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宫变
    宫中,一道跌跌撞撞的身影,慌乱的脚步不停在往里穿行,两鬓斑白的老太监不时拉住同样惊慌失措的宫女,便是问她们,陛下在哪里?

    在他身后,兵器的碰撞、厮杀声正在蔓延过来……

    皇城慈心宫里,灯火燃烧着,周围内宦、侍女守在外面,凤榻上帷帐剧烈的摇晃,稍许,伴随一道男人低沉的嘶吼而沉寂下来,之后,门打开,侍女、内宦端着洁具涌进来,帮忙收拾凌乱的残局。

    发泄一通后的皇帝心情依旧不好,榻前重新穿戴完毕的皇后识趣的没有过去打扰他,偶尔与宫女小声说几句话,像是在吩咐一些事情。

    “皇后,就不用那么麻烦了,朕今晚不在这里过夜。”

    过的些许时间,赵吉像是听出那边在说什么,冒着热气的茶盏被他端起又放下,脸上有些郁色的开口,那便郑氏白皙的脖子上还残留着绯红,她有些心痛的坐到赵吉对面,将对方手拉过来,握在掌心里,目光柔和:“官家,若是心头有事,不妨说给婉儿听听,烦闷的事说出来,心头或许就畅快许多的。”

    她等了一阵,眼里的那人却只是咬牙切齿的做了一番表情便再无动作,心里微微有些叹气,吹弹可破的脸颊轻轻靠上去,蹭着对方的手背,目光微合:“婉儿知道官家心里还是有淑妃的,长此以往的去思念,官家不如去找回来吧,即便找不到,心里也是好过许多。”

    听到这番话,沉默许久的皇帝缓缓的摇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丽的女子,“皇后啊,朕知道你心不善嫉的,但朕心里想的事….实在太多,非在一个女子身上…..”

    外面忽然传来脚步声,喧闹着,嘭的一下,寝殿的门被推开打断了赵吉接下来要说的话。

    赵吉皱起眉头看了过去:“曹震淳,知不知道这是皇后的寝宫,滚出去。”

    踉跄的身影,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指着外面,神情焦急:“官家,非奴婢失了礼数,而是外面….外面,那西厂的魏督公反了,都打进皇宫里来了。”

    “什么——”

    圆桌前的一龙一凤两道身影唰的一下站起来,撞的桌上灯盏摇摇晃晃。

    ……

    皇城的战斗持续着。

    “立盾墙!”

    “把他们——”

    垂拱殿石阶上,发号施令的殿前将领在指挥着,一队禁军持着大盾赶过来,并排着奋力迈着脚步向前推挤过去,西厂番子的冲阵就撞在礁石上,凄厉的惨叫、奋勇的呐喊陡然间爆发开,间隙中长枪捅出齐齐捅出、抽回,粘稠的血液溅了出来,将石阶染成猩红的颜色。

    弓弩在这一刻拉响弦声。

    几百成千的臂膀抬起指向半空,随后,有箭矢脱弦而出,嗖嗖嗖嗖——

    密密麻麻的黑影飞上了天空,照在下方还在不断冲击盾墙的人群头上,然后,有东西落了下来,成片成片的身影栽倒。

    “和他们拼了,我们必须加快脚步,其他方向的禁军快来了。”

    “我来破开盾墙——”

    人群中,破风刀聂云,刀在身侧一横,挤开了挡路的番子,便是朝着那一排盾墙冲过去,刀尖在地上拖动,擦起长长的一道火花,来势汹涌。

    盾墙后的将领看剑了对方,打着令旗、呐喊着。

    “拦住那人!”

