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金剑、神机卒
    大堂之中,火焰升腾侵蚀了客栈外墙,滚滚尘烟几乎将所有人的罩了进去,咳嗽、人声呼喊,哀嚎四起,成为了里面的所有的旋律。

    紧挨的门口那边,魏进忠膝盖弯曲,承受不住那股巨大的力道跪了下去。

    木制的地板迸裂,尽碎。

    膝盖部位的布料直接磨碎,血肉模糊,上面扎满了细小的木屑碎片。客栈门口的一些客人蜂拥着要出去,却被郑彪那小山般的身影堵住门口,随后,他猛的抬脚,蹬过去。

    嘭——

    这一声踹到了实处,跪着的身影‘啊’的一声惨叫,刹那间,飞一般的砸在门柱上,鲜血哇的一声吐出流满胸襟,下一秒,跨步过来的巨大身影,粗壮的手臂伸出一把拽住魏进忠的发髻将他双脚离地的提了起来。

    眉上的阴阳鱼皱着,铜铃大眼瞪着满脸血污的宦官。

    “听说你很跳……爱搞事…”

    “…来,蹦给老子看看!”

    随即,手臂一甩,魏进忠的身体飞腾起来,穿过众人的头顶,狠狠甩出两三丈远,将一张木桌砸的四分五裂,他脑袋此时也流着许多血,刚新换的衣服变得破破烂烂,身体在被甩了之后,有些抽搐。

    不过剑还在他手上。

    “……要不是咱家…中了你们这些小人的暗算…且能让你们轻易打赢我…”魏进忠颤颤巍巍的柱着天怒剑站立起来,浑身发抖,也不知是余毒未除,还是身体收到严重的伤害。

    啪——

    劈头盖脸的一巴掌扇过去,郑彪阴沉的脸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打的魏进忠头发散乱,身体摇摇晃晃,可就是不倒。

    他恶狠狠抬起脸看向魁梧的身影却是凄烈叫出另外一个人的名字。

    “白宁——”

    “……别以为咱家不知道是你干的!你这心胸狭隘的小人,见不得别人和你平起平坐,你要杀我,你要杀我,陛下那里也会知道到的!”

    郑彪愕然的停了停,随后,暴喝一声举起虎头铁锤照着还在撕心裂肺叫嚷的太监就砸过去。

    举起铁锤的巨影并未注意到,一道身形冲破了烟尘,金光出鞘刷的一下,横空刺过来,几乎是在片刻间就已经和郑彪拉近了距离,一瞬,仓促间,郑彪猛的将身体原地一旋,挥出的铁锤依旧划出弧形,照着后方刺来的东西一砸。

    灰尘中,火光映射的金光嘭的一下,发出金铁相交的鸣叫,袭来的身影暴退,踉跄落地又几步后才稳了下来。魏进忠知道被人救了,意识迷糊中微微能看清那人正是下午时,在那桌吃饭的老儒,虽然知道对方可能也是江湖人,只是未想到对方武功也是不弱,硬抗眼前的大块头一击而不倒。

    越来越浓密的烟尘中,几乎在场打斗的人都放慢了呼吸。

    “一把年纪不好好享受晚年,跑来参合这样的事。”郑彪转了转握着锤的手腕,呲牙咧嘴的笑着说上一句:“真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啊。”

    “老夫陈千鸣,人送‘金剑先生’,刚刚听闻东厂提督白宁又在排除异己,手下之人纵火烧楼连累无辜,心下有些不忿,再则说江湖人不分老小遇到不平自然要管上一管的。”

    “你废话真多。”

    “…人老了就这样….”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不过郑彪举锤砸过去时,忽然侧了侧身握锤的手臂一摆,朝后面魏进忠过去。

    “先杀了他,再和你算账。”

    转眼间,浓密的烟中,硕大的虎头铁锤就要挨到神志迷糊的魏进忠,突然一道身影急窜过来,将他按了下去,手中钢刀一挡,一触一转卸了力道,从铁锤空隙的地方直插对方胸膛。

    “滚开——”

    几乎是在第一时间,郑彪暴怒的吼了一声,尚未收回铁锤的状况下,左手一翻扇在刀身,巨大的力道将对方手里那把钢刀扇出去,阴阳鱼在眉上一皱,脑袋轰然撞了过去,一记头槌,硬生生磕在过来的人影额头上。

