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一缕之光
    风从云动,漫天掩盖的云迹下,苍鹰俯瞰大地,由上而下俯冲,瞳孔反射出大地上密密麻麻的人在厮杀、冲天而起的呐喊吓得它扑腾翅膀将身影拉高,飞远.....

    白沟河一战从上午一直持续到正午,万余人在绞杀,血线蔓延,猛烈的撞击,箭矢在升上天空然后落下,带起簇簇的血花,随后辽人本阵开始演变起了变化,而武朝这边开始缩防警惕起来。

    一名骑士奔跑在武朝后方的军阵里,不久之后,他挟着风在帅台下勒住马缰,视线上抬看向陷入沉默的魁梧身形。

    马头打了一记喷嚏,蹄子焦躁的在地上刨动。马鞍上,这名年青的将领随着马身的晃动,而晃动着,声音随后从他口中发出。

    “枢密....耶律大石似乎在变换方阵,像是要撤离,那为什么不趁机掩杀过去,此一役,涿州必定拿下。”

    帅台上的人影只是轻轻侧了下身子,眼角余光瞟对方一眼,拳头捏起来又狠狠砸在木栏上,心里似乎在挣扎着,“韩泼五!大军指挥且能儿戏,怎么打,要不要打,那是本枢密该考虑的,万一那耶律老贼只是故布疑阵,引我军偷袭,那不是正中他下怀?”

    “那总要打一打呀。”下方,韩世忠策着马来回走了几步,手臂抬起指着出现浓烟和火光的辽军后阵,有些焦急的说:“那边,说不定真有人伺机而动造耶律大石的反呢?枢密不如让小将带一支兵马冲杀过去看看,若是友军,也好接应一二。”

    “胡闹!”童贯沉下脸,耳中闻着战场上撕心裂肺的喊叫、痛苦的叫唤,他渐渐皱着眉头:“你年龄尚小,且能服众?况且那边还未知具体情况,贸然带兵过去,若是中了埋伏,死伤的都是我武朝儿郎。”

    “枢密——”

    韩世忠捏着马缰陡然间不甘的大喊一声。

    “想也别想,好好去坚守粮草,你再熬过几年,沉稳一些再考虑独领一军。”童贯不耐烦的挥挥手,便是如此果断的回了一句,毕竟大家所处位置不同,他要考虑的东西有很多,只是稍作试探的话,原本应该是可以的。

    下面的年轻人却是已经失望的拍马离开,然而在他离开的一瞬,下坡的时候,韩世忠的目光被本阵的一处动静吸引了过去,高台上的童贯,此刻也将视线转移在上面。

    武朝右翼方阵在缓缓移动,分离出一千多人的骑兵正朝空旷的地方集结,哐哐哐的马蹄不紧不慢的踩踏着地面,一名将领将头盔扔下,脑袋上打着绷带,铁甲裸露的地方同样缠着绷带,一柄崭新的狼牙棒在他手里挥舞了一下,高亢的声音在巨大的战场上并不响亮。

    但韩世忠还是清楚的听到了。

    “辽人在撤走,但我们有人却举步不前,儿郎们,别让辽人瞧不起。”狼牙棒压下,马蹄抬了起来,跨出去,“我们去看看——”

    随后,千余骑铁蹄如雷,卷起风尘。

    ....

    “这样的队伍.....真好!”韩世忠紧了紧手里的铁枪,下一刻,夹动马腹跟上了那支骑兵。

    .....

    帅台上,”童贯的拳头再一次砸在木栏上。

    “简直....胡闹啊!

    *****************************************************************

    辽阵后方,随着几万人的大方阵开始移动,那燃烧、厮杀的地方渐渐暴露出来,郭药师的视线里一片血红,他眼前是用兄弟们乃至敌人的尸体垒砌了一道道墙壁,上面钉满了箭矢,就连他肩甲上也在厮杀中不什么时候中了一箭,冰冷的箭头穿透进去扎进皮肉,血正从碗甲的缝隙中流出,染红了手掌和刀柄。

    “盾兵,把盾架到尸体上挡住骑兵过来。”远处传来张令徽声音,但随后轰隆隆的巨响,耶律处的骑兵犹如海浪般拍了过来,尸体铸造的墙壁在那一瞬间崩塌,简陋的木盾飞了起来,碎在了半空,这边长枪顶了上去,身体顶上去、人命顶上去,凶戾的劈砍声响和挥刺疯狂的呯呯呯噗噗噗的乱响,被尸体绊倒的战马在地上挣扎嘶鸣,人影抛飞摔在地上,然后爬起来就被数只长枪捅穿,温热的血液顷洒在脚下的土壤上。

    “赵鹤寿呢?让他赶紧带人补上缺口!”郭药师怒目欲裂的嘶吼,此时他已经半身染血,纵然自己想过去帮手,但眼下南面的防御他还要管的。

    传令的士卒摇摇头:“赵将军已经阵亡了.....”

