,督主也是会享受的人啊…….”

    他在那儿打趣的说着,曹少卿、雨化恬一批宦官也过来了,对先到的锦衣卫指挥使们拱拱手,算是意思一下,随后另外寻了一桌坐下来,安静的围着桌子,小声交谈着什么话,喝酒也是小口小口的呡着,与那边粗放的方式相比,自然文雅许多。

    檐下的小门那里,一身粉色衣裙的女子快步跑出来,下面的两桌人连忙起身见礼:“见过督主夫人!”

    惜福‘啊’了一声,恍然一见到这么多人,显然有点迷糊,连忙摆摆手,提着裙摆往另一边的小门过去,边走边说:“你们…..当….没见到….我啊….玲珑来了…..先躲一下,你们….吃好,家里还有的。”

    说完,一溜烟跑了进去没多久,先前那道门又钻出一个小人儿,火红的长裙拖着地过来,两条小辫子摇摇晃晃。

    “见过大小姐!”

    刚刚坐下的东厂各位头头,立马又站起身拱手见礼,毕竟这个小姑娘也是与他们非常相熟的,尤其和雨化恬、曹少卿等人,有着香火情。

    明亮的大眼眨巴着,见到这么多人,玲珑倒是没有露怯,连忙还了一礼,“各位叔叔伯伯,你们又有没有见我娘,小声告诉我吧,她藏哪里去了。”

    众人齐齐一指刚刚惜福跑过去的侧门。

    玲珑顿时眉开眼笑,迈着小步哼着不知哪儿学来的小调寻了过去,一脸得意,门口处,忽然冒出一颗脑袋挤眉瞪眼,俏丽的脸扭曲着,还吐着一截小舌头:“吓….吓死玲珑….哇啊——”

    玲珑脸上笑容僵硬,呆呆的看着她,嘴角抽了抽,显然没有被吓到。片刻后,她转过头对着下面的两桌东厂头头们,作出‘凶恶’的表情。

    “你们不许笑,不然让干爹打你们噢!”

    说完,脸红了红,推着惜福往外面过去,不时还传来傻女子期期艾艾说话的声音:“…玲珑刚刚….被….娘吓着了吧….是不是…吓着了….玲珑都敢说话了啊…..”

    “啊….我才没有被吓着….娘一点都不吓人。”

    声音越来越远,随后便是没有了。

    …….

    “督主府上….倒是热闹啊…”金九抠着大光头嘿嘿笑着。

    雨化恬摩挲着筷子,嘴角勾着笑容,目光迷离:“小玲珑还是那么可爱,真叫咱家喜欢啊,你说呢,曹千户?”

    “嗯…”曹少卿鼻子里发了发声音,把视线移向别处,现在不喜欢这样的话题。

    “雨千户这话,咱家也是认同的,这眼光倒是和督主一样,将来督主这义女,肯定是倾国倾色的美人胚子呢。”对面的曹震淳把话头接上,才避免了雨化恬的尴尬。

    一身白底雨花纹宫袍的美艳宦官,捋着发鬓,斜眼瞪了瞪身边黑袍的曹少卿,“这个自然,也不看是谁教出的弟子。”

    在另一桌,栾廷玉见林冲表情有点黯然的喝着闷酒,便是端过酒碗过去与他碰了一下,说道:“弟妹的事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大仇又已经报了,该看开的便看开些,天下好女子还多着呢,赶明儿哥哥就给你安排一个,合适了当晚就把堂给拜了,今年冬天就有人给你暖被窝了。”

    林冲笑着,与他又碰了碰碗。

    “再说吧….”

    一饮而尽。

    ………….

    与院内热闹相比,书房的窗户敞开着,梧桐树的空隙在书房的案桌上透出黄昏金黄的剪影,风吹来微微摇晃。

    “…..整体来说,剿灭方腊的功劳是必须要给童贯以及他手下的那帮将领,这也是官家点了名的,没有办法,现在朝廷上上下下都被女真的长驱直入给激起了抢夺燕云的功绩,平方腊的封赏便是给这帮骄兵悍将的甜点,官家那里甚至把封王的许诺也抬出来了,这样的手笔连本督也是心动呐……..”

