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催回
    呯——

    有东西摔烂在地上,辛兴宗大发脾气指着面前的二将怒斥着。

    “岂有此理,你们俩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那女真人怎么说现在也是咱们的友军,一旦双方打过去…..童枢密那边本将怎么去交代,陛下那边怎么交代?燕云有一半还在对方手上,还有一半还没打下来,你们私自行动,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将军?岂有此理——”

    梁元垂与索超站在旁边,对着快要吓疯的辛兴宗,没有任何表示。但随后辛兴宗又开口,来回走了数步,指着他二人:“…..我要把你们调走,你们能打是吧?你们能打就去找你们的提督大人去,本将这军里,庙太小了,装不下你们两位菩萨。”

    他手指悬了一阵,对方还是没有任何话说,最终无奈的垂下来,“唉…你们呐,就是太年轻了,做事太不够沉稳,那女真人以两万横扫七十万辽军,那也不是随便乱说的啊,咱们手上就这点人,要是被折了进去,怎么办?他们到底也是咱们兄弟呐…..今日要是打起来,这个罪责谁来担?”

    “你们有东厂提督大人在背后撑着,自然会无事,可本将是靠着资历熬上来的,一仗把往日资历给打没了,你让我如何寻活?”

    梁元垂冷笑着,终于开口了,“刚刚一番话,你怎么不当着提督大人面说,他估计快来了。”

    “来?来了,本将自然会当着他面说的。”辛兴宗负着手走了两步,抬起臂膀,在空气挥了挥:“会说的,仔细说给他听。”

    然后,帐帘掀开,就看到一名侍卫急匆匆跑进来,就地一跪:“禀报将军,东厂的提督大人来了,已经进了辕门,正朝这边过来。”

    “什么….什么?”辛兴宗怔住,随即气的拍了下桌子,“这是军队作战之事,他虽是监军,可也无权过问这些。”

    “打辽人畏首畏尾不敢打,有便宜你就比谁都冲的快,陛下要的燕云十六州,拿下了又准备让,作为监军,你说本督有没有权利过问此事?”一身黑金相间细纹的鱼龙出水宫袍,外罩白色大氅的白宁带着金九、曹少卿一路走进帅帐。

    身影直接越过辛兴宗,那边,曹少卿将首座木椅往后拖开,白宁掀袍一坐,身材高大的金九抱着大锤站立在侧。

    “谁说本将军要让,这叫取舍!舍一城得失,避免将士无辜伤亡,本将已经制定计划,转道攻取云州等地,这且能称让?”辛兴宗见对方坐在自己位置上,眼里怀恨的说着,可心里终究没有底气。

    白宁拿起帅案上几张纸页,看了看,扔到一边,冷笑道:“不计一城得失?本督不懂军事,可也算的清楚,燕云也就十六州,让一个少一个,到时候让来让去的,最后还剩下几个?再则说…..打仗哪儿有不死人的?你带着朝廷的十万人马兜来兜去的,很威风是吗。”

    “那是因为金人势大,不可力抗。”辛兴宗挥了挥手臂,狡辩反驳着说。

    白宁斜靠在椅子上,毫不留情的将话说穿,“势大?打不赢?那就换人,本督有权给童贯意见,既然西路军的统帅不行,就换个行的来,你说呢?”

    “你….你敢羞辱本将!!”那边,身影激动跨步上前,剑柄一抽。

    霎时,白宁放在帅案上的手一挥,盛有墨汁的墨砚直直的飞了出去,砸在对方拔剑的手背上,拔出一半的剑身,噌的一声,又插了回去。

    啪!

    墨砚弹在对方手背上时,陡然裂开,那破碎的声音当即把辛兴宗吓了一条,墨汁在半空溅开,淋了他胸前一片。

    辛兴宗抖动了一下身上的甲胄,再看首座那边的身影时,已经掩不住眼底的恐惧和胆怯,到底是不敢有什么动作,就这么站了一会儿。

    帐外,有马蹄过来,响起人声。

    “有陛下旨意....”

    “怎么回事?”

    “不知道,圣旨过来的很急。”

    “.....咱家这就送进去。”

    大概几息之后,帐帘又起,高沐恩手里捧着圣旨躬身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僵立在旁的将领,翻翻白眼捧着手,就将那道圣旨递了过去。

    那边接过。

    白宁展开黄绸,面无表情的看完圣旨上的字迹后,收起来丢到一旁。起身走到辛兴宗的面前,“羞辱你….你还够不上的,现在你给本督听好了,东厂做事从来不讲究过程,只要结果,你不敢上,那就下来,有人会上去,还有,你给我听好,东厂没有不敢杀的人,没有不敢管的事.....这次....”

    他陡然伸出手,吓得辛兴宗整个人寒毛都立了起来,手掌在他脸上轻轻拍打两下后,冷漠的勾起嘴角笑起,“这次你运气好。”领着手下走出帐外,负手而立,在帘子回落之际,“本督有事急着回京师,你随意吧,不打就连夜回蔚州,把城给守好。”

    “是...是...末将知晓,这就安排下去。”辛兴宗赶紧应道,再见对方已走后,快步过去将拿道圣旨展开,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吩咐下去,连夜拔营离开,回蔚州。”

    梁元垂和索超对视一眼,显然知道一切变数都在那道圣旨上,否则已今日提督大人的态度,辛兴宗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都难说。

    俩人叹口气,拱拱手,领了将令转身离开。

    ******************************************************************

    后半夜,北风凌厉在咆哮,马蹄包裹着在黑暗的原野行走。黑色的颜色尽头,有斥候过来,带来了完颜银可术的情报。

    风吹来,宗翰仰起脸,深吸一口气,朝身后的传令兵,沉下嗓音:“传令下去......回营。”

    “....武朝人厉害不厉害倒不知道,警觉的倒是像狐狸。”他勒了一下马缰,调头就离开。

    雷鸣般的狂风暴雨,在各种各样的巧合下,然而并没有落下来,再次陷入了寂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