    对方整副身躯向后一仰,桌椅被他一倒撞飞。

    那边,郑彪身躯一转,挥出去的铁锤再次轮起来,紧绷的肌肉暴突,“呀——啊——”的怒吼,铁锤在对方金剑刺来的一瞬间撞了上去。

    剑身肉眼可见的弯曲,然后冰裂、破碎,粗壮的手臂在散乱四溅的金属碎片中伸出,推过去。

    ——就是一掌。

    那边的老者显然经验也不低,身子陡然在空中硬生生一翻,便是一脚踹出,蹬在攻过来的手掌上,一瞬一触。

    身影倒飞,落地后,啪嚓一声,整个人一崴,差点倒地,咬牙痛哼着:“好强的劲道。”

    郑彪那巨大体形带来的力道加上玄天混元功带来的内力,虽然还及不上当初的包道乙,但对上眼前这两个二流的角色,绝对是擦着伤,打中就死的局面。

    那边刚刚被一记头槌撞出去的人忽然冲过来,将一包东西掷向对方,郑彪转头侧脸,仰手就是一拳打过去,那东西嘭的一下炸开。

    一团白色在空中弥漫。

    “石灰?!卑鄙小人——”虽然没什么伤害,但依然被吹过来的粉末弄的满脸满身,颇有些狼狈。

    “走!”

    那人头上受了一记,但显然还能行动,一把架起歪歪斜斜的魏进忠反身朝客栈楼上上去,另一边的陈千鸣咬牙将脚腕往地上一挫,咔嚓一声将脱臼的部位掰了回去。轻身一跃,踩踏木桌跳上楼梯扶手,再次一纵身追上已经到达二楼的魏进忠二人。

    现下,整栋木楼都已经燃了起来,上去基本是送死。被耍了一道的郑彪双目贲张,拔腿猛冲,踏着已经吱嘎乱叫的木梯哐哐哐的冲上去。三楼木道走廊上,陈千鸣撞开一间还未燃起大火的客房。

    三人冲进去,扶着魏进忠的那人将他交给了陈千鸣:“哥哥轻功了得,带着这人先走一步,西南十里地外,裴家庄汇合,我来挡住对方。”

    话音刚落,房门破开,郑彪冲了进来,硬生生将门框挤的垮塌,视线看过去,手臂猛抬,举起七八十斤重的铁锤直冲而去,带着呼啸的猛挥。

    “留下命来——”

    “哥哥带他快走!”

    嘭的一声,铁锤的虎头直直砸在那黝黑男子的脑后,一时间,他刚说的话嘎然而止,后脑勺直接爆开,整张脸扭曲变形的往外延伸震动。双眸噗的一声弹射出眼眶,连着血管吊在两颊。

    僵硬的身子向前扑过去,将窗框直接撞烂,探出上半身挂在楼外晃荡着。

    “朱武——”

    老者背着魏进忠悲呛一声,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整个脑袋都空白一片。随后,郑彪冲过来,魏进忠残存的意识迷糊的叫他:“走啊….他来了…”

    说着想要挥动手上的天怒剑,但抬不起来。

    下一刻,铁锤砸来。

    陈千鸣下意识的抓过他手中的剑,反手一挡,脚下却是发力往外一蹬。呯的一下,火星闪了闪,原本跃出去的两人借着对方的力道,身形飘的更远、更高。

    客栈,窗框,一道凶猛的人影轰然冲了出来,高高跃起,手中的铁锤照着的对方背影砸过去。

    随后,距离却是拉开,郑彪急速的下坠,铁锤仅仅擦着地方的脚底过去。

    嘭!

    数丈高的距离,郑彪硬生生的落地,脚下的街道地钻被踩踏的粉碎,他仰起脸,视野尽头,看着对方跳上了另一边的房顶,踩着瓦片哗哗的疾跑、跳跃着消失在黑暗中。

    大街之上,足有数十人的阵容从县衙的方向浩浩荡荡的冲过来。大喊着‘失火了’‘走水啦’的字眼,显然是来救火的。

    郑彪捏了捏锤柄,不甘心的再次打量一眼,衣角一扬。

    “我们撤——”

    转身离开。

    PS:第二更。加班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