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八十一章 馨光下的躁动
    朝阳在群山中掩盖,背过的光斑偶尔投在一段路上,如梦如幻。金黄色的光随后映在马车上,缓缓驶进雄州,或许是因为燕云战事影响,道路上行人还不是很多,偶尔有几个路过也是行色匆匆。

    回到那座并不是很大的小院,因为地方陌生,害怕惜福那傻姑娘说出会迷路这样的话,所以每次出行,他都不会选择那种很豪气,很宽大的宅院。走进去不到十来步,便是听到女子嘻嘻哈哈的笑声。

    白宁勾起笑容,走了过去,穿过月牙门在附近的一棵树下望过去。七八丈的距离外,小晨子蒙着眼睛伸着手向前摩挲,在他旁边惜福和玲珑各自手上提着一节不是很长的树枝,用线垂着一颗小藤球,里面想必是塞了铃铛之类的,动摇之间便是叮叮当当的作响。

    她俩像是在钓鱼般戏耍着小宦官,不过好在不是很过分,他也就没有出声阻止。

    白宁一语不发的站在那里,像这样的场面或许其他人来讲或许是普通的,但对于他而言,像这样的画面却是一道难得风景,扫去了心中一些不洁的尘垢。若是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他多么想加入进去,一起笑、一起闹。

    可一想到昨晚在军营与童贯商议之事,心里的阴霾又浮了上来,笑容便渐渐隐下去,初阳的日光照在身上,没有丝毫的温度。

    关于郭药师,从他当初的记忆里多少知道一点的,三姓家奴……后来金国的功臣,一个想要成功来证明自己价值的人,这样的人有才能,自然就会有野心,所以他实在不想再培养一个魏忠贤出来,甚至一个封疆大吏。

    ……

    一身杏黄衣裙的惜福忽然发现了树下的人,踮着脚抬起手臂挥了挥,宽松的袖口滑落,露出白皙的肌肤,微微有些圆润的脸颊立刻浮出与之前不一样的笑容,声音漫漫有些零落:“相…公…回来了。”

    然后一路小跑……

    ……

    冰凉的面容此刻也露出笑容,将投过来的身影揽在怀里,身上的大氅将傻姑娘遮住,“穿的这么少,小心着凉,要吃药,很苦的。”

    “啊…..不要….”听到白宁这样说,惜福在他怀里缩了缩,然后迷茫的眼睛忽然一亮,傻傻的笑起来,露出一对酒窝,“惜福….身体很…好的…..不会得病….相公…快摸摸,惜福的脸不冰的。”

    “嗯,不冰的。”白宁笑着,轻轻捏了一下她耳朵。

    “啊啊….哈哈哈….不能捏…耳朵…好痒的。”傻姑娘捂着两只耳朵,哈哈的笑出声。

    然后不知怎的,白宁一眼不眨的看着怀里的女子,忽然将她脑袋靠在自己的胸口上,有些阴柔冷漠的脸侧慢慢在她青丝上摩挲,喃喃细语在他口中说着,模模糊糊的。

    “傻姑娘,你是我小心维护的梦,哪怕在疲倦,我也觉得是一种享受…….”

    金黄的晨光笼罩着相依相偎的着俩人,惜福微微仰起脸看去,小声道:“相公…你在说什么啊…..”

    “没什么….惜福现在还怕迷路吗?”

    “嗯…昨晚,惜福以为相公….会回来的….就悄悄在外面等….可好晚都看不到….相公回来….回去….又….又差点找不到….睡觉的门….”

    白宁摸摸傻姑娘的头,伸出手,“这几天相公就留在惜福身边不走了,来,牵着相公的手,以后天再黑都不会迷路。”

    “嗯!”惜福使劲的点下头,把手伸了过去。

    相偎着,俩人离开了。

    ……

    “哼,大人的世界真是无聊,不玩了。”小玲珑撅着嘴嘀咕一句,丢下树枝,原地一跳,哗的一下纵起跳上房顶,不知跑哪儿去了。

    “大小姐….夫人…..摇下铃铛呗!”

    那边,蒙着眼睛的小宦官依旧在摸索着,片刻后,他听到了声音,高兴的扑过去。

    哗啦——

    有重物落水,大片水花溅起来。小晨子连吃了几口池水后,才站稳没到胸口的水中,抬头一看,怒吼出声:“高——衙——内!你敢坑我!”

