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对奏
    天色蒙蒙再到发亮,已过去两个时辰。

    夜晚的冷意渐渐过去。

    御书房中,燃烧的灯火围绕着温暖的气息,清濛色的窗外时不时会吹进一股夹带血腥的风,堂下站着的老者便会不由皱皱眉,此次被招进宫里,蔡京心里也有了大概的推断。

    案几后面,赵吉捏着拳头又松开,久久没有发出一言,窗外有人脚步走过去不久,才缓缓开口:“.....西厂之事,蔡相恐怕还不知情....昨日下午,魏忠贤带人杀进宫里来了。”

    那边,垂首的老人陡然听到这番话,朽木般微垂的眼帘挣开,“阉人行祸事,自古有之,好在此次西厂魏贼密谋不成,乃是陛下之福。”

    “少在这里兜圈子,朕心里想什么,旁人或许不知,但你蔡京且会不知?这满朝文官有一半是你门下学生,此刻叫你拿主意,不是让你在这里拍马屁!”赵吉一拳落下来砸在案几上,震的几本奏折掉在了地上,“魏忠贤已经死了,朕又且是惧一个死人?”

    英武的脸上,出现些许狰狞的疯状,话说到这里,蔡京也不好继续沉默下去,但也不好接话的,“.....东厂存在日久,在外名声狼藉,或许官家是不用操心的,老臣听闻白提督与官家从小就认识,若是无君臣关系,怕也是至交好友的,白提督为人虽然霸道一点,但老臣还看不出任何的反意。”

    “朕担心就是这个....”赵吉用力的挥了挥手,“朕给他们信任,给他们全力,结果呢?调头来造朕的反.....不过蔡相说的朕也知道,小宁子不会伤害朕,可就因为没有伤害,东厂就像一把利刃悬在了朕的头上,也不知什么时候会掉下来,何况东厂存在日久,想要剔除出去,有些情况会变的复杂。”

    蔡京那如同枯枝的手抚着银白的长须,微微摇了下头,“陛下,如今北伐尚在继续,真要动东厂此时确实不是适宜,不过北伐之后,其实东厂留不留下都是陛下一句话的事,里面都是无根之人汇聚、管事,一身全力来至官家,况且白提督为人看事情应该是明了的,否则就没有魏贼的事了。”

    看似劝说的话,隐隐中反而无形拔高了东厂的威胁。灯火下,昏黄的视线中,老人就像一头狡猾的老狐狸,侃侃的说着,诱导着。他很清楚东厂对满朝文官带来的威胁,只是这种威胁很巧妙的转移到了当今皇帝的身上,毕竟眼前这位陛下曾经也是有过雄心壮志的,为北伐做了许多的事,那么再亲手砍断自己一条臂膀,应该不会是太难。

    不过为今之计,老人也懂得什么叫大局,所以才说北伐之后四个字,女真起兵至今所向披靡,也让他感到一丝不安,童贯要北伐,朝中有人反对,他将对方压下去,自己这边有人反对,也被自己给踢出了圈子,有武一朝,与荣有焉,这样开疆扩土的殊荣,名留青史不仅仅对武人有致命吸引力,对文人同样如此。

    待一切事毕后,不管是宫中的皇帝、还是朝中的重臣借着收复失土之威望,再来面对东厂的问题,他觉得一切都不是难事,只能说顺手而为了。

    “燕云之事,其中厉害关系,朕心里有数的。”赵吉对老人的想法是不知道的,但他自己意识中对方的身份,乃是文臣,方方面面想到的颇有些多,要说没有偏颇他肯定不信,东厂对朝中文武的监视和压制,他也是清楚,现下有些后悔找人商议此事,至少要找,就找那种‘新人’才对,两不偏帮的那种。

    “朕素来不喜女真,其一不仅嚣张跋扈,更主要的朕也确实担忧北伐之事会因女真的推进过快,到时两家难免会兵戎相见。所以小宁子北上,也是准许的,蔡卿.....还是算了吧,今日商讨就到这里,待北伐过后再做计较。”

    “老臣告退。”蔡京躬了躬身,慢慢迈动有些僵硬的腿脖子往外退出去。

    门关上那一刻,茶盏呯的一下飞过去砸在门后。

    茶水在半空溅出来,洒了一地。

    “......你个老狐狸.....”赵吉气急败坏的坐回椅上,仰头靠了靠,骂道:“诱惑朕先杀小宁子?你当朕是个傻缺还是什么,北伐没有东厂过去帮衬,如是出了事,你们这帮家伙还可以做个降臣,硬脖子的直臣,朕呢?亡国之君?”

    “.....老王八。”

    赵吉在过了起初的颤颤磕磕后,此时面对东厂、北伐的心情非常复杂。

    ********************************************************

    太阳已经升上日头,暖洋洋的又是明媚的一天。

    相府的马车已经从宫里回来,老人有些疲倦的下了马车,被搀扶着往里走,管事的过来通报了一下上午谁送了礼物、谁持着谁的帖子过来拜见的一些杂事。

    “秦会之.....”蔡京点点名单上那个名字,“着人把他寻来,府中的王云倒是与老夫提起过多次,是个人才,今日就见他吧。”

    管事合上名册,立即叫人下去准备了。

    临近晌午时,秦桧一身随同相府下人进来,送到花园处,老人正躺在椅子上假寐,他倒是没有鲁莽打扰,便是伺立在旁等候。明媚的日光下,相府的花园倒也是让人赏心悦目,立在那里,秦桧倒也不觉得尴尬。

    那边,躺在椅上的老人微微动了下叠在胸口上的手,眼帘睁开,“听王云说,会之素有才名。”

    对突然发声的老人,秦桧这才从花园美景中回过神来,连忙上前见礼:“王兄夸赞,会之愧不敢当,都是一些投机取巧的小聪明罢了。”

    “老夫现在就需要一些小聪明的人呐。”蔡京从椅上缓缓坐起,那边秦桧连忙跨上两步将其搀扶起身。

    “老夫问会之一个问题。”老人在前走着。

    稍年轻的文士躬了躬身,紧随在后。

    “若是女真蛮人南下当如何?”

    秦桧微微抬下头,看了下明媚的天,吸了一口气,“不宜示怯,蛮人不通礼数,只会步步紧逼,我武朝若是让其一步,他势必会再进一步。”

    蔡京点点头,又摇摇头。

    继续在花园里走着,眼神闪着复杂的神色。最终,秦桧也不明白,只得亦步亦趋的跟着。

    ..........

    这一刻的时间里,很多人都在做事。

    晚夏的风里,有人在意气风发,有人在为前途奔走,有人在思索救国救民之道,也有在凭栏而望北方思念故人......

    在北方,风里带着肃杀,一直队伍正偷偷度过雁门关,瞄准了辽国西路军名为萧干的将领。

    青龙刀,枣红马。

    铜铃,晃晃噹噹。

    PS:明天春风要大改存稿.....最近工作上很忙,两天只睡了六个小时。请见谅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