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八十四章 消息
    秋天的阳光时有温暖的时候,山麓间的树木也有早黄的时候,风来时,在枝上轻轻摇摆,然后飘然而下,落在地上薄薄一层叠盖起来,在林下的一截半山坡上,炊烟寥寥升起,土灶前有两个穿着便服的青年扇着蒲扇在看着火苗,半锅汤水。

    阿嚏——

    年龄偏小的一人打着喷嚏,近旁另外的男子,一只眼眶淤青着发胀,只能睁开一条缝,却是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指着对方,“活该….”然后又开始吹嘘起来

    “….想当初,我高沐恩什么娘子没找过?花花太岁的名头不是白来的,那大街小巷的姑娘、小媳妇的看到我就躲,是不是很威风啊,可惜,那时候小晨子还不认识我,不然啊,嘿嘿,抓几个给你过过瘾….”

    “然后呢?最后被人给骟了?”

    “……”高沐恩揉了下鼻子,撇撇嘴:“你太扫兴了。”

    …..

    山林相接中,这里并不算偏僻,附近还有三三两两的村寨,不少山民会从他们下方走过,会好奇的抬起头看过来,然后嘀咕一声离开做自己的事,不过大抵不是什么好言语。崎岖的小道尽头,踢踏踢踏的马蹄声由远而近过来,一人一骑来到山坡下面驻马,提着八凌混铜棍走二人身前。

    长摆在风里拂动着,这人四处看了下似乎并没见到要找的人,视线回到地上蹲着的高沐恩身上:“督主呢?”

    “那边!”脸圆圆的高太监指着他靠山的侧方斜上位置。

    那人视线跟着移动,早黄和旧绿的树叶在山麓中重重叠叠着,向上延伸,一片陡峭的山崖上,两道身影相依相偎,沐浴在金灿灿的西斜暮色里。

    随后,上边的人似乎注意到了来者。

    一片金辉中,白宁搂着惜福站起来,银丝在风里飘荡,轻声细语的在说什么,傻姑娘怯怯的从高高的山崖上朝下望去,整片山林都缩小了,还有云雾在升腾,便是吓得往身边人的怀里靠过去,大概脚已经软了。

    “….夫人,我们该下去了。”白宁拍拍惜福的后背,捋了下对方一缕青丝拨到耳际后面。

    傻姑娘摇摇头,一步也不敢挪动,“…好高啊….要摔死的…..惜福把眼睛闭上….相公才带惜福下去啊….惜福不敢看….要摔死。”

    说着,长着长长睫毛的眼帘一合,傻姑娘就觉得脚已经离地了,吓得使劲抓紧了自家相公的衣袍,口中难免还是发出“啊啊啊——”惊恐的叫声。

    踏踏踏——

    步履飞快的在陡峭山壁凸起的岩石上点踩,人影纵横着,然后又跃起、落下,像是从风里远远而来,呯!脚单点在树枝上,整颗树都在剧烈摇晃,将叶子摧了下来,而两道相拥的身影也已经落地。

    身边,满是发黄飘飞的枯叶。

    …..

    惜福张大嘴,瞪着眼眶手臂在无意识的比划,指着那十多丈高的陡崖,又看看现在站的位置,显然已经无法用她的语言来表达出意思了。

    “沐恩,带夫人过去烤烤火。”

    白宁抽出白绢给惜福擦擦手心上的汗水后,收起,转头看向过来的人,“他们出发了?”

    那边,栾廷玉放下铜棍,单膝抱拳:“是,今日正午祭师后,便是带着黄信、关胜等人出发了,那毒…酒水也下了。”

    说到最后一点,栾廷玉眼里有些复杂。

    “你有担心是对的,这才是一个正常人的反应。”白宁低头看他一眼,目光带着笑意,转身朝坡崖慢慢渡着步子,栾廷玉紧随在后面,听对方声音过来:“….放心,本督不会对关胜他们像对待郭药师那般,虽然都是降,可终究是不一样的,郭药师是辽地汉人,就算过的不如意,要叛总得有个理由,当然,想做一番事情也算吧,不过这人眼中,咱家看到了和当初魏忠贤一样的眼神。”

    白宁记忆中的事情,不可能说给对方听,这样未卜先知的事说出来,先不说对方会不会信,单说后果,估计栾廷玉也会觉得眼前这位白提督脑子是不是出问题了。

    “怕就怕他,如今走投无路才投的武朝,若是将来女真势大,又打过来,我们打不过,那他会不会又投了过去?若是这样,不如早早除掉就好,武朝不缺将的,他手下的兵马倒是可用…..”

    栾廷玉心里那颗石头终于还是落地了,神色中犹豫又起,“那会不会影响攻取上京?”

    “天知道….”白宁负着手,发丝在风中抚动。

    “本督其实就没想过得那上京,这座城看似卡在燕云与辽东的咽喉上,但真要起作用也是不见得…..”风声忽然起来,声音变得有飘渺,白宁伸手在空气中用手指着什么,“真正的主力还是要看梁元垂、索超他们所在的西路军了。”

    风吹的衣袍烈烈作响。

    栾廷玉看向对方背影,“辛兴宗?”

    “嗯….”白宁应了一声,随后侧过脸问他:“近日可有辽东传来的消息?东厂在那边的人几乎是没的,看来往后要培养一些会说女真话的探子呐。信鸽呢?”

    “信鸽在那边没用。”栾廷玉道:“北方多苍鹰不提,信鸽初来这里多少需要饲养一段时间,适应气候、认认路才行,没有一两个月怕是用不了。”

    “上次收到情报的时候,完颜阿骨打已经兵临古北口,想必此刻已经快到居庸关了吧,新崛起的狼群吞并了另一个狼群,契丹、女真,武朝的日子不好过了啊。”

    白宁深深的吸了一口山间清爽的水汽。

    想起历史上的一些片段,满目苍夷啊。

    ************************************************************

    九月中旬,上京。

    在一个清凉的早晨,一队人马极快的冲向城门,辽国大将琼妖纳延狼狈的奔向皇宫,一头撞进了宫门,惊慌的侍卫在后面追赶着,想将对方抓住拖回去。

    “太后——”

    金銮殿前面一截,巨大的身影在仓惶愤怒的咆哮:“西面溃败了…..耶律大石向西遁走!”

    声音高亢的在整座皇宫上方盘旋,久久不息。不久之后,金銮殿前,萧普贤女终于出现,带进了宫殿。

    不好的消息迅速从皇宫蔓延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