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假想
    明媚的一天过去,天际线上,太阳正慢慢从东边升起,九月中旬的北方寒意已经开始渐隆,当晨光彻底在人间铺开时,无数人与马的脚步在冲锋,大地都在震动,厮杀的呐喊,攀上了城墙。

    居庸关上,遍布辽国旌旗的旗子在风中倒下,燃烧着,浓烟冒起来。远远近近的俯视整座关隘,城头上交织的人群在互相绞杀,黑压压的女真人还在不断踩踏云梯冲上来,撞进人堆里,将整座居庸关拉如了厮杀的漩涡之中。

    有士兵吐了一口血沫,拿着刀摇摇晃晃着,摸着之前被自己捅死的女真打过的脑袋有些浑浑噩噩起来,但下一秒,有人冲过来‘啊——’的狂吼,钢刀便是直接刺进他肚子里,一绞,人就倒了下去。

    然后有又人冲上来补了他位置,挥着刀冲上去,温热的血洒开,刚刚补上来的辽人汉子硬挺挺的栽倒上,他脖子不知被谁一刀砍断了,脑袋也不知掉到了谁的脚下,城头上,弥漫着血腥的气息、烧焦的气息,无数双脚踩着粘稠腻滑的地面,无数的手臂在挥起兵器杀着对方,或被对方杀死,火花、血光、惨叫一直没有断过…….上天的光照着,璀璨夺目。

    这只是一个早晨。

    但战争的鼓声,隐隐约约在女真人的军阵中敲响。

    看着关隘上的兵锋蔓延,女真阵中,完颜宗望此时却是一脸恭顺的拜见一位老人,“父亲…..此处有宗望就好,眼下这大关已经算是拿下了,一路征伐父亲也需要多休息的。”

    “一头狼王是不能休息的…..”年过五十许岁的老人,坐在帅帐里,挥手让人将帐里的火盆撤走,然后让所有人都离开,只留下父子二人说着话,“….狼王一旦休息,就代表他已经离死亡不远了,斡离不!你也开始学那些南人的享受了…..辽国那头迟暮的狼,就是因为畏惧了寒冷,躲在温暖的宫舍里,才变成了狗…..儿子…你要记住!”

    “是!”

    这位身形高大的老人已经微微有伛偻,他站起身走到地图前,满是老茧和裂口的手指在上面滑移,停在了上京,指尖在一座城市的名字上画着一个圆形,苍老雄浑的嗓音在说:“原本,这块地方是该给武朝的,但朕改变注意了。辽国十份土地,已拿下九份,就差这一块了。”

    “是!”

    “武朝人到底如何,咱们以前也商讨过,现下消息过来,真是让朕笑了一夜,愕然了一夜,辽军不堪一击,而武朝人对之却是无能为力,简直不可思议,这世上竟然有这么弱的军队,却拥有那么大的国家……”

    那边独挡一面的统帅,垂着首,眉角跳动一下,皱起来:“父亲的意思?”

    “我已着另外两路人马三面逼近,上京只是钉在地上的一物而已,随时可取,我要宗翰、宗粥去试试武朝人,到底怎样,咱们心里才有底的……”

    “……武朝兵马无一人一骑、一鼓一旗、一甲一矢,入燕云,还在边界上打转,用他们的话讲,到底是存了坐山观虎斗的心思,还是真是无能,到时就一切知晓。”

    “但凭父亲做主。”

    “翰离不….”老人掀开了帐帘,天光烂漫的照射过来,视线便是看着关隘那边已经落入尾声的战斗,他拍拍自己儿子的肩膀,苍老的脸上涌上赞许笑容:“….你打的不错。”

    老人的儿子有许多,父爱自然是分成了许多份,平均到每一个儿子头上,便是非常的少了,年少时,往往为了获得一点父亲的赞许,兄弟之间多多少少都有争夺宠爱的,如今这位迟暮的狼王一声赞许,让年过三十的完颜宗望微微动容,心喜异常。

    “这上京,辽国最后一块土地,儿子会拿来献给父亲。”宗望单膝一跪,拱手。

    完颜阿骨打看着关隘上竖起的金国旗帜,摆摆手,什么也没说,父子二人沉默着。

    ………

    西面,涿州,由南而北的官道上,一支数千人的队伍在阳光明媚下驰行,北伐的战事虽然是为了争夺涿州,但战斗毕竟没有在附近打过,所以军队一路过来,倒也并非人迹罕至,来来往往还是能见到一些行人客商在歇息驻足,周围的村寨有不少人关注着这支队伍的行进。

    “这北地果然民风彪悍呐….”在队伍中间的马车内,童贯放下车帘与对面的一人说着话:“药师的计策,本枢密与监军白大人商议过了,此计可以一试,原以为你新降过来,会畏首畏尾的做事,现下看来,你的表现让咱家与监军大人甚是满意。”

    “多谢枢密与监军大人的信任,药师求功心切还望两位大人多多包涵一二,如此等进了涿州后,药师便是立即带领本部人马与关将军等人一起强袭上京。”马车内,郭药师谦谦有礼的说着。

    童贯目光一沉,扫过他一眼:“那就遗憾了,本枢密还说等进了城里,便给药师摆上一次宴席接风的,也罢,战事要紧,接风宴就改成庆功酒吧。”

    随后,一路上倒是又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快要进入城里的一段路上,或许是到了某个靠近官道的村子、小集市,隐约听到有人嗷嗷的惨叫声,有声音在不断的求饶,童贯微皱起眉,掀开帘子偏偏头,视线看出去。

    便是见到有一拨拨衣着简陋的人被捆着系在一起拖着走,有耍赖泼皮的便是被搜捕的人用刀背使劲的抽打,而喊求饶的却是一些女子,大抵当中有她们的亲人丈夫之类。

    “东厂的人….”童贯心里有些不踏实。

    那郭药师久待北地,对于东厂并不是很熟悉,偶尔会从南来的商人口中听过一些只言片语,但大多都不详细,他拱手道:“枢密,我们刚下涿州如此对待乡人,怕是对稳固北地不利啊,”

    “本枢密且能不知其中道理,也罢…随咱家下去看看。”

    童贯踏出车厢,在亲兵护卫下径直朝那支押解队伍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自耶律大石西走后,涿州与易州直接暴露在北伐兵锋下,算是兵不血刃的拿下来,第一时间东厂的人便开往了这里。

    只是到了此时,童贯入涿州后,才知道东厂在这里抓人,就不是知到底要干什么,他视线当中,这些人不过都是普通人罢了,也没有油水可捞。

    “….前面哪位管事,唤他过来。”童贯走到那支队伍前,沉声叫了一名东厂的番子。

    那名番子自然不会眼生,连忙跪下来:“拜见枢密使,奴婢这就去唤档头过来听枢密差遣。”

    说完,便是起身小跑般朝前面过去,没过多久,一名档头过来当先拱手说话:“奴婢见过枢密使,不知大人要见奴婢有何差遣。”

    “差遣倒是不必。”童贯自然不会他客套,目光扫了扫眼前抓捕的乡人队伍,“这里是怎么回事?本枢密刚刚拿下涿州,你们就在逮人,可咱家眼拙,看不出这些人有什么毛病。”

    那档头也不怯,直言道:“回枢密使的话,这些人奴婢低微知道的也不是很多,东厂曹千户此时正在前面不远,枢密不妨前去询问。”

    “哼。”

    童贯拂袖转身就上了马车,“浪费时间。”随即嘱咐车夫,“去前面看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