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一十五章 魏进忠的悲伤
    白宁与石宝夫妇的谈话最后的结果是怎样,没人知道。在第二天黎明的渤海北岸,一个非常小的女真部落。

    蔓延过来的朝阳,散发余烟的篝火堆,兽皮帐篷内,粗糙的喘息与抖动的篷顶,以及哀嚎痛苦的人影在挣扎。

    稍许,一切都静了下来,帐篷帘子掀开,粗壮的女真汉子钻出,露出满足的憨笑,那边似乎是族长的老人一根棒子敲了过去,用着渤海女真语叫骂着,不停的敲那汉子的背部。

    部落营地中,做着的杂活的几名武朝人面面相觑的盯了一眼刚刚那顶帐篷,连忙又将头转开,在冻土上处理毛皮,声音窃窃私语着。

    “好像….那个老头在说魏总管不是女人。”

    “….可他那傻儿子不听的啊…..就认定魏总管是女的了….这…..造孽造的深啊。”

    说话的其中一人,冷不丁的摸了摸屁股,然后才放心的吐了一口气。其实他们该庆幸的现在不是冬季,否则以他们现有的衣衫能活到半日已经是体质异于常人了,但总算如此,像马政这样的文弱先生,没了御寒的衣服,冷的连擀杖都拿不稳。

    船难之时,他以为必死无疑,可如今被女真人救了,却并不是他们要出使的乞颜部,相反是被这个人口不足十五人的家族部落给救了,语言不通之下,加上身体虚弱有伤,被对方控制起来,当了奴隶。

    每每一想到出使的任务遥遥无期,马政甚至动过自杀的念头。可转念一想,魏进忠连如此之事都能隐忍下来而没有寻短见,自己且能连个阉人都不如?

    所以他活下来,等着机会。

    他目光望向帐篷,眼神凿凿,充满敬佩。

    ………….

    帐篷内,趴着的身躯,喘息着。

    手指抠着坚硬的泥土,双肘随着撑起将上半身抬了起来,通过帘子的缝隙,外面朝阳初升,明媚的光线透过树林的间隙照了下来,眯了他的眼睛。

    下身的裤子垮落在膝盖位置,丝丝血迹夹杂着一片黏糊的狼藉,刺激着魏进忠的鼻腔,以及神经。

    “…..呵呵….”

    魏进忠垂下头脸埋在胸前,干涸的发着渗人的笑声。说着一些细碎的言语。

    “咱家连自己都割了…..还怕区区伤害…..”

    “真把….我当女人了啊…..狗杂种!”

    “不得好死….等咱家恢复伤势….今晚就杀光你们….”

    “可恶的傻子….这辈子咱家再也不想见到傻子…见一个杀一个….”

    “….嘶….好痛….那大的东西….”

    那种撕裂般的感觉饶是过了几晚,饶是被用了几次,仍旧是痛苦的,他是太监,毕竟不是***尤其是心里上的创伤比之被割去小兄弟时,无有不及。

    女真人….女真人….魏进忠心里暗骂了无数遍这个种族的称呼,他压抑着心头暴虐的冲动,不停的告诫自己,一定忍耐,等伤势一好,就能雪耻了,一定要冷静、一定要冷静、冷静…….

    有点漏风的帐篷里,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除了中途那个傻子像喂狗一般过来喂他两次吃食外,剩下的便是刻苦铭心的等待,等待黑夜的降临,等待那个女真傻子过来过夜。知道帘子缝隙透过来的光线转暗,能听到外面女真语言的呵斥声,小孩、女人的嬉笑声,随后安静下来了。

    一分一秒的过去,随后脚步响起。

    帘子掀开,那个长的像狗熊一样的傻子男人进来了。

    憨厚的笑容,透着贪色。

    随后,熟练的揭开腰间的带子,显然是不是第一次。粗壮肮脏透着一股恶臭的大手摸上了魏进忠的下身,这种感觉让他心生胆寒,他知道会发生什么。

    不能忍了。

    他调正着呼吸,双腿微微动了动,适应了火辣辣的疼痛后,背部慢慢躬了起来,稍有些麻木的双手往后收缩,等到那傻子整个身躯从背后贴过来时。那双手猛的向后伸去,合上。

    咔吧——

    乱糟糟的脑袋,陡然间转了一个方向。

    沉重的身躯轰的一下倒在地上,魏进忠忍着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连忙抽上裤子,顺手将那女真傻子身上的兽皮穿在自己身上,以及曾经自己的靴子,短暂的休息才感觉缓和了许多。

