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六十五章 落幕
    ?T???}?+?25?rqn?D?[L??'L??[??%???4?Q????n??j?6)y?,身影疯狂的动作,青铜灯柱高高举起,砸下去。\r

    噗的一下,血肉溅起来。\r

    “一个家奴….也敢造朕的反,打死你都是轻的……该死的阉人….”\r

    “还想当皇帝….你也配?人往高处走?你也要有鸟才行…..阉人…..家奴….打死你。”\r

    …..\r

    金銮殿门口,白宁停住脚步回看着,面无表情的想着一些事情。\r

    一个人,一旦打开了装有贪婪的盒子,想要在收住心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如果没有自己的逼迫,让魏忠贤走投无路,大抵是不会走这条造反的路,人有上进心是没有错,想坐皇帝的位置也没有错。\r

    错的是时间不对。\r

    至少皇帝现在不能死,更不能死在自己人手里,被外族人战败杀死,可以说是一个国家的原因,若是死在一场宫变当中,那就是自己打了自己国家一个巴掌。外族会讥笑、会轻视,一个国家的皇帝,仗还没开始打,就死在自己人手里,那就真成一个笑话了。\r

    白宁心里叹口气,转身出去,殿门外,曹少卿、雨化恬三人带伤过来见礼,“督主,魏狗他…..”\r

    “已死了。”\r

    那边,白宁视野里石阶那边的战斗也已经进入了尾声,失去了三名指挥使的发号施令,仅仅靠黄河三蛟这三位二流江湖人指挥能力显然是不够的,三千人以极快速度的锐减,然后有人开始丢下了兵器投降。\r

    “少卿,你立刻带人去宫舍后宅搜查魏忠贤的那本天怒心法,抄录几分发给所有千户,然后着本督手令,立即通知在东厂坐镇的海大福,将东厂武监库无条件开放给所有番子。”\r

    令牌放到曹少卿的手上的同时,对方迟疑了一下,“督主,如此一来,会不会出现纰漏,要是厂内有人心怀二心怎办?”\r

    白宁摇摇头,视线转到已经平息下来的厮杀中,“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若是再不坐镇北上,待到了冬季,就更加无法再动刀兵,若是等到明年开春,怕是整个辽国都被女真吃下,到时候燕云是姓武,还是姓金,就不好说了。”\r

    “…..打仗只能指望军队,可打探消息、暗杀只能是我东厂的人来做,童贯的大军本督已经是指望不上了,眼下关胜、梁元垂的军队人数虽少,到底还是自家人,能不能打,咱们心里也有谱的,所以把武功开放出来,只要能增强手下番子的实力就行,再则每日的小会、每七八日一次的大会都在做他们的心里攻势,纵然当中有些心智异类的人在,只要其余大部分人跟着本督脚步走,那些人就不足为虑的。”\r

    彤红的黄昏下,话有一阵没一阵的风里飘着,视线那边投降的西厂番子成堆成堆的放下兵刃,蹲在地上,远处禁军用着绳子将他们串联绑起来,扎堆圈着。当中也有想反抗突围的,也被锦衣卫拦下杀翻在地。\r

    这时,一身狰狞黑甲的杨志过来,披风扬了下,单膝跪下拱手:“禀督主,造反贼人已投降,悉数在此间,还请督主示下。”\r

    白宁并没有先表达,余光看了一眼垂拱殿,“震淳,你去照顾官家吧,今日他受惊不小,些许小事就不要请示了。”\r

    曹震淳勾起嘴角点点头,施了施礼,拖着伤躯,一瘸一崴的朝金銮殿进去。\r

    这边,银发的身影举步往前走,手轻轻拍拍杨志的肩膀,轻声道:“此间事了,我们即刻就要去北方,这些人留下来也没什么用处,分成数批…..”\r

    他手在空中扬了扬,做出了决定:“…..都杀了。”\r

    “是。”对于造反的人,杨志自然不会不忍心。不过他迟疑了一下,还是道:“督主….里面有个人,或许你要见一见。”\r

    白宁眉尖挑了挑,侧过脸,显然已经知道杨志说的是谁了,沉默片刻,脚步没有迟疑的往下走,随后也是洒然冷笑,“既然本督兄长找到他要走的路,就让他走下去就是,人做出了选择就不要后悔。”\r

