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一个人
    叛辽的队伍被解救出来了,耶律大石的方阵依旧不管不顾的西行,此时童贯已经反应过来了,于是令旗挥下,无数的人开始前仆后继的朝那些弃子冲了上去.....杀戮、俘虏.....

    两里外,数百人的辽人后队脑子里一片空白,下意识中才堪堪举起盾牌、兵器组成阵型警惕着,而对面却只有一人。

    白色的大氅、银丝在风里轻摇,脚步缓慢的踩在土壤,剑首的皮缰垂着、摇晃着。

    而对方脚边已经躺着几具无头尸。

    ……

    “爹爹真是摸透了童贯的心,就算让我们走出十余里,他也是不敢轻举妄动。”在西行的军队中,马背上,耶律红玉话语带着一些对武朝人的不屑。

    “….童贯呐,经历是有的,雄心也是有的,爹爹就看透他对燕云的看重,胜过其他。否则一介阉人何必千里迢迢跑来军中扛大旗?要钱他应该有的是,要女人?显然不可能,那就剩下名声了。”耶律大石看了看天上投下来的一缕微光,叹口气:“可惜了琼妖纳延,早些年,我对他也是拉拢过的,可惜对萧干太过忠心……”

    老人的目光很复杂,其实嘴里说的,与他目光中闪动的情绪或许也是有别的。耶律红玉在铁面下也看不出表情,陡然间她好像察觉出了什么,策马停了一下,视线回望朝,军队延绵的山麓间有飞鸟似乎被惊了起来,在天空盘旋不下。

    然后从那边拂过来一阵风。

    “爹爹继续往前走,女儿去后队看看,似乎有不速之客来了。”耶律红玉声音有些颤颤,仿佛是一种见猎心喜的激动。

    调转马头,狰狞贴身的鳞甲外罩着一件黑色大氅冲在了风里。

    ………

    远远近近的那边接阵的数百人的动静也惊动了离此不远后方的一道两三千人的方阵,领头的将领正朝这边望过来的一瞬。

    那边,令人窒息的安静中,道路两边的树林轻轻摇摆间,白色的人影模糊了一下,身形急速拔快,脚踩在地面的声音,踏踏踏的数步跨过来,一人与数百人的交错间,腰间的细剑拔出,横斩——

    “顶盾,抬枪,给我刺死他!”人影过来的瞬间,那名辽人军官下意识的喊出了命令。

    轰轰轰轰隆隆——

    “哈嘿!”

    一面面盾牌竖起立地,盾兵沉闷的喝声中将肩膀抵在了盾后,跨步朝前移过去,逼近挥剑过来的身影,空隙中长枪探出枪头便是刺了出去。交错之中,阵型发出‘嘭’的一声碎裂响动,盾牌碎开,有身影钻了进去,响起兵器碰撞的声音。

    “小心!”

    “那人钻进来了…..”

    “散开….啊….”

    密集的阵型当中,声声在叫出来,但有的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数百双脚踩踏的地上,片片的血迹在淋下来,花花绿绿的脏器像是从破开的腹腔、胸腔里跳了出来,拖到地上。

    “散开…散开啊!”那队正眼睛都红了,他看到阵型中那道白色的大氅在晃动,冷芒在人堆里闪烁、切割而过,一颗颗人头掉落下来,血光冲天而起,拖着肠子在地上滚动的人尚未死透,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瞬间在队伍凄惨的响起一片。

    一个年青的士兵吓得丢掉了手里的兵器,朝那队正跑来,咫尺后,血溅上来,辽人军官脸上热热的,有液体在流淌,一柄细长的剑穿透了士兵的胸口,然后缓缓抽出,白宁偏了偏头看着已经快要傻掉的辽人,手里一挥。

    砍掉了对方的脑袋。

    他视线所及,更多的辽兵冲过来,显然后面辽军方阵已经注意到这边的杀戮了。围过来的第一批士卒便是有数十人挽起弓箭朝着白宁射来,唰唰唰的连续数十支箭矢过来,白宁只是躲了一躲,脚一踏朝着对方杀过去。

    但随后,辽人增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有七八名骑兵舞着钢刀冲上来,与白宁擦身而过,混元玄天剑一瞬过去,靠近他的一匹战马悲鸣一声倒地,前腿的马蹄断下来掉在地上,马背上的骑士直接被朝前摔了出去,脑袋磕在一块石头上,挣扎两下便不动了。

    另一侧,射过一轮的弓箭手正在准备第二轮,随后更多的人持着弓弩过来,三千人中分出四五百名弓手并不是什么难事,弦往后拉伸,绷紧发出吱吱的声响。

    一名骑着马过来的将领,手中的刀便是一挥,“射死他。”

    外围有几名辽骑在周旋,那数百支离弦的箭矢密密麻麻的平射而来,给白宁腾挪的空间并不充裕,他一脚挑起地上挣扎的马匹,三四百斤身躯陡然被挑了起来,手指猛的插入皮肉抓住胫、脊骨往身前一挡。

    箭雨嗖嗖嗖嗖——如雨点般打了过来,噗噗噗噗接连不断的箭头入肉的声音伴随马身不断的震动而响起的同时,白宁推着马尸顶着箭雨奋力向前推进,身后战马急冲,铁蹄踏过来,他便是收回一只手,拔剑回身一斩,犹如劈波斩浪般将对方连人带马撕出一片血海,半截马身半截人死在了奔袭的途中。

    周围参与围攻的辽人士卒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虽然军队中不乏武艺高超的猛将,然而有这样速度和霸道一剑的人却是少之又少,或者说根本就没见过。高的有点不像人啊,这样短暂的思绪或许连他们自己都觉得有些荒谬

    “步卒结阵杀过去!”指挥的将领是耶律大石的老部下咬儿惟康,论武艺肯定不行,但能在这支队伍中独挡一面,在指挥能力上应该是比自身武艺强上许多的。

    “杀啊——”

    挥着手中的钢刀、铁枪,一群四五百人的步卒结着阵势嘶吼着向对方冲过去,另一侧同样四五百人的队伍也嘶吼中踏起泥土,两边千余人便是朝微光中的一人压了过去。

    白宁手上的马尸,也在片刻间朝前方扔了过去,挥剑一劈,血噗的一下在空中爆开,形成一道血雾,影响了弓手的视线。

    随即,惨叫和呐喊,兵器快速击打的呯呯声不断响起,罡风激起,白色的大氅在人堆里游走、翻滚,千余人围攻中激烈得就像沸腾的稠粥,后方挤不过去的士卒眼里不断的闪烁剑光与血光的交织,然后就见到自己同僚的脑袋和身体的某个部分倒飞了回来。

    一个人把一群人打懵了。

    血在地上不断的扩大,白宁的身影陡然加速,冲破了人堆,高高跃起踩在一名弓手的头上,瞬间踩爆,红的白的向四周溅出去,只留下天灵盖顶着头皮毛发还在脖子上。

    尸体倒的刹那,咬儿惟康急调转马头。

    剑光过来,他整个人从马上飞出去,身体在半空迸出一道鲜血在倾洒。白宁稳稳落在马背上,一夹马腹,照着耶律大石的中军横中过去。

    隐隐的,他想起了脑海中的一段记忆。

    西辽帝国。

    耶律大石,西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