    岸边,高沐恩拿着系有铃铛的树枝,大幅度的摇摆屁股,那张圆脸恶形恶壮的吐着舌头,“就是坑你了,就是坑你了,凭什么你能留在家里陪大小姐和夫人玩的那么开心,老子就得上战场吹冷风,知不知,老子裤子都换了两条…….”

    小晨子在弯腰在水里摸到什么,然后朝对方掷了过去,“我打死你!阿嚏——”

    一颗泥底石啪的一声打过去。

    “操….”高沐恩来不及说出话,应声而倒。

    树枝上一只鸟儿的视线里看着这一幕,随后扇动翅膀视线拉高,飞向天空那一片阳光明媚,望东边过去,在云的另一端。

    同样的风和日丽。

    上京,这座经历风霜的古老城市中,不算奢华的皇宫里焦急的人群在来往着。

    金銮殿上,一个年龄大抵过了四十的女人,身着以红黄两色为主的金银丝鸾鸟朝凤绣纹朝服,两袖旁绣着大朵牡丹,鲜艳无比。裙子带有袍,很长,裙板上绣着银凤图案,拖在地上,面朝着那张龙椅。

    面上,一对细眉紧锁,秋水般的眸子里泛起冰凉。

    她叫萧普贤女,耶律淳的妻子,而她的丈夫就在前不久去世了,天祚帝耶律延禧在七十万大军溃败后生死未卜下,当机立断在上京拥立自己的丈夫称帝,但生性胆小的耶律淳却是被金人打到居庸关而吓破了胆子,以及对自己堂侄的愧疚,在几天前郁郁而终。遗嘱中说立耶律延禧的第五子,耶律定为皇帝,可那耶律定却是在耶律延禧的身边,随后,这个女人不知不觉中被尊为了皇太后,还在任的耶律延禧陡然间变成了太上皇。

    “给金人上的奏表有回应了吗?”萧普贤女抚摸着龙椅上的纹理,侧过脸,眸子看向身边的一名近臣。

    “没有,和前面几封一样,石沉大海,想必女真人不愿谈的。”

    大殿上静的仿佛能听到油灯在燃烧的声音,不久之后,眼角有些鱼纹的女人拿着一本凑章轻轻拍打龙案,“…..传令下去向居庸关增兵,既然金人不给咱们喘口气的机会,那就争得头破血流吧。”

    绣着凤翅的步履一步步走下龙庭,“萧干的死,让本宫痛心…..死的毫无价值。不过有耶律大石在,武朝那帮人倒也未必跨过涿州,眼下先把金人打退才是首要之急。”

    “是!太后。”那名近臣应了一声,并未离开,而是犹豫不决的上前一步小声道:“太后,刚刚微臣得到一个消息,李处温最近好像与一些看样子像是武朝的人来往密切,要不要查一查……”

    身着凤鸾衣裙的女人如此走了几步,回过头笑道:“如今辽国危机,人心难免摇摆不定的,这朝中有心向女真的,自然也有心慕武朝的,人啊!不都是这样吗?”

    但随后,她笑容冷了下来,凤袖甩开一拂,转身回到龙庭,坐到那张龙椅上,“查!这城里有多少这样的人,都给本宫查,有一个算一个,本宫就是要睁大眼睛好好看看,我若大的辽国到底养了多少吃里扒外的混账东西。”

    “是!微臣这就去办,一定罪证确凿。”那人拜了三拜,目光不敢看高高在上的女人,躬身退出去。

    龙椅上,萧普贤女深深吸一口气,饱满的胸脯挺了起来,向后靠了靠,闭上眼睛,耳中似乎幻听到了这金銮殿上,口呼万岁的声音。

    殿外,晨光灿烂。

    一路北去,一道雄关漫漫。

    视线再往前,上万人的军列立在雄关二十里,名为完颜宗望的男子,目光深邃的看着很远的关隘轮廓。

    随后,眼底燃起火焰。

    他竖起手臂,竖起一根食指,声音雄浑的冲上天空,“明天!我们开始进攻。”

    “一通鼓拿下——”

    竖起的手指缩回去,捏成了拳头,平举对准了前方。

    PS:抱歉,今天只有一章了,明天春风休息一天,应该能给大家补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