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二十三章 针锋相对
    树上的叶子在雨后更加青翠,夏雨靡靡而逝后,高耸的城廓已经隐隐在目了。魏进忠骑着马与人说话,显得礼贤下士,上次侥幸被人救下后,渐渐找准了自己的位置,他要坐西厂提督那把椅子,就必须要改变,眼下和他一起回京的几名江湖人,便是他招揽过来的。

    也或许说,他们都有一个目的,杀死东厂提督白宁。

    这数人当中有杀夫之仇的裴宝姑(梁山马麟之妻),有南平之仇以及数天前杀兄弟之仇的金剑先生陈千鸣,还有破梁山之仇,却一直躲在裴家庄当先生的智多星吴用。

    因为朝廷的重心放在平方腊和北伐之事上,所以对于后面的清剿一直都交与当地的县衙来处理,显然效果并不好。而这三人原本聚在一起是要搞事的,陈千鸣在南平失利后,一直在到处拜访、游说江湖中人,到底还是借着他金剑先生为民除害的名头拉了河洛一带不少豪杰聚集。

    之后,又去了山1东找到曾经梁山上的朱武,然后在蓬莱客栈内发生了巧合,魏进忠获救,朱武死。而裴家庄便是当初梁山破后那些老弱妇孺在裴宝姑的照顾下,组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村庄。

    如今庄里一切都走上了正规,她便是要向丈夫兑现承诺的时候。

    ………..

    魏进忠静静的骑在马背上,犹如磐石地望着那边,其实他心里已经如火烧般燃了起来,在这种北伐背景下,他一个阉人、一个太监,怀揣着两国结盟的国书,这种至高无上的荣誉是那样让他感到过瘾。

    这一路走过来,躲躲藏藏,所经历的巨大耻辱,他想要千百倍的报复给那个人,伤重期间,就连做梦都在想,马背上,魏进忠死死的捏紧马缰,目光遥望着已经快到眼前的巨大恢宏的城池,他胯下的骏马仿佛感受到这种狂躁,显得有些不安。

    杀气已经弥漫开了。

    之后,到的中午,携带国书的数人终于进城了,城门卫乘快骑纵马长行,直奔宣德门将这条天大的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入了宫里,入了正在为北伐供给粮草而争论不休的朝廷里,瞬间,水沸腾了。

    为二十多万大军供给粮草的局面本就是紧张,先是童贯的二十万大军平定江南方腊之祸,将近两个多月,又由南而上抵达大名府,这一路沿途供给,就把多数地方的存粮消耗一空,而南方刚经历了战事,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加之前年的大旱,中原、北方少雨的地方才刚刚缓过气来。

    如此高消耗的供给一支长途跋涉的军队,所需要耗费的钱粮之巨,已经让朝廷里的大臣脸红脖子粗的吵闹了不少回,甚至当中还有人在私下斗殴。

    所以那日宫中所发生的清洗之事,与朝堂上一比,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赵吉便是没有过多的去追究这些小事。

    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国书终于入朝了。

    ……..

    “陈先生,你们便就在这里等候,再往里面,咱家就不能带你们进去了。”在皇城外第一道城门,陈千鸣等人就只能被魏进忠安排在了这里等候,他们只是江湖人、平头百姓,或许在江湖上有些名头,可在大人物眼里,也就那么一回事了。

    “总管大人处理国家大事为重,我等江湖游侠确实进不得皇宫大内,如此,老夫正好要去洛1阳一趟,待总管西厂成立,便是带人来投。”

    陈千鸣将他送入城门后,马蹄转了转,拱手说了一番话后,便是要准备离开汴梁城,随后又对吴用、裴宝姑二人说道:“老夫一人行马较快,你二人便在城中听总管大人安排,无论如何时候都不能私自行动去找白宁魔头的麻烦,这里他手下众多,你们多加小心。”

    “陈先生也多加小心,我二人自然会全力以赴。”吴用黑瘦了不少,眼神却比往昔透出不少精光。

    见事情交代的差不多了,陈千鸣不再作停留,调转马头离开。

    待人走后,魏进忠看了看吴用俩人,叮嘱道:“咱家没有过来接应你们,切记不要离开这座城门,谁叫你们都不要离开,一定要记住。”