    “射死他——”

    箭阵中,分出数十弓手来到盾侧,挽弓搭箭瞄准过去,西厂番子当中,一道身影飞跃挑起,手臂一甩,十多枚铁弹在空中散开,带着破风声飞过去。

    噗噗噗——

    刚刚举起弓身的人影还未射出,身躯颤了颤,额头上凹陷进去,一枚铁弹镶嵌在上面,十多人摇摇晃晃间倒了下去。

    但仍有二十多发箭矢离弦射出,那边冲过来的身影陡然脚下爆发出速度,身影几乎拉成了一条直线,箭矢叮叮叮的发出脆响,钉在了对方脚边。

    脚步跨过,踩在石阶碎裂的瞬间,身影猛然一拔,高高跃了起来,刀举过了头顶,伴随着聂云口中“哇啊啊啊——”的怒吼,刀锋向下面的盾墙一砸。

    轰的一声巨响。

    裹着铁皮的巨盾,迸裂开来,残破的碎片轰然间飞起在空中,盾后的一名士卒整个人都被那一刀劈的炸裂,血肉横飞,缺口处,聂云持刀冲了进去,身后更多的西厂番子紧随而至,挤进了盾墙内侧。

    “杀啊——”

    上百人组成的盾墙,在一点点崩溃,就像被迎面而来的洪水,转眼间消失溅起的血浪中,转瞬即没。

    汹涌的喊杀声中,海潮般的人群,魏忠贤被黄河三蛟护卫着,游目四顾,低声询问:“我们还有多少人?”

    “回禀督公,目测还有三千多人。”一旁的陈千鸣激动的不能自抑,这种杀入皇宫的场面,作为一个奔波江湖数十载,除了些许名声外,毫无建树的老人,能亲身经历这样的事,心情已是难以形容的。

    魏忠贤已经没有退路了,尝到权利的滋味,如何让他甘心回到那菜米油盐的平凡生活中去,就算能称霸江湖偏居一偶,也要时常提防朝廷的围剿,何况还有一个东厂白宁在暗处盯着他。

    “…..杀进去,杀进金銮殿,清君侧。”

    “若是失败,无非就是死而已——”

    午后的阳光下,全是血光与混乱厮杀突进的身影,渐渐的,魏忠贤失去了耐心,遥望远处的金銮殿,便是拔出了天怒剑,一剑劈开一名禁军,朝前方穿插过去……

    **********************************************************

    “陛下….你不能去啊!”

    慈心宫朝垂拱殿过去的半途上,数十名大内侍卫、武宦拱卫着一身金色铠甲的皇帝正在前行,愤怒的心情让他走动的幅度很大,以至于甲叶也在抖动,而曹震淳则在一旁担忧的规劝着。

    “朕的家奴都造反了,再不出去,你让朕这个一家之主在天下人面前还有什么脸……”

    “……一个太监造反,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朕如果窝囊的躲在后面,且不是连一个宦官都不如…..那些宫中的卫士还在奋力与反贼厮杀,朕就必须立在那里,告诉那些他们,朕与他们同在。”

    慷慨激昂的话语在说着,搏杀的呐喊已经传入了耳朵里,赵吉穿过金銮殿的侧门,走进大殿,看着敞开的殿门,便是带着人走了出去。

    白色的光,眼前却是一片血红。

    翻滚的人头落在了他脚边不远,小腿不由哆嗦了一下,视线移过去,离此十多丈远的石阶前,厮杀一刻都未停歇。

    赵吉喉结滚动,吞咽着口水,定了定身形,随后鼓着气朝那边奋然吼了过去,“魏忠贤,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造朕的反——”

    石阶那边,陈千鸣、聂云等人听到这声暴喝,整个人都怔住了,陡然间他们心头泛起不好的预感,好像被西厂的督公给带进坑里了。

    “魏督公….你不是说陛下被东厂白宁劫持了吗?可现在怎么回事….陛下不是好端端的在那边吗?”陈千鸣浑身冷汗湛湛,公然造反,就算他是江湖人也不敢轻易做下的,成了或许是好的,一旦失败,哪怕逃了出去,一辈子就得被反贼的名头,日日提防着别人拿自己的头颅去换赏赐。