    之后,探查了外面,燃起的篝火旁有四五女真猎人在交谈,叽里呱啦的语言,他肯定是听不懂的,传闻女真人很厉害,而自己伤未好,又没有天怒剑的情况下,这样出去肯定是不行,就算杀了对方,引来更多的人,也是麻烦事。

    他阴沉着脸,又走了回去,泄愤似得在已死的身体上猛踹了几脚,尸体的手臂翻了翻碰到什么东西,咣当的响了一声。

    外面篝火旁的交谈声戛然而止。

    随后,一个人的脚步声响起,走了过来。

    “戈腊侬咦——”

    过来的女真猎人询问的语气探头进来看看里面,然后整个身躯也挤了进来,下一刻,刷的一下,魏进忠单爪掐住对方的喉管,使劲一扯。

    漏气般的呼吸声,在脖子破口的地方呼哧呼哧的响起,一只手捂住对方的嘴,一拳两拳的照着对方的太阳穴不断的捶打,直到对方双腿不再使劲的蹬踏后,才松了手。

    女真猎人身上,有张短弓,十多支箭矢,以及一把尖刀,像是剥皮剔骨用的。魏进忠虽然没射过箭,但也是见过的,而且篝火距离他这边并不远,只有十多步,要杀剩下的三人不难,于是箭头顶开兽皮帘子,瞄准过去。

    篝火那边,深夜里,也是一片昏暗。

    那边坐着烤火的三名女真猎人似乎觉得另一个人去的有点久了,便看朝帐篷看过去,一道黑影嗖的一下,擦着昏黄的火光射过来。

    噗哧一声,插进最右边女真人的脖子。一瞬间,暴怒的怒吼、溅起的血浆,以及闪烁的火堆,渲染出令人窒息的气氛。

    黑影冲出帐篷,那张短弓掷了过去,被人躲开,随即魏进忠身影一窜,拔出那把尖刀极快的在对方两名女真猎人腿上、膝盖上挖出几刀,再转身,刀尖一桶,没入其中一人的太阳穴里。

    动静闹开了,剩下几顶帐篷掀开,冲出十来个女真人,有老有少,更多的还是妇女居多。魏进忠握着尖刀,勾着剩下一名女真猎人的脖子上。

    伸出猩红的舌尖舔了下嘴唇,眼神闪着报复的快感。

    随后,一抹,血光蔓延刀锋。

    “你们都要死——”

    他疯狂的笑起来,丢开尸体,一脚将燃烧的篝火堆踢散,火焰轰轰轰的升腾,在半空中绽放,飞了过去,砸在人堆里,还有不少落在帐篷上,引来了大火。

    趁着火光、混乱。

    魏进忠冲了过去,举起了剔骨尖刀,一刀刀的剁下、刺出。一具具尸体倒在他脚下,无一幸免。

    唯有那群跟着被俘虏的武朝使节团的数人,哆嗦着,看着面如恶鬼的魏进忠。

    夜风呜咽,但又像是人发出的。

    “啊…..呜….啊哈哈….”

    魏进忠咬着牙关颤抖,发出像是类似笑声的声音,表情又像是哭出来,像中了魔一样疯疯癫癫的,发髻凌乱的在风里轻摆。

    “白宁——”

    “若不是你算计我,我怎会落到这步田地啊!”

    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在这片燃烧的营地中,传到了天空、附近的山林,宿鸟惊飞。魏进忠满脸泪水,似乎屁股后面有鲜血流出来,热辣辣的一片,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按住。

    凶恶的眼神瞪着马政几人。

    “还等什么啊!收拾东西,我们走——”

    PS:第二更,加班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