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五十章 挟持
    两人之间,变故就在顷刻。

    身后的长廊尽头,便是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熟悉这道声音的李师师浑身一个激灵,视线侧过的方向,便是看到那愤怒到极点的天下第一人。

    “官家…..怎么来了…..不该是这样的啊….”她呢喃着,摇摇欲坠,无力般想要向后一倒。

    见状,燕青急忙上前一步,将她扶住。

    然后便是无数柄刀锋杀了过来,这些武宦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出手,燕青一手扶着素白衣裙的李师师,侧身一瞬,黑色罩甲袍袍角甩开,身形晃动间腰间拔刀而起,在俩人身前挥砸格挡,呯呯呯呯——极快将七八道刀锋全数遮拦下来,立马抽身往后挪步,止步。

    拉开距离的间隙的瞬间,只听燕青在喊:“陛下,请听小乙解释。”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解释的。”赵吉咬牙切齿的说着,目光与之交错,死死盯着他揽在自己妃子腰肢上的手,纵然知道那是无意,可心头那股无名火一旦烧起来。

    是要烧死人的。

    廊檐下无数人影正在冲过来,四面八方接踵而至,燕青一边退,一边挥刀与砍过来的几刀交织一下,叮当几声又将三人逼退,下一秒,他听到了弓弦拉动的声音,急忙挥刀一磕,飞来的箭矢叮的一声挡开。

    随后侧旁人影靠近,刀光欺来。

    噗——

    伤在燕青握刀的手臂上,甲片碎裂开,撕破锦帛,一道鲜血瞬间迸出渗染半条臂膀。

    撕裂的疼痛,让他秀眉皱紧,侧身一脚踹出。

    那名武宦整个身子弓了起来,向后撞在还不断用来的武宦身上,砸倒一片。燕青手臂发抖,血一滴滴往下淌,滴在了地上,粘稠的聚成一小滩。

    而周围,后庭武宦侍卫越来越多围拢过来,将他们逼在了墙下。

    “官家….你听师师解释好吗,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啊——”

    李师师看到身边男子血淋淋的手臂,陡然清醒过来,她挣脱揽在腰后的手,无视横竖晃在眼前的刀刃,痛哭流涕上前半步,那边无数人也动了动,组成人墙防着她。

    看到这一幕,她眼中含泪,摇着头:“师师…并没有与燕青有什么苟且之事,官家为什么不心平气和听….”

    “够了!”一声暴喝打断了李师师的哭诉。

    人墙后面,声音由低到高,渐渐地咆哮起来,脸色胀红,进而发青,脖子胀得像要爆炸的样子,“魏忠贤与朕说时,朕是不信的!可刚刚朕是亲眼所见,你身边侍女也告诉朕,你与燕青眉来眼去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你叫朕如何信你!!”

    “如何信你啊——”最后一声喊出,连嘴角都嚅出白沫。

    …….

    “师师….”燕青忽然激动的喘口气,说话有些断断续续:“你听到了,是魏忠贤….是魏忠贤发现的,不是提督大人…..我们冲出去,冲出去找到提督大人,一切都可以挽回,只要挽回一切,小乙就是永远不见师师都可以。”

    李师师深吸一口气,咬在嘴唇,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青丝凌乱在额前,“小乙,你真的太天真了啊…..”

    看着她哭泣,燕青咬牙,视线望向前方,越过了愤怒的人后面,他看到了一身黑红宫袍的宦官,插着手站在那里,一副笑吟吟的模样。

    然后,身体里发出沉哑的低吼:“小乙….不想看到你死,也不会让你死的。”

    他看了她一眼。

    刀锋直转,瞬间劈倒数人,拉着素白衣裙的女子一脚踹开了旁边一间房门冲了进去,里面一个年龄较大一些的妇人哆哆嗦嗦的抱着襁褓,看着冲进来的男女。

    吓得失口叫了一声:“…..淑妃娘娘….”

    下一秒,妇人手中一空,襁褓被人夺了过去,落到了对方手上,要是皇子出了什么事,别说是她,她宫外的家里人也会被问斩的。此时若是主动为救皇子而死,她家里人应该是不会有事的,反而还会得到另外的补偿。

    妇人便是发疯似得要扑上去,

    嘭——

    奶娘的身影还未靠近,视线便翻转起来,整个人倒飞出去砸倒了几张凳子。

    门外,武宦冲进来,立马又退出去。

    手臂染血的燕青一手抱着襁褓里唯一的皇子,横刀肃穆的走出里屋,凌乱洒落的发丝显得有些萧瑟,随后他陡然发出一声狂喝:“谁要是上前一步,燕青便是带皇长子一起去见他赵家列祖列宗。”

    或许他的声音太大,吓得襁褓中的婴儿惊诧大哭。

    “谁也不许动——”

    那边,赵吉同样惊的几乎眼前一黑,差点站立不住,李师师坐月子的房间,便是在奶娘带皇子的隔壁,原本是为了方便…….眼下却是变得投鼠忌器,谁也不敢妄动。

    所有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若是不小心伤了那位皇长子,就算立了天大功劳也保不住脖子上的脑袋。