    这就是为什么江湖人有胆去刺杀那些高官,但不敢聚众公然攻打官府是一个道理。

    “本督就是造反了,陈先生以及各位。”魏忠贤此刻也把话说开了,他目光越发冷漠,“如今你们也是这烂泥塘里的泥鳅,不想要脱离出去怕是不可能了,随咱家杀过去,挟持皇帝,让他皇位禅让与我,否则其余四门援军一来,大家都要死在这里。”

    陈千鸣犹豫不定,那万威兄弟三人倒是见事不可为,只得光棍利索的点点头。那边,破风刀聂云紧拽着刀柄目框欲裂的瞪了一下,嘶吼着奋然挥刀向前,朝垂拱殿杀过去。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本督总得让你们看到希望。”

    魏忠贤提着剑,脚下一冲,身躯挂过半空,手中天怒剑只是一瞬,划过禁军士卒当中,顿时掀起了血浪,穿着黑色宫袍的身影在翻飞,下面又有禁军、侍卫结成阵形堵上来,刀枪斜斜向上挥刺。

    半空的身影下落,天怒剑再次唰的一下横切过去,过来的兵器噼里啪啦的纷纷断成两截掉落一地。魏忠贤脚尖一点,稳稳落下来一屈,身躯如同炮弹般撞进人堆里,顷刻间,滔天血光、搅烂的断肢扬起,身影带着白练冲杀,留下一条猩红的血路。

    下一刻,脚步一顿,魏忠贤看向垂拱殿那里一身金闪闪的赵吉,随手一劈,哗的一下,冲过来的一名士卒,连人带甲分成了两半,此时他面上泛起狰狞的笑意的走过去,剑尖一滴一滴的滴着血。

    滴了一路,脚步站定。

    “官家…..才一会儿不见,没想到咱家又回来了吧。”

    殿门前的赵吉,此刻心里有些发慌,平时对方唯唯诺诺像一条忠犬,倒也不知道武功有多高,现下,那么多人都不下来,不得不让他又想到了当初的赫连如心,就像现在这般独自一人杀了过来。

    说话的功夫,魏忠贤冲了过来,跃起,半空中轮出一道扇形的剑光,轰然斩了过来。

    “护驾——”赵吉按住头上的金盔,狼狈的往后退。

    曹震淳急忙抢上前,跨步甩袖,宽大的袍袖中奋力的推出一掌——归元罡气。

    瞬间,宫袍一震,鼓了起来,气劲陡然从中冲出向外一抵,扇形的剑刃嘭的一声砍在了上面,就像看在一堵无形的墙上,但随后,魏忠贤双臂向下一压。

    曹震淳脚下石板直接裂开,右腿支撑不住的往下一跪,剑锋压破了气劲抵在他手心上,血开始流淌,绵延而下,流进了袖子里。

    护着赵吉的数十名大内侍卫,此刻分出二十多人提着各自的兵器齐齐冲了过去,在赵吉慌乱的视线中,刀锋、枪尖蜂拥着扎了过去。见到如此多的兵器杀过来,猛的一脚将跪着的曹震淳踹开,手腕一转,天怒剑朝他们劈过去——

    黑色的身影直接将人堆冲了一个对穿,径直朝那边的皇帝杀了过去,步子极沉,一路只听得地砖在不断的发出噼啪碎响,看着惊慌恐惧的赵吉,缓缓抬起了臂膀,剑锋映着阳光在发亮,怒笑一声,“官家….没人救的了你,把皇位禅让给我,留你一条狗命。”

    “陛下小心——”

    “挡住他…..”

    “别让他过来!”

    剩下的侍卫在叫嚷着,冲过去,眨眼间有人被巨大的力道撞飞出来砸在地上,也有断肢和头颅飞上了半空,对面的身影速度依旧不减朝着目标过去。

    旋即,有嗡嗡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一支小剑陡然从飞了过来,照着冲杀的身影头部刺而去。魏忠贤立即止步,剑身抬起向外扇过去,叮的一声,将其打飞反弹到半空。

