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人情
    马车行驶着,车里灯火摇晃,外间的道路上传来搜捕队伍赶来汇合时发出嘈杂的声响,偶有火光成队晃过,有人呼呼喝喝,令得马车减缓了速度。

    赵吉的儿子还在白宁手上,路上哭过一阵,被他又哄睡着了,此刻周围是浩浩荡荡的队伍,难免发生嘈杂的喧闹。怀里的婴儿便是有些醒转过来的迹象,嘴一撅,大有要哭的架势。

    白宁一只手枕着孩子,另一只手轻轻拍着襁褓。

    一快一慢,随着车辕起伏。

    松散垂直而下的银丝里,冷漠的嘴角忽然笑了一下,他看着孩子想到了他曾经也是这么哄儿子睡觉的

    “那个调皮捣蛋鬼,不知道睡觉没有…..小家伙….你可不要学哥哥那样….知道吗?不然舅父会是要打屁股的…..”

    襁褓里,红扑扑的小脸上,像他母亲李师师的细眉微微皱了一下,像是在抗议着,模样惹人怜爱。

    随后将皇子送回宫里时,已经是深夜。

    延福宫的灯火依旧通明,曹震淳一直守在殿门外,寸步不离。等到白宁抱着皇子出现的那一刻,整张脸堆积的皱纹才舒展开,赶紧让身旁的小宦官通传太后,自己则紧随在大总管以及魏忠贤身后一路进去。

    殿内。

    一夜未眠的两个女人,拖着裙摆快步走下御阶,从白宁手中抱过婴儿,见到皇长子安然无恙的吮吸着手指在熟睡,俩人便同时松了一口气,赶紧让乳娘过来将其抱过去好好照顾,当中自然还要仔细辨认一番。

    “让朕看看皇儿。”

    正待那名乳娘把小皇子抱下去,寝殿外,赵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来了,神色上大抵比之前好上许多。

    皇后郑婉连忙上前将他搀扶住,语气委婉也带着责怪之意:“官家刚刚吃了药身子才好些,怎不多休息一会儿,若是再染了风寒,怎生是好。”

    “发生这样的事,谁能睡的着,况且我儿还下落不明,朕心里如何安生?”赵吉语气生硬,显然自己也不知怎么与皇后交流,待乳娘抱着小皇子过来,他挣脱皇后的搀扶,上前将襁褓取在怀里,看着里面的小人儿,亲热的脸贴着脸好一会儿,仔细的盯着自己儿子的小脸,便是开心的露出一丝笑容。

    “笑了、笑了。”魏忠贤谄媚道:“太后,你看官家看见小皇子笑了,说明这心里头啊,已经没有多大的事了,太后和皇后娘娘该是回去多多休息才好,这里有奴婢在呢。”

    尚虞也是一副笑呵呵的表情,“就你会说,这忠贤啊,才是贴己人,既然皇子已经寻回,那本宫便是先回慈明宫了。”

    “母后等等婉儿。”皇后向赵吉福了一礼:“官家,婉儿也先行告退,若是觉得这宫里坐的冷清,不妨到婉儿的宫里来。”

    赵吉视线盯着皇子的脸上,便是简单的嗯了一声,就不再做回复。

    那边,女子微微有些失望,带着宫女离开延福宫。

    “这小家伙长的和朕真像啊…..”赵吉又和儿子亲昵了一阵才交给奶娘带走,他呼出一口气,有些疲惫的转身坐回到龙椅上,垂下视线看向白宁:“他们….都死了吗?”

    白宁拱拱手:“都死了,此事魏督公可以作证的。”

    那边,魏忠贤上前半步瞟瞟旁边的人,倒是同意的说:“官家,奴婢确实亲眼所见,白提督那心肠是狠着呢,一剑一个,个个穿心而死…..”

    “别说了。”赵吉挥挥手打断他,目光又看向白宁:“师师….李师师死前可有什么话说的。”

    “有….她说:希望官家能记得曾经有一位为他生育孩子、念他爱他的、肯为顾全他面子而死的女人…….”

    御阶上龙案后,陡然死一般寂静。

    “面子….”赵吉面无表情的盯着摇曳的灯火,“….朕的面子…..”他的手微微颤抖,好像意识到自己真的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大殿里,寂静无声。过了许久,大概三更天时,他才缓缓开口:“小宁子,上次你与朕说要去北方监军事,朕也觉得那边需要你过去,如此你过去一趟吧,待皇子满月之时再回来。”

    下方,白宁当即拜道:“微臣自知所做之事让陛下蒙羞,此去一路定当兢兢业业助官家完成北伐大业。”

    “你能如此想是最好的,且去吧。”

    “是。”

    白宁应着,躬身退出了延福宫,谁也没注意到,他出殿门的那一瞬间,笑意大盛。送他出来的老太监在背后轻声细语:“恭喜督主又走出一步。”

    “嗯,不远了….不远了….”已经走下的殿前石阶的背影在呢喃着,不知对谁在说着。

    ……….