    “总管放心就是,加亮且能不知京师乃是东厂根基,自会小心应付的。”吴用急于在对方面前表现一番,在等到洗白身份后,也能谋个一官半职。

    魏进忠见他信心满满,点点头,进了皇城。

    再进入皇宫时,他下了马,倨傲的脸上瞬间变换,双手捧着国书举过头顶一步步径直朝着垂拱殿走过去,一副庄重神态。

    这一天,这一刻,魏进忠在万众瞩目下,忽然发现,他可以不用像以前一样做个混混的活着,更不用像狗一样在别人脚下喘息。

    他一样可以万众瞩目,像人。

    他目光微微上抬,象牙白的石阶上的金銮殿,群臣簇拥着皇帝浩浩荡荡迎了过来,魏进忠心里一暖,连忙上前接连跑上石阶,双膝啪的一声跪下,双臂颤颤巍巍举过顶头,喉咙干疼,哽咽着,“官家,进忠不辱圣命,将女真国书取回来了。”

    旁边小黄门取过那卷有些脏了的书体,擦了擦递到赵吉面前。皇帝只是粗略看了几眼,将给蔡京,“立刻给童贯下圣旨,女真国书已至,让他立刻发兵,再迟延下去,就没的打了。”

    说着,他转过身来扶起魏进忠,拍着他肩膀宽慰,道:“进忠,不仅仅只是忠,还是很贤啊,如此朕除了之前答应你的,也没想好要赏赐什么,就不如先赐个名吧。魏忠贤,这名字如何?”

    魏进忠脸上大喜,再次跪倒,梆梆的磕着响头:“谢官家赐名,奴婢就算十死无生都值得的。”

    “忠贤啊,你一途劳累先去歇着,朕还要和大臣商议事情,先去吧。”赵吉又安抚了几句,便带着蔡京为首的文臣回到垂拱殿,那里,除了值班、跟班宦官,其余太监是不能进入的,尤其是君臣商议国家大事的时候。

    魏进忠脸上的喜色,渐渐回落,懒洋洋的从地上起身,转身,迎面看到一个身影无声无息站在他身后,吓了他一跳。

    看清楚人后,冷言冷色拱供手:“原来是大总管。”

    白宁冷冷负手而立,银丝垂肩在初阳映射下有些美轮美奂,他本就身材修长高挑,这样站着,双眸含霜冷漠的盯着对方,气势逼人。

    压的魏忠贤有些不敢直视。

    “大总管如此看着忠贤可有什么吩咐。”

    “看猴戏而已。”

    魏忠贤脸上唰的一下红起来,恼羞成怒瞪着白宁,“白宁!咱家叫你一声大总管是给足你面子,别…..”

    啪——

    毫无预兆的,一巴掌扇了过去,魏忠贤右侧的脸颊高高肿起,五道红痕清晰可见。

    “你敢….”

    啪——

    又是一巴掌。

    “哦?我还不知道有什么本督不敢的。本督打你,是因为我是这后庭大总管,你是知道的。”白宁收回手,在他身边负手转了转,面无表情的说着:“咱家不在皇宫的那段日子里,你看看你做了什么?宫里的规矩都被你带坏了,所以前两日,本督已经着人将那些垃圾,都烧了。”

    “你….别做的太过分….”

    “哼….”

    白宁冷哼一声,掀袍转身,黑金色的披风在空中划出优美华丽的弧度,走下象牙白的石阶,侧脸看到身后魏忠贤咬牙切齿的捏着拳头。

    “怎么,想动手?你可以打过来的!”

    他脚下一块地砖啪唧裂开,脚底一震,一小块碎片弹起来,袍袖一拂,擦着破空声,向对方狂飙而去,那边魏忠贤急忙抽腰间挎着的天怒剑一挡。

    呯——

    剑身猛震,魏忠贤整个人向后平移半丈才停下,而同一时刻,反弹出去的碎片打碎了石阶上的雕柱首端,露出一个豁口。

    魏忠贤双手握剑,手臂微麻,看了看剑身又望了一眼,被打碎的石柱,脸上凝重不少。

    清醒过来时,那边,白宁已经转身举步离开。

    …………

    “督主,此次这样激怒魏进忠怕有些鲁莽了…..”华丽的马车慢慢行驶出皇城,海大福同样坐在车内这样说着。

    白宁把玩着自己手指上的玉扳指,“一个刚刚立了大功的人,一个即将就任西厂提督的人,本督就是要激怒他,然后把他捧的高一点,视野便的广阔一点,野心就大了,野心大就会犯错,最后….就像这枚玉扳指一样。”

    他把手中的物件扔出了车帘,破碎的声音清晰的在车辕下响起。

    “……摔的稀烂。”

    PS:二更,近段时间,工程进入尾期了,房子赶着交,所以加班变得平凡。春风也不想因为这本书的成绩好了,就把工作丢了,毕竟当初是这份工作让春风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候,所以,要有感恩的心。不说了,加班去了,又是半个通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