    一抹白色带着金色花绣的身影出现,缕空的长剑在飞旋的小剑上一绞、一荡,陡然分出两道银灰的小剑旋转着再次飞向魏忠贤。

    随即,缕空长剑同时闪着银芒直指而来,魏忠贤急速退了两步,手中的天怒剑朝前一磕,噹的一声,触碰的一瞬,往上方一削,又是叮叮当当两声,将两道银芒小剑弹开,旋转一扫,剑锋拂过。

    阳光下,产生了空气仿佛都被割破了一般的错觉。

    噹——

    雨化恬剑身一挡,剑气在醉雨剑上爆开,整个身都在不断的后退一瞬间,脚尖在地上一挑,地板哗啦啦的一连串的高高飞起来,又滚动着卷过去。

    飞来的石板对面,魏忠贤稍微一顿,举剑,由上而下嘭的一下劈开席卷过来的十多张地砖,扬起的尘埃中,几道银芒穿过,直射而来。

    “还来….”魏忠贤不屑的冷哼着,迎上去。

    就在劈开银芒的刹那,尘埃卷动,醉雨剑陡然出现绞住了天怒剑,两人之间呯呯呯——击打、厮杀十多下,银光杂乱交汇,让人眼花缭乱。

    雨化恬勾唇冷笑,交织的剑身陡然一分,他手臂微抖,剑身反转一挥,嗡的响了下,一抹银色拖着残影突然刺了出来。

    魏忠贤偏头,银芒便是擦着头飞过去的一瞬,发髻散落垂了下来。

    凌乱的发丝下,魏忠贤一脸怒目狰狞,“原来咱们的雨千户一直都在藏拙…….”

    “…….”那边,雨化恬并未答话,手腕只是挽了一道剑花。

    随即,妖娆的脸上,桃花眼轻轻微合,视线中一道黑影急速奔来,丝毫不停留,直接俯冲、贴近,一剑劈出。

    雨化恬几乎在对方出手的同时,也跟着出手,剑身一抚,银芒弹出,两道黑白相映的身影一前一后夹攻对方。

    “曹少卿——”

    “雨化恬——”

    魏忠贤身子一侧,余光已经扫到了后来的人影,便是怒吼着,天怒心法再次拔高,整个人猛的从原地闪开,快的几乎只能看到他身影只是动了动,眨眼间,三人便是撞在了一起,三把剑来回攻防,噼啪几响,气劲乱飞,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各自倒飞出去,在地上滚出几丈远,雨化恬和曹少卿二人勉强撑起上身,却是站不起来。

    “内力一瞬间增强了好几个层次……他练的到底是什么武功…..”曹少卿有些不甘,论招式,他并不输给对方,甚至还稳压对方的,可内功一旦在打斗中爆开,无论如何都是避免不了,只是一接触就被撞飞出来。

    不仅是他,雨化恬也是不甘的。

    短短片刻,唯一两道屏障也败了下来,魏忠贤披头散发的朝赵吉看过去,目光中杀机凌然,陡然一惊之下,赵吉有些站立不稳,踉跄向后几步。

    “你敢弑君…..等着天下人讨伐你…..”

    魏忠贤摇摇手指,一把揪住对方的领子,沉默的将皇帝拖倒在地上,朝金銮殿的那张龙椅过去,片刻后,手臂向前一甩。

    手上的人接连滚到御阶前,魏忠贤柱着剑身看也不看地上的人,目光狂热的盯着龙椅,脚突然踩在天下第一人的后背上,立即换来对方一声沉闷的痛哼。

    ………….

    脚步慢慢,越走越近。

    ………

    手抚着龙案,当看到上面鎏金宝石镶嵌的木盒时,他嘴角勾起了笑容,手伸了过去。

    ………

    殿外陡然间,一道人影持着剑,缓缓走进,银丝在肩上随着殿口吹进的风在微微拂动。

    …….

    魏忠贤掌心托起了木盒,慢慢转身,柱着剑看向对方,凌乱的发丝下,那张脸便是笑了出来,“白宁,你来迟了。”

    “不过….你只要跪下,朕不杀你。”

    PS:4952字。今天一天的,主要是改过后,合在一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