    “燕青….你别乱来啊,不要伤到我孩子….求求你。”李师师心疼的看着惊哭的孩儿,想要夺回来。

    但男人的手臂就像坚硬的岩石,仍她如何努力也无法撼动,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孩子在那里哇哇大哭。

    “不会….不会的…小乙不会伤害师师的孩子。”眼神有些黯然的看了一眼娇嫩的婴儿,那眉目间多像他爹赵吉啊。

    心思一闪而过,燕青比划着刀锋开始往后退,他声音叮嘱那边的赵吉:“休要放冷箭,就算中上几箭,杀一个婴儿的力气,我还是有的。”

    赵吉捏着拳头,额头青筋直鼓,咬牙道:“好….朕不放冷箭。”

    得到答复,燕青抱着襁褓,横刀护着李师师眼神警惕的朝宫门过去,层层叠叠的禁军侍卫、御器直班近卫、武宦侍卫随着俩人走动,围拢,又后退。就像是水面投进小石子激起的波纹,一圈圈荡开。

    又仿佛是一望无际的大海中,一处孤岛在移动。

    …….

    暗处,魏忠贤轻声道:“告诉咱们的人,不要全力阻拦,再通知西厂的吴用,派几名江湖人接应他们出城去。”

    高小羊有些疑惑:“督公,可皇长子怎么办?”

    “皇长子是皇长子,与本督何干?”黑红宫袍的太监一副笑吟吟的模样,“走了不是更好,无垢将来再生一个不就是了,到时候,咱家也可以像白宁那样做个皇亲国戚嘛。”

    说完这番话,收拢了笑脸,露出着急紧张的表情快步去追赵吉。

    高小羊往地上呸了一声,也转身离开,“癞蛤蟆打哈欠,口气倒是挺大的。这么吹牛的,老子当年做衙内的时候,都没这么吹过。”

    *************************************************************

    宣武门,十丈距离之外。

    披着蓑衣的两个大汉缩在某个角落里百般无聊,随后他们听到了皇城中传来的警讯声,城墙上跑动的身影,隐隐约约兵器的碰撞。

    “哥哥….难道还真被你给猜中了。”武松醉眼一睁,手不知觉的摸向刀柄朝宫门那边望去,原本禁闭的宫门此刻,发出沉重的呻1吟,缓缓被推开。

    雨帘下。

    燕青挟持着皇长子,血迹斑斑的带着李师师退出来。

    “小乙这脾气是不是见涨了…..”鲁智深扯了一下脸上的络腮胡,有些不信自己的眼睛。

    武松看见那边有人想要偷袭,沉声了一句:“别想,过去帮忙。”脚下一蹬,身躯破开了雨帘,噌的一声,龙虎双刀出鞘。

    双刀一绞,左右划开。

    雨水被刀锋切断,晶莹的水滴弹起,激射出去。

    近前靠过来的禁军士兵连人带长枪被斩裂在雨中,半截枪身、断臂、冲起来的血柱,雾洒般弥漫飞扬,旋即又落下,染红一地。

    “兄长….”燕青看清来人一身头陀打扮,外罩了一件蓑衣,手上两把刀锋还在滴着血。便是喉咙干涩的滚动,轻喊出声。

    另一边,禅杖猛的顿在地上,青砖地面破碎,魁梧的身躯抬了抬头,斗笠下,鲁智深那张粗犷的脸露出笑容,随即留意到燕青手里怀抱的襁褓。

    “小乙果然有能耐,连娃娃都弄出来了。”

    燕青摇摇头,“皇帝的…..”

    俩人当即愣了一下,心里自然翻起来涛浪。武松轻喝一声:“走——”立即护着燕青朝南城方向退过去。

    李师师紧紧跟着,不是她真的想要离开,因为孩子还在燕青手上。

    她回头看了一眼,黑压压一片围过来的禁军,以及皇城门楼上孤独、焦急的身影,心里疼痛,差点失声痛哭出来。

    “陛下…臣妾一定会把孩子带回来的,证明师师的清白。”

    素白的衣裙,犹如洁白的莲花消失在昏暗的雨幕。

    ……

    皇城上,一身龙袍湿透。

    雨水贴着脸颊汇聚下颔滴落,十指死死抠在墙垛上,咬牙切齿,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不知多久,魏忠贤冒着雨走了上来。

    “忠贤,如何了…”赵吉眼神动了动,嗓音颤颤。

    魏忠贤一脸悲愤,摇摇头:“官家,燕青等人不知从哪儿找来的江湖人接应,似乎买通了城门的士卒,已经出城了。”

    “啊——”

    那边,赵吉一拳砸在墙壁上,痛苦的嘶叫。红着眼,一字一顿的说:“把白宁找来,把他找来——”

    说完,突然身子颤了颤,轰然倒下。

    城楼上,顿时陷入一片混乱。

    PS:第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