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曹震淳的反击
    晨光渐浓,柔和的金辉在云层下铺开,洒在这座城市上,清澈的流水、街旁的树木翠绿、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点一滴的点缀着这个平凡又不平凡的人世间。

    然后,皇宫上方,看不见的阴云正在聚集着,隐隐充斥着愤怒的烟火。御书房外,周围的宫女侍卫压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二十许岁的皇帝此时此刻正在大发雷霆,手里的物件一个接着一个的飞出去摔在地上,砸在墙上,四溅的渣滓飞起、铺开弹到人身上,分外有些疼。脚尖正对的方向,跪着的正是当今最得宠的西厂大太监魏忠贤。

    “….你说说….那人是什么….”墨砚在他手里捏着啪的一声摔在地上,自从西厂回来后,他就不停的漱口,已经不知道多少遍了,可一旦想起自己亲了一个男人,就一阵阵的犯恶心。

    “你让朕去纳一个男人入宫……你可以的啊,魏公公,你把朕当成什么了——”

    “说啊——”

    跪在地上的魏忠贤唯唯诺诺,不断磕头认罪,但也不忘辩解一二:“官家,奴婢也是不知情啊,像他那么美的,谁会想着却是一个男儿身。”

    “事前是你在做什么?忙着勾心斗角?这种事为什么不查清楚,也对…你本就是一个街边闲汉,做事毛手毛脚,倒也是怪不得你…..”

    上方怒气难平的骂骂咧咧着,负着手在那边唯唯诺诺的身影前来回走了几步,突然袍摆一掀,一脚蹬过去。

    跪着的身影肩膀挨了一脚,身体倾了倾,又跪正在那里。

    “还想狡辩脱罪?狗肉上不了酒席的家伙,小宁子不知比你强了多少倍,就算做错事也从不狡辩。别以为朕常年待在宫里,就不知道你在外面做的事情?你自己看看手下那帮人,都是些什么货色,强占街坊,夺人钱财,就差在朕这天子脚下杀人放火了,如此恶迹斑斑,要不是你还用…….你哪儿还有脸在朕面前喊冤?”

    “你就是朕手里的一条狗——”

    赵吉破口大骂着,端过茶碗喝了一大口,润了润喉咙又吐在地上,溅起的水花沾在魏忠贤那身宫袍上,有些脏了。

    “奴婢不敢喊冤。”看了眼被溅湿的纹花蟒的宫袍,魏忠贤脸沉了下去,手指卷起来,捏成拳头死死按在了地上,“是奴婢失察所致,才让陛下受到惊吓,往后奴婢定当好好当一条狗,还请官家绕过奴婢这一回。”

    赵吉坐回龙椅上,手抬了抬,还想骂一些话,但发现自己词有些穷了,只得又把手放下,怒气未消:“狗东西…..也不看你什么德行…..居然让朕去和一个男人做这种事……朕真是看错你了。”

    “滚下去…..”

    魏忠贤脸谄媚着,连连磕头:“谢官家开恩…谢官家开恩….奴婢这就离开,不碍官家的眼了。”

    边说着,边往后退。

    一支御笔忽然飞过来,带着墨汁砸在他脸上,沾出一块黑色来。赵吉收回手,身子前倾,一字一顿道:“朕——说——滚——出——去。”

    一黑一白的脸上,迟疑的一瞬,泛起谄媚的笑,躬身将御笔捡起双手放回到龙案上,便是身子一屈在地上打起滚,滚出了门外,随后又笑吟吟的将门拉上.

    脚步走下石阶,魏忠贤的脸上表情陡然间阴沉的快滴出水来,明媚的晨光拖着他的影子很长很长…….

    长廊处,一道人影笼着手看向对方的背影,"督主的计划倒是完美,可这把火的火候还不够啊,陛下也不是昏君,在这个节骨眼上,还不会拿咱们的魏督公怎样呢,那咱家来烧一把火好了."

    他袖子里,把玩着一只小瓷瓶.

    那边,魏忠贤警觉的往后看看,长廊上没有人,但刚刚那股被人窥视却是带着彻骨的寒意,席卷而来.

    ……….

    临近中午,魏忠贤面无表情的回到西厂驻地,便是一副喜笑颜开的表情,吴用等人心里的石头也落下来,各做各的事情去了.

    ……..

    “狗肉上不了宴席…….”

    “…..狗东西….”

    “朕真是看错你了…..”

    “…你只是朕的一条狗…..”

    “滚——出——去!”

    节堂内,橘黄的火光映射着魏忠贤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扶手上的手指发青的敲击着,又紧紧捏住,嘎嘎的脆响。

    “….伴君如伴虎….上一秒还亲近,下一刻就翻脸了啊。”

    “….可官家…咱家好歹也是有些身份,何必骂的那么难听…..咱家也是人呐。”

    “太难听了….”

    过了不知多久,节堂的门被人推开。魏忠贤视线望过去,目光一凝,“曹公公,你是走错地方了吧。”

    那边,两鬓斑白的老太监走过来,也不拱手见礼,笑吟吟的看着对方,“咱家过来是要告诉魏督公一个好消息…..想不想听?”

    “有话快说,有屁就放。”

    “刚刚,安神医在陛下的药里发现有毒…..”

    魏忠贤朝椅后靠了靠,半眯起眼,“想陷害本督?无凭无据的,官家也不会信的。”

    “光说自然不会信,不过啊….之前发生的事,官家可还是在气头上呢。”曹震淳两袖抽出双手,将手里的一件小瓷瓶滚到地上。

    他笑笑说:“你看,有凭有据了不是,这可是在西厂地头上找到的。”

    一瞬,魏忠贤寒毛倒竖。

    “你们阴我——”

    随即,暴怒一声,朝下方杀过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