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八十章 取死之道
    一场激战过去,夜幕下来。

    一天的阴云聚集着,终于在这个夜晚落了下来,哗哗哗的一片大雨洗涮着不洁的地面,延绵十多里的巨大军营中,浑身带着雨水的士卒依旧坚持在巡视,但大部分的士卒都待在营帐内。

    不起眼的大营一角,那里很偏僻,但守卫很严密,投降而来的怨军便被安排驻扎在这里,对于新降的军队,这样的防范本就是惯例,没人会有意见。

    角落的主帐外有人进来,帐帘掀起来,雨水带着潮湿的冷意涌进来,火盆里燃起的昏黄光摇摆着,首位上,郭药师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卸去了肩胛,正让刘舜仁为他上药。从营帐外进来的人,身上带着雨水浑身湿气的坐到火盆前,从另一员将领手上拿过酒袋,仰头就是一口。

    “令徽,给兄弟们令的赏赐如何了。”那员将领年龄颇大了一点,这样叫对方到也没有不妥。

    张令徽擦了擦嘴角的湿痕,重新系上酒袋丢过去,哈哈大笑:“那童贯倒是个爽快人,又长着大胡子,不知道的人,根本看不出他是个太监,哈哈哈——”他将一封纸张拍在案几上,点着纸上一行行字迹:“上面的要求,已经写进封赏里了,哈哈,大哥,这下咱们发财了,就连死伤的将士也都有抚恤。”

    “你就这点满足….”一旁年纪较大点的将领叫甄五臣,挥手打打他脑袋,就像一个长辈在教育一个晚辈。

    郭药师看着案几上的纸张,笑了笑,受伤的肩膀不方便动弹,另一只手抬了一下,“这点东西,武朝要拿出来很容易的啊,而且与敌国将领来降,相比,他们更加注重面子,值得吹嘘的功绩,自然就会对咱们好的。”

    随后,他拿着纸张扫了一眼丢进了火盆里,“眼下咱们既然已经过来了,就好好干,今天能有赏赐,明日同样会有的,而且还要更大的。”

    “更大?”近旁的刘舜仁怔住,整理残余药草的手悬着。

    “对,更大。”郭药师点点头,随后视线隔着帐篷往向东北方向,“我心里已经有一条计策,拿下上京,不仅可以阻隔女真人的进攻,同样也间接将燕云分割开,让我们空出手来去取。”

    他说着这话,其余人三人不免有些面面相觑,随后甄五臣有些迟疑:“这样做会不会有些抢童枢密的功劳?毕竟咱们才刚刚降过来。”

    张令徽和刘舜仁点点头,似乎也担忧这点。

    “北伐,他是主帅,部下再大的功劳大部分都会算在他头上的。”郭药师扫了他们一眼,“不过咱们是降将虽然眼下是香饽饽,但燕云拿下之后呢?武朝那么大,我们几个到时又是降将身份,该如何自处?没有入汴梁城那位皇帝的眼里,你我几人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眼里,连点水花都不起,所以趁现在,我们打出一点成绩来,雪中送炭的成绩,让赵吉记得我们。”

    “大哥说怎么干吧….”张令徽捏起拳头扬了扬,“最好让武朝这些阉人兵将们看看北地男儿是怎样的雄风。”

    郭药师笑了,把身上披着的衣裳丢开,在悬挂的地图上,便是一拳擂了过去,“现在萧干已死,耶律大石也不知跑到哪儿去,眼下上京西面的门户大开,城里的人大抵还不清楚这边的事,如此奇兵强袭过去,也不是不可能抢在女真前面。”

    他转过身,目光充满凶戾:“拿下燕云,这世人、这青书上便会知道天下有一个人叫郭药师,他带着他的怨军为武朝拿下了辽国的上京……那样一辈子都值了。还有,你们不要一口一个阉人的叫,童贯好歹是一军统帅,让他听了去,现下对我们不好,不过拿下燕云后,他总归是要回去的,这北方,这支军队里,有谁比我们更加熟悉?到那时你们朝着天吼都没有问题。”

    “那…其他太监呢?我看这军营里有不少宦官出没。”

    “嗨,那肯定是童枢密的近侍,不然还能带女人进来不成?”

    “哈哈哈….令徽的话,真是…让人好笑。”

    众人笑闹着,口中不免又拿出一些关于宦官的玩笑话来说,忽然郭药师摆了摆手,三人立即住声,只见帘子掀开,一个圆脸的宦官张头张脑的进来,笑眯眯的将一盘汤药端过来:“童枢密嘱咐奴婢,说郭将军肩上受创,要拿一些宫里的治疗外伤的药物过来。”

    “放在那里就行,有劳这位公公。”

    高沐恩谦虚的一笑,拱供手:“不敢,这是奴婢该做的,药已送到,那奴婢就先告辞了。”

    那边人影一走,大帐内安静了片刻,随后爆出笑声。郭药师挥挥手:“别笑,小心让人听了去,赶紧走、赶紧走。”

    三将这才嘻嘻哈哈的离开出去。

    ……..

    不久之后,军营的另一侧,高沐恩来到帅帐,掀起走进去。

    轻声细语的在白宁的耳边说了几句,然后小心翼翼的离开。在案几的对面童贯放下茶杯似乎也是听到了只言片语。

    “看来你新降的人不怎么看得起阉人啊。”白宁饮了一口茶水。

    茶杯放下之际,大帐之内很安静,童贯直起身,眼神阴沉下去,回想起刚刚小太监带来的话语,心里就像陡然长出了一根刺。

    “提督大人,咱家该怎么做?”

    白宁转着茶杯,眼神瞟了过去,声音轻轻:“军队不是一条心,你说该怎么办?咱们能打仗的将领不是没有,但好士兵现在是最缺的,要是小桂子下不了决心,本督就代劳了,上次准备的毒酒还留着。”

    童贯沉默了,一直盯着灯火。

    片刻后,他点点头。

    呯!

    一拳砸在案几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