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暗曲
    “你们东厂在放他们走?”

    后面一点的山坡上,被阻挡的身影跳下马背,他所站在的位置能隐隐看出下面局势的变化,日月神教教众撤退的路线。

    “你们太狂妄了……他们乃是明教余孽,造过反的啊!”

    “放跑了他们,后果你们东厂也难以预料!”

    成天蒙捏着拳头,挪步就要过去,却被一只冷森森的大刀拦着,看到对方的神色,不由呲牙欲裂的转头,望着已经快要突围离开的敌人,陡然间沉声暴喝:“西厂的诸位,日月神教等人在向东侧突围,你等后方支援的人速速去前面截住他们,休要让其成功,不然陛下那里,我们谁也交不了差。”

    陈千鸣等人听到侧方山坡上的声音,顿时警觉的观察起场面上的变化,有些倦容的脸上,立即下令:“追上去。”这边的裴宝姑、万威兄弟三人、聂云等人立刻弃了小兵小卒,转道东行。

    尾随而去的西厂诸人正要继续出手,那边的风中,冷漠阴柔的声音再次在夜空中响起,乘着风远远的过来。

    “锦衣卫听令,协助西厂诸位同僚,齐心协力拿下贼人。”

    杀场中的陈千鸣等人还未明白对方话语里的意思,那群百人队的锦衣卫扑向快要靠近日月神教撤退的尾巴,人影汹涌,中间忽然有人转变了方向暗中狂扑,其中无声无息却速度飞快的对旁边的西厂番子下手,刀锋有意无意的在对方大腿上来一记。

    西厂的人不断的开始掉队,倒地。杂乱的火光下,人影憧憧,无法辨清是被谁的人下手做出来。

    “小心东厂的人下黑手——”人群中,有人反应过来。

    声音传出来,山颇上的那位成天蒙愤怒的原地乱转,看向那边稳坐喝茶的太监头子大喝出声:“白宁,你想干什么——”

    茶盏放回旁人手里,屠百岁得到示意,这才让开一条道冲到白宁这边来,身后数十捕快也都呲牙欲裂拔刀在手与六扇门的捕快对峙起来。

    一只手撑在扶手上,手指尖摩挲着眉心慢慢滑下来,白宁冷冷注视着成天蒙,“咱家东厂做事,且是尔等能猜测的?”

    “你……阉人….”成天蒙到底是一名捕快,政治上并未有多长的远见,又是武人出身,哪怕这些年很少动武,但性子还是容易激动起来。“放走日月神教贼人能有什么目的?你们这是在祸国殃民,他日那些再次作乱犯上,这个罪你兜得起吗?”

    “呵呵——”

    白宁起身,慢慢踱到对方面前,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嘴角翘起一丝弧度,“年龄那么大了,还是一个捕头….你也就这样了。既然你觉得我包庇这群江南匪人,那么本督就与你说道一二,若是你听了,觉得还要继续追捕下去,咱家随你,如何?”

    成天蒙被他看的寒毛竖起的一瞬,也硬下心气,道:“好,我听着。”

    白宁竖起一根手指在他眼前晃晃,转身边走边说:“你可知道小瓶儿与本督有旧?”

    “知道。”

    “那你可知道,她与领军在外的童枢密也是故人?”

    “不知!”

    “那你又可知道。”白宁说到这里,侧过脸,冷眸盯着他:“小瓶儿与官家也是有旧的,当年官家身边四人,眼前给例举的就有两人了,加上陛下,你得罪的起谁?”

    成天蒙忽然感觉自己脑袋有些发懵。

    “你唬我?”

    白宁一掀袍摆,坐回椅子上,淡然回答:“你觉得以本督的身份会唬你一个没品级的刑部捕头?官家的身份摆在那里,你把当年的旧人放到陛下面前,却是会官家尴尬的啊,这点你不懂的。”

    冷汗渐渐密布,成天蒙擦了一下,看着下方火把纷扰,追逃的局面变得从混乱变得迷离起来,此刻他心里已经七上八下。

    “放心,你被劫囚之事,本督都会替你揽下来,抱你无恙。”那边坐着的人,声音仿佛永远都那么平静。

    “如此….成某….便听督主大人的。”成天蒙单膝拱手道:“这就下去收拢刑部捕头,只是西厂那边的人,成某便无力约束的。”

    重新倒了一碗的热茶递到成天蒙手里,白宁拍拍他手背:“无妨….一切都过去了。”

    “是!”成天蒙捧着茶碗,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递还回去,便是转身带人下去收拢队伍。

    看着远去的背影,白宁眼中骤然间冷芒闪过,转头对顾觅道:“这就是替罪羊……日月神教教主劫囚后,向东突围成功,这条罪责他成天蒙成总捕,是难逃干系的。”

    “那督主刚刚说的…..”顾觅抬起头,有些迷惘。

    白宁冷笑一声:“自然是假的。”

    这边回过头,视线过去,那边日月神教长长的逃亡队伍局面已经打开,最后钻进了山麓,沿着东边的方向,已经快要看不到了。

    ******************************************************

    这一次十多天的布局,两三天的围追堵截,终于在一个凌晨画上了句号,然而真正抓不到的贼人其实并不多,加上伤重而死的,也不过一两百人左右,其中大多都是下层的小卒子,其抓捕后的价值与这当中牺牲的人,以及耗费的精力与物力相比,就是惨败来形容。

    不过面上,西厂、刑部联手击退日月神教来犯,也不是假的。纵然这当中有人看出一些端倪,也不敢在这个时候乱发言的,毕竟西厂是需要一件功劳。

    黎明朦朦胧胧。

    裴宝姑一身疲惫的往回走,她望着空空荡荡的山壑,之前那里坐着那个人,昨夜几乎按耐不住就想要出手杀过去。

    可陈千鸣一番话打消了立即为夫君报仇的念头:“那太监背后乃是皇帝撑着,自身武功又高,若是没有大势将他压塌下来,此刻想要杀他,那是几乎没有可能性的。”

    “什么大势……它到底在哪里啊!”

    裴宝姑望着蒙蒙发亮的苍穹,欲哭无泪。

    …………..

    七月中旬,大势彻底压下来了。

    童贯率军北伐,失利……..二十万大军被击溃。

    PS:第一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