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杀
    清水淋下来,洗尽血污。

    鲁智深提着禅杖从河滩往回走到前面不远的破庙,里面火光摇曳着,围坐在篝火旁的头陀察觉到火焰有些减弱,又折了几根柴禾丢进去,噼噼啪啪的燃烧起来。

    此处荒山野岭,廖无人烟,偶尔还能听到几声狼啸。外面的雨此时已经停住,清冷的月光从树隙投下来,铺洒在茂密的树叶上,升起一层银辉。

    火堆旁,燕青半清醒的卷伏着,他的伤口已经处理过了,但失血过多,人几度昏迷过去,眼光时有时无的瞟向角落不远,正在给小皇子喂奶的女子。

    “师师.....”

    “你恨我的,对吗?”燕青视线收回来,盯着跳动的火光这样说着,声音不大,可很清晰。

    女子缩了缩伸出裙摆的脚,青丝散乱的垂下,遮住了她的表情。只有在她胸前轻微动了动的婴儿,不时会呜咽几声,像是吮吸过度被呛了一下。

    片刻的沉默,武松起身离开,把空间留给二人,顺道也把大和尚拦了下来。“出家人就不要进去了。”

    “旧情复燃?”鲁智深将禅杖靠在墙壁上,坐到一块残缺的佛头上。

    武松转头看看他,又把视线看向漆黑的树林间,想着事情,“这种事,让他们自己处理吧。”

    破庙里,很静,但随后也响起了说话声。

    “........小乙还记得那天晚上.....在督主府上的时候初次见你....心里就忘不掉了,可小乙知道.....你是李师师.....你会成为皇帝的女人....”

    燕青半眯着眼,卷伏的身躯使劲的朝上撑起来,失血过多让他做这么一点动作都非常吃力,歇了会儿,声音断断续续的又说:“.....很多时候,我做梦都会在梦里看见你.....一声洁白的衣裙就像现在这身.....在一片桃林里抚琴.....就像....就像画里出来的一样....真的好美。”

    “每次.....夜落的时候,我都会走到皇城脚下.....看着城墙....就想象你里面过的好不好.....皇帝有没有冷落你....打你....后来,督主给小乙安排了差事,可以进皇城了....你知道吗....那天是我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

    角落里的女子柔弱的身躯颤了颤,看过来,眼眶微红像是哭过,“李师师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李师师了,我有丈夫、有孩子,你不要想我,当初我不知道会进入皇宫成为陛下的妻子,所以才会对你有好感,可现在,师师不想你了,知道吗?”

    “知道。”

    燕青眼神暗淡又伏了下去,燃烧的树枝弹起一点火星落在他脸上也不觉得疼痛。他叫浪子燕青,浪子两个字意味逢场作戏,不掺和感情,因为他知道里面的苦。只是此时已经晚了,他在地上摸索一张掉落下来的树皮在嘴里咀嚼,很苦涩。

    “可小乙想你就够了。”

    他嘴里动着,使劲的咬着,一丝丝血沾在嘴角,“.....你喜不喜欢我,不要紧的,但魏忠贤想要害你啊,其他人死不死,我不管。小乙只要你活着。”

    燕青吐出已经嚼烂的树皮,精神忽然好了许多,虚弱的笑起来:“是不是觉得很可笑.....”

    那边,青丝晃动,昏黄的火光照在她脸上,声音微弱的飘在风里,“....小乙,我们不要逃了,我们回去向陛下请罪好吗,这样逃下去,永远也不是办法的。”

    “我们没有罪——”

    燕青撑起来喊了一声,“都是魏忠贤....是他想要扳倒督主,才来找你我麻烦的,那....个该死的太监。”

    李师师不再说话,怀里的孩子动了动,吃饱安睡过去。

    ************************************************

    “谁——”

    武松突然丢开手里的葫芦,警惕的站起身,朝林间那边看过去。大和尚闻声也起来取过禅杖横在了胸前。

    风如虎吼。

    黑暗夜色下的稠密树林,影影绰绰的身影朝这边破面汇聚而来。

    树叶飘在风里,随着一缕缕银丝起舞,修长的身躯正在过来,镶着宝石的剑鞘握在手里摇摆着,剑穗轻扬。

    “除了西厂的魏督公,其他人都退下。”清冷的声音在那走过来的身躯里发出。

    魏忠贤也挥挥手,让周围的人散开,提着天怒剑跟着到了那座破庙前,微弱的一丝火光看到了两个大汉拦在门口。

    “武松、鲁智深你二人不好好吃斋念佛,却来掺和这样的事。嫌命长了......”白宁拇指上推剑柄,剑身缓缓出鞘。

    这把剑的原主人便是明教包道乙的随身利刃,后来被金毒异献给了他。

    “小乙与我二人是兄弟,他犯事,做哥哥的怎能不担着。”武松脚步划出,双刀已经出鞘,“看你过来的架势,是不会替他出头,真是错看你这阉宦了,那武松便再无后顾之忧。”

    白宁垂着眼帘,“你打不赢的,两个一起上,省点时间。”

    从来自视甚高的武二郎,牙齿紧咬,脚下猛的一蹬。双刀在挥出的瞬间,快到了极致,带着破风声。照着对方脖子、胸腔便是两刀过去。

    噌的一声。

    剑光闪烁,出鞘的一瞬,剑身已经插进了双刀的缝隙,一剑、双刀飞快的搅动、磕碰,激起的火星飞溅而出。

    就听接连几个声响在刹那间交织击打在一起,撕裂了夜空。

    呯呯呯呯——

    哗啦——

    泛着金属光泽的碎片犹如蝴蝶在天空纷飞。

    武松陡然间退出来,接连不断的后退踩在了庙的石阶上,顷刻间他手里的龙虎双刀只剩下刀柄还在。

    下一秒,白宁身影模糊。

    手一挥,剑光在武松的胸前炸开。

    “二郎——”

    花和尚暴怒大吼,眼睛血红,从庙门轰然冲过来,脚步极沉,一时间轰轰轰的急如响雷。

    PS:今天第二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