    案桌前,白宁翻阅着北地传回来的情报,一边说着话,一边将这些情报重新整理归纳起来,推敲每一个细节,添上备注,这是他以前工作的一种习惯,现在这种习惯便成了整个东厂领班、司房以及下放各个县衙坐记、听记的工作要求。低声的说话声中,他继续道:“……本督也是希望小桂子….能拿到….嗯..封王。只是…联金…这种事,说实话,本督并不是很看好的,女真两万打七十万,这样的战绩,咱家觉得若是对方打的不是辽国,而是武朝,大福,你说怎么办?”

    “督主会不会有点太过担忧了。”站在离案桌右上角的宽胖身影躬了躬身,身子前倾一点,微弱的金斑剪影也在脸上微晃着。

    看着脸上已经露出苍老疲态的胖太监,白宁忽然有点觉得对不住他,起身过去轻轻拍了拍海大福的肩膀,“这些年来,多亏大福在中枢居中调停,这东厂能有今日逐步崛起,你的功劳才是最大的。”

    四目相对,海大福动容就要下拜,被白宁扶住,此时,屋外,陡然间响起了杨志的喝骂声,瞬间便是炸开了锅。

    “好哇,你居然跑到督主府上来了。”

    “来来,上次老子身受重伤被你修理一顿,这次虽然腿还有点瘸,但不妨碍打杀了你。”

    “明教的人……好像叫石宝吧?”

    “南离大将军的那个人?上次督主放过他了,跑来做什么?先拉住杨志再说。”

    随即,摔碗、叫骂、相劝的声音杂乱着,依稀还听到了动手的动静,白宁带着海大福匆匆出了书房沿着檐下走了过去。

    进视线的,便是混乱的人堆,杨志提着一个人的衣领呲目欲裂,高举想要打人的手又被林冲给拉住,栾廷玉夹在中间好声劝说。

    “怎么回事?”

    身影走到石阶前,曹震淳连忙搬来一张椅子,白宁施施然坐了下来,那边乱做一团的人,便是散开,杨志悻悻退开站立一旁指着进来的一男一女道:“回禀督主,是明教的石宝,这人在杭州的时候杀了我们不少弟兄。”

    “当时各为其主,厮杀在所难免,难道就许你杨志杀我明教的人,就不许我明教杀你朝廷的人?”石宝丝毫没有因为自己钻进了东厂头头聚集的宴会而感到害怕,语气也是堂堂正正的说出来,倒是把杨志说的哑口无言。

    这时,带石宝夫妇进来的顾觅才从拥挤的人堆里,堪堪挤进来,连忙来到白宁的身边拱手道:“属下六扇门捕头顾觅参见提督大人,此二人乃是属下南下杭州时在大名府遇上的,他夫妇过来说是并非作恶,而是受人所托将一件东西送于大人手里。”

    白宁视线移过去,放在石宝背着的包囊上,勾勾手指:“呈上来。”

    一旁的小晨子连忙上前将包囊取过打开,里面只有两件东西,一件由油布包裹好的,方方正正像是一本书,另一件拆开却是一封信函。这两样东西托着递到白宁面前,包裹好的油布揭开,却是一本没有名字的书本。

    翻开一页,白宁的瞳孔不由缩了一下,手掌微颤。

    开篇第一句:阴极阳生…..九转残身复。

    他喃喃念着,直到最后一句话,乃是本书的名字:“极阴无相神功…….小瓶儿….她默写下来的….”

    书上面的字迹,透着一股娟娟秀气,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放下那本手抄的秘籍,展开信纸,纸上密密麻麻的字迹与那本秘籍上的自己确实出至一人之手,随着看往下看了几句,他心里五味成杂。

    宁:

    请允许瓶儿,第一次这样称呼你,自皇宫一别后,已经过去许多时日,知道你大破方腊的事,而担忧你彻夜未眠,毕竟官家并不是那种豁达的明君,好在你将功劳仍给了小桂子,那家伙该是笑的合不拢嘴吧………..说到皇宫那次,海大福也没因为上次的事怪罪瓶儿吧?……如果你看到了这里,差不多也收到那本秘籍,这是传至摩云教教主的武功……………

    “督主拿着信怎么走了?”金九嚷了一下,被高断年踹了一脚。

    捏着信纸的人,面无表情拖着宫袍回到了书房,心情却是复杂到了极点,继续看了下去…….

    PS:第二更,三千两百字。老魏的剧情会延后,毕竟爆菊什么的比较敏感,就不写详细过程了,各位自行脑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