    愤怒的眼神怔住,惨白的嘴唇蠕动了几下,有些话没有说出来,他转过身,正面不及十余丈的距离,一拨拨的人还在冲上来,或许有几千之数,甚至更多。

    “啊啊啊啊——”

    压抑在心中的悲痛,陡然间在此刻爆发,他爬上尸体砌成的墙壁扯开大盾,凶戾的刀光在他手上划出,呯的一声巨大声响,刀锋砸在一面铁皮盾上,断肢和火花都扬了起来。

    辽人的这名士兵抱着断臂惨叫着倒在地上打滚,阴郁的天光中,钢刀刺进了对方胸腔里,猩红的血溢出,随后,地面震动,郭药师拔出刀的顷刻间,他便看到远处一支纵列的骑兵正朝这边过来。

    天边的阴云露出缝隙,一缕阳光照下在这支骑兵上面,而后铁蹄汹涌而来,高举的长兵器泛着银灰色的冷芒,面目丑陋,头发枯黄的将领哗的一下翻出长弓瞄准了过去,拉动了弓弦.....

    “武朝人.....”耶律处策马停下,回望的片刻,挥刀一指:“后队,不用慌乱,调转方向杀光他们,武朝人不过.....”

    嗖的一声,一道黑影穿过人与人的间隙,先是叮的一声,随后噗的一下,耶律处只感到胸口一阵绞痛,一支羽箭钉在心脏的位置,尾尖还带着余劲的颤抖。

    “宣瓒,漂亮啊!”

    秦明在冲刺的马背上哈哈大笑,手中的狼牙棒举了起来,照着对面的辽人骑兵便是猛的一砸。

    轰然间,马蹄翻飞,掀起了尘土,弥漫的尘埃下,急速冲来的武朝骑兵踩过倒下的人尸直接撞进辽人骑兵的后队,压低的长枪,牢牢固定在手臂上,便是噗噗噗的冲刺出去,掀起暗红的血浪。突进的过程中,噼里啪啦的声响不断在马与人身体上的碰撞,顿时人仰马翻,摔出很远。

    顷刻间,推进的武朝骑兵将人群中犁出一道暗红色的沟壑,凿了一个对穿。

    ......

    周围都是鲜血,厮杀还在持续。

    浑身包扎绷带的秦明翻下马背,看着一身染血的郭药师,拍拍对方另一边未曾受伤的肩膀,“还有力气吗.....”

    那边,郭药师苍白的脸上,终于浮出一点笑容。

    ************************************************************

    “没有武朝的斥候追上来吧?”

    往西,本方军阵不远的道上,一拨拨的斥候、军士正在往回赶,有些身上带有触目惊心的伤口,队正一一询问后,让散出去的一两百人回到队伍里,准备朝中军归去。

    “有,不过都做掉了....”

    “不过,头儿。这次过来的武朝军队有点不一样,感觉.....明明打不赢,却还要和你拼命,反正就是那种不要命似得。”说话的士卒一只耳朵不见了,还未来得及包扎,血淋淋的断口一看就是被咬扯下来的。

    那队正点点头,沉默片刻,“那是大帅他们该想的,我们只负责拿刀就行。”

    突然一道凄厉的叫声在他们身后传来,有人影在倒下,另有一抹白影正朝这边奔走过来,速度极快。

    然后,下一刻,那名辽人军官便看到有士卒被一脚踢飞,有人的肢体断下来飞在半空,似乎后方那白色的人影挥着兵器,有人反应过来的士卒手中的刀还未举起,血就溅了起来,肩上的人头已经不见了。

    “所有人列阵,敌袭——”

    此时,那名队正反应过来,视野中,白色大氅、银丝在风中凌乱的倒飞,遮盖了半张阴柔的脸颊。

    剑半出鞘,一缕冷光。

    PS:先发一章吧,最近越来越忙,存稿没有修改过,太粗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