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清藏兵
    马车一路顺着官道北上,所行所见,不止是一处地方出现这样的抓捕,中间甚至还有几拨厮杀,但很快就被平息了,有些被抓捕之人手脚敏捷,性情凶悍,便是与相识的人结伴与东厂的番子动起手来,大抵是将这些人当成了衙门的捕快来对待。

    车辕前行,越是接近城市,动静和混乱就是越大,不少捉着刀,穿着普通衣服的人在四处逃窜,一旦遇到东厂的人便是结阵奋起反抗,而东厂那边似乎每个人手里都会有一些功夫,看似是江湖动作,可彼此之间的配合也是相当默契,陡然一交手,几息之间就将对方四五人拿下,死的就交给另一拨人拖走,活着的便是系上绳子带去另一边。

    看到这里,童贯和郭药师似乎都看出了一点东西。

    “这些人…..咱家大概是看明白了。”童贯搓着一缕胡尖,半眯眼道:“涿州有些辽兵大抵是没有忘记故国,所以暗地里在城池易手后,藏在了民间,想伺机而动吧。”

    “或许是这样吧….那枢密,我们还去见那个什么曹千户吗?”郭药师拱拱手,带着询问的意思看去对面。

    “去,本枢密是北伐主帅,虽然东厂与我无瓜葛,但在地头上,东厂提督没来,咱家就要去与那曹少卿说道一二。”

    俩人沉声说着话的时候,已经到了目的地,车辕停下来,童贯皱起眉头,空气中散布着一股浓郁的血腥,走过了官道在涿州城墙下的一段,一处被囚车围城的圆形中,搭了一座简陋的台子。

    远远看去,身着黑色蟒纹宫袍的曹少卿戴着宮帽四平八稳的坐在椅子上,身后一字排开四名他亲手提拔上来的百户,白龙剑静静的捧在其中一名百户手里,脚下绞着内八字,威目圆瞪的盯着下面一排跪着的人。

    童贯目光一凝,他是从宫里出来的,对他这样绞着内八字的坐姿再熟悉不过,随即负着手过去。所行两边囚车里,大多都是满脸凶悍的人,虽然穿着的像百姓,可童贯在军中待了多年,又且会不知这些是常年厮杀的厮杀汉?

    那边,早有番子将童贯过来的事情告诉了黑袍太监,曹少卿斜眼看去一眼,挥手让番子退下,懒懒的站起身朝过来的童贯拱手:“东厂千户见过童枢密。”随即,伸伸手臂:“请上坐。”

    曹少卿勾勾手指,让人搬来一张木椅。

    “嗯。”童贯走上高台,鼻腔里简单的嗯了一声,掀了掀袍摆,坐下来,顺手端起旁人端来的茶盏,饮上一口,看着下面惨叫、痛哭、谩骂的跪着、囚着的人群,沉默了下开口:“你东厂行事倒是利索,只是为何不知会本枢密一声,我也好派人配合嘛。”

    “这倒是不用。”曹少卿面无表情下难得露出微微笑容,不过看上去有些僵硬。

    童贯声音沉下来:“莫非曹千户会认为本枢密来抢你功劳?”

    “不….”曹少卿坐在椅子上,简单的吐出一个字后,便是有番子过来禀报:“启禀千户,审讯完了,无罪的有一百三十四人,辽兵一共有三百七十六人。还有一名统制官,不过在抓捕的时候已经自杀,尸首带回来了。”

    “无罪的就放了吧….”曹少卿说到无辜牵连进来的人,手便抬起来犹豫了一下,原本他是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但还是考虑到涿州刚刚收回,民心不定,不已杀的太凶。想了想然后手挥了一下,“剩下的拖到另一边,砍了。”

    “是。”那名番子拱手离开后。

    曹少卿转过脸看向那边的一方统帅,“少卿离开之时,督主是有吩咐的,说别让童枢密脏了手,让他干干净净的去拿属于他的东西。”

    “……”风吹拂着他身下的袍摆,童贯沉默的看着宦官。

    而郭药师站在那里,仔细的听每一个字,却是一个字也听不出他们话里藏着什么意思,反而在那些被囚禁在车牢里的士卒对他破口大骂,毕竟他驻守过涿州,其中一些辽人是见过他的。

    “是郭药师那杂碎…..听说就是他在战场上变节的。”

    “…..居然还有脸来….”

    “狗东西…郭药师!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某刘侃先在下面等你!”

    “老子拔里迟先行一步,在下面等着你!”

    “老子…..”

    ……

    一句句谩骂,从这些处境颇为凄凉的辽人士兵口中呐喊出来,就算鞭子加身,也不退缩。这些人当中,郭药师其实有几个有些眼熟的,或许是见过,但此时被指名道姓的骂起来,心里就像堵住了一般,气血上涌,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有羞愧,也有愤怒。

    捏着拳头,浑身都在颤抖。

    而那头,曹少卿并没有将话扯到对方身上,依旧在与童贯说着:“东厂做事从未逾越,涿州拿下后,自然有文官维持百姓生计,衙门、军队维持治安,而东厂行的就是当初开衙时,说的那句话,充当天子利剑,斩犬官刁民,行缉拿之事。如今这些人由军潜民,不正是落入东厂手里吗?”

    “莫要做的过分了…..”童贯叹口气,他觉得没什么好谈下去的,起身离开时叮嘱了一下对方,只是对方会不会买他一个面子,就难说了。

    “枢密使走好。”曹少卿拱拱手,随即坐回椅上,眼皮垂下,手招了招,身旁的一名百户上前躬下身。

    “把剩下的那一百多人也一起杀了,免得有漏网之鱼。”

    那名百户点点头,退下去。

    曹少卿端起茶盏,茶盖拂了拂茶水,向后一靠。阳光下,一排排人被牵引着拉到附近不远的地方,“跪下!”“嘭!”番子持着刀,用刀柄敲击着这些人的后颈,或者用脚踹膝盖窝,将他们弄跪在地上。

    涂抹了胭脂的薄薄嘴唇离开茶盏,盖上刹那间。

    一排番子上前,抽刀出鞘,扬上天空,映射着太阳的光芒,便是直劈而下。

    噗噗噗——

    刀光漫漫,一排排人头齐齐落地,数十道血线喷射而出,淋在了地面。

    一名百户吸吸空气,挥手:“拖远一点,换下一批。”

    俘虏中,有人挣扎着被带上前,临死时,仰脸朝天咆哮怒吼:“大辽万岁——”

    “大辽——万岁——”

    剩下的人同时扬起头,看着苍天,口中喊出了痛彻心扉的一句话。下一秒,刀光落下,无数的鲜血喷涌在这秋日的天空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