    延福宫内。

    龙案后,青铜灯盏上的灯火映射着赵吉与魏忠贤,声音再次询问了一遍:“李师师他们真的死了?”

    垂首而立的太监点点头,“奴婢亲眼所见,他们四人皆被白提督的快剑刺穿了心脏,若是这样都不死,那奴婢就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谁不死了。”

    “死了…也好。”赵吉仿佛一下子褪去了所有的力气,将手举起来,又缓缓放下,脚步有些蹒跚的走着,“白宁走后,东厂遗留下的空缺,忠贤就补上吧,好好干。”

    魏忠贤大喜过望,上前跪着走了两步,头磕在地上,“奴婢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报答官家的知遇之恩。”

    “少来贫嘴….”赵吉看看他,转回身,声音慢慢:“你做不了诸葛亮的,朕也不是阿斗。”

    离去的背影,孤单的消失在寝殿门口。

    “这下…..无垢进入后宫应该顺理成章了吧….看陛下那模样,却是该需要一个暖床的佳人…..”

    魏忠贤时而得意、时而笑,跪在那里好一会儿。

    **************************************************************

    清晨山间,飞鸟啼鸣在树枝间徘徊求偶,随后扑起翅膀起朝汴梁西南二十里处的山麓飞过去,视线越过山林,附近靠山的一处平坦地方,有一座庄子。

    鸟便飞了下来,落在了房顶,踩着青瓦,沙沙的走着。

    燕青迷迷糊糊醒转过来,猛的一下坐起,胸口便是陡然一痛,上身赤***口上缠满了绷带,丝丝血迹渗了出来,以及弥漫的草药味。

    他谨慎的在屋里扫视一圈,里面都是极为普通精致的陈设,不是大牢,也不是宫里,更不是自己在汴梁的宅子里。

    很陌生。

    “…..督主并没有杀小乙….”稍稍回过神来后,燕青第一时间便想到了自己为什么还活着的原因,“那…且不是也没杀师师?”

    当下,他不顾伤势,连忙下地,蹒跚走出几步,门外吱嘎一声推开,进来一名男子,一身的员外服配着一张英武雄壮的脸,倒是有些别扭。

    不过,很快他就认出这人是谁了,“石宝……..”

    原来,那日将假女子无垢送上西厂的马车后,石宝夫妇便得到了白宁的帮助,重新在户部那里上了户籍,更名为石大宝,又得了许多钱财便是买下了一户庄子过起了员外生活,这日子过的倒是潇洒安宁,与人无争。

    石宝将他搀扶着坐下,脸上很自然的堆起笑容,“昨日救你们,其实说来也是奇怪,我与凤妹无意接到一枚飞石,石上绑着一张纸条,道出了我夫妻二人的姓名来历,便是让我们俩去一趟虎跳涧的山神庙里相见,没想到过去便见你们已经躺在那里,奄奄一息,身子几乎都快冰了。”

    “应该是….是督主通知你们的。”燕青知道一些情况,如果说谁知道石宝的下落,除了东厂的提督,就剩下白宁身边的小晨子。

    一个小宦官自然不敢随意造次的,那么就剩下白宁授意了。

    燕青眼眶一红,噗通一下朝东北向的汴梁城跪了下去,头砰砰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督主大恩,小乙永生难忘,将来但有差遣,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门外,武松二人也是沉默不语。

    鲁智深摸着胸口,络腮胡上厚厚的嘴唇里深深叹出一口气:“那太监倒是洒家又错怪他了,不过这人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我欠他一条命。”武松捏了捏拳头,“那姓魏的阉贼不是白宁的对头吗?我去杀了他,把人情还了。”

    花和尚转过身朝外走,“算洒家一个,洒家不喜欢欠别人东西,尤其是人情。”

    ….

    吱嘎一声,门推开。

    身影极快的窜出。

    他俩回过头就见到燕青摇摇晃晃的在石宝指着的方向快步过去,然后,在一处房门前站定,轻轻打开了门扉。

    那个叫燕青的男人,露出从未有过的笑容,以及眼泪。

    PS:原本燕青是要领盒饭的,但现在改了,好人我觉得该有个好命,苦尽甘来,你们说对吗?好了,接下来的剧情就是对付老魏了,这卷差不多快要结束了,各种人物的铺垫也都差不多了,下一卷就是半本书最高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