    地上残留血迹,步履沾上一些,一路踩着下去,猩红的蔓延铺开。\r

    事实上,白宁对于白胜并没有多少兄弟感情的,不仅仅是因为他与他不是真的兄弟,更多的是存在利用的关系在上面,接来汴梁,其实也是为了更好的监控这些兄弟姊妹,免得他们会打着自己的旗号在外做出猖獗不可收拾的事来。\r

    如今看来,另外的兄长和三姐白娣多少是让人放心。可惜,随着北伐的打响,这一切都变得可有可无…….\r

    ………\r

    一桶桶清水在内宦手里提着,冲刷地砖的血迹,宫女带着惊慌的神色跪在地上擦拭着,白宁走在湿漉漉的地砖上面,血气依旧充斥着鼻腔。一队队被捆着的番子惊恐不安的从他视线中走过,然后…….\r

    “…..兄弟….兄弟…是我啊——大哥在这里,快让他们放了我。”这样的说话声不知道是在俘虏中哪个角落响起,有些格格不入的刺耳。\r

    一身指挥使官袍的身影想要冲出俘虏的队伍,但双手上捆着的绳子是与其他俘虏连在一起的,显然过来是不可能的。\r

    白胜的身影刚刚跑出的刹那,就被禁军士卒打回去,声音颤颤,抱头缩着,目光哀求的眼看着就要过去的弟弟。\r

    “跪下——”\r

    皇城墙根,原先被杀害的禁军尸体不远,剩余的西厂番子以及黄河三蛟分成数批带到了这里,强行按跪在了地上。\r

    昏黄的天色中,杨志挎刀走上一处高台,视线看向那群跪着的人,“…..西厂督公魏忠贤,不思忠君体国,不思君恩如海,却贪心染指武朝江山社稷,而你们一身无缺,却是跟着过来造反,既然是眼瞎……脑子分不出是非,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下去陪你们的督公一起吧…..”\r

    那边,墙根下的白胜冲出来,栽倒在地上蠕动着向前,口中喊道:“杨志….我是白胜….我是你们东厂提督的兄长啊,你不能杀我——快放我离开,我要见白宁!我要见他。”\r

    鬼面下,杨志不为所动,手臂抬了起来。他身后,一排排羽箭上弦,闪着寒光的箭头直指过去,吓得那边皇城下数百跪着的番子瑟瑟发抖,口中哀叫。\r

    白宁站在不远看着一切。\r

    随后,他叫人把白胜提了过来,矮小的身影浑身血污狼狈的过来,噗通一声趴在地上连滚带爬的抱住白宁的脚。\r

    “….俺就知道弟弟是念亲的人,舍不得杀自家人的…..”\r

    夕阳西下,红色昏暗的光照在白宁的背上,背光的阴影下看不见他任何的表情,手臂微抬伸了过去,触在白胜的脸侧。\r

    后者窃喜的抬起脸仰视。\r

    此时,声音在阴暗里缓缓说出:“….本督觉得自家人本该和和睦睦的,但兄长让弟弟失望了…..”\r

    白胜喜悦的表情僵了一下,随即恐惧和扭曲浮出来。阴影里的脸孔俯下,一张冰凉凉的脸,在盯着他,贴在脸侧的手陡然间发力捏下去。\r

    夕阳在落幕了,最后一道光在人间消失。\r

    杨志的手臂下挥,声音怒吼着在皇城上空盘旋。“……一个不留!”\r

    羽箭带着破风声,嗖嗖嗖的钉了过去,跪着的数百人身上插满了箭矢,一个挨着一个的倒下去。。在同一时间,另一侧的城墙下,一排排跪着的西厂番子前面则是冰冷的枪头,尖刺如林,逼近过去,长枪乱捅般落下,血柱飙起来。\r

    白宁深吸一口气,昏暗中,脚边的身影发黑腐烂的倒了下去,上千人的尸体被捆着,在箭矢和长枪下倒了下去。\r

    呜哇——呜哇——\r

    老鸦上空盘旋,久久不散。\r

    ……….\r

    皇宫中,弥漫的血腥味还残留着。\r

    皇帝换了一身新袍坐在御书房里,盯着金边茶盏沉默了许久,随后,他招来一名内宦,便是这样说道:“….明日招蔡京过来。”\r

    小宦官领旨退了出去。\r

    桌下,他的双腿还在瑟瑟发抖。\r

    PS:这卷完了,今天没有第二章,最近春风实在是忙,昨天更新的晚,是因为只睡了三个小时,却是上了一天一夜的班,感觉身体快垮了。现在又要去加班了。还有明天开新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