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三百章 老和尚
    转眼过去数天.....

    纷纷扬扬的大雪还在下,天地间披上一片银装素裹,树枝上沉积着白雪垂下了枝头,悦心湖上第一次结起了厚厚的冰层,白府上下忙碌着,新的一年快要来了,老管事在指挥仆人在扫着积雪,侍女忙着粘贴喜庆的新联,里里外外挂起了红色的灯笼,三姐白娣在侧院给仆人分发新年的喜钱,被叫上名字的,脸上立刻泛起笑容,在一片哄笑中有些脸红的过去领赏钱。

    二哥白益正带着人扎起奇怪的棚子,上面正铺上一层麻布,封的很严密,他笑嘻嘻的给旁人解释,是他弟弟告诉他,冬季其实可以这样种菜的。旁边孙不再将信将疑,然后钻了进去,立刻被白益揪出来,追打,里面好几颗菜苗被踩踏坏了。

    清晨,寒冷的悦心湖上,随着过去,空气中传来各种大呼小叫的声音,以及好像重物摔倒在地,然后几声犬吠,有人哈哈大笑。

    “......高沐恩,叫你不要穿那么多,三只狗都拉不动你。”

    “...啊啊....你别吵,本衙内的腰.....”

    湖面上,高沐恩坐在冰面上手掌扶着厚厚的棉衣上的后腰,旁边一个怪模怪样的雪橇翻倒在那里。小晨子扬着鞭子气急败坏的模样,大抵是在数落对方吃的太多,穿的又多,把督主设计的雪橇给弄坏了之类的话。

    汪.....汪.....汪汪

    然后四五只土狗,吐着舌头附和的叫唤几声。高沐恩随手拿起一块干肉放嘴里嚼了起来,不服气的撇过头。

    小晨子这下更气了,“那是给狗吃的——”

    “啊呸!”高沐恩连忙朝地上一吐。

    汪汪汪汪......

    几只土狗冲着他乱吠。

    .........

    “啊啊哇哇......娘...干爹....看玲珑好快!”

    另一边,两只雪橇一前一后的在冰面上滑行,一身白色棉装,裹的像球一样的小玲珑挥着小鞭子坐在雪橇上,笑的非常开心,她身后,白宁拿着鞭子,上面系着肉干吊在那几只狗的前面,旁边的傻姑娘摇摇欲试的想要去夺,都被弹了一记脑蹦。

    在皇宫与赵吉谈话的数天之后,既然皇帝不愿再让白宁插手北伐的事,索性他也不再过问了,毕竟他到了这个时代,知道了这个时代,一直在奔波,到的如今他也想好好陪陪惜福他们。

    一个人活成他这样,很累。

    而江湖上的事,六扇门会去处理,或许年关将至,也没有什么大事过来犯他,难得一身轻松的休息下来,看到府里的湖面结冰后,在试了试冰层的厚度,便突发奇想的做了一次本分外的事。

    ——造雪橇。

    对于他来说,雪橇或许并不稀奇的,但在古代,这种东西却是稀罕物件,他懂的也是不多,不过大概的轮廓还是知道的。今日一早,他便是带着媳妇他们到了湖面上来试一试,然后都一发不可收拾了。

    “相公.....相公啊.....让惜福....让惜福来!!”傻姑娘啊呀呀在那边叫嚷着,俏脸激动的红彤彤的像个苹果。

    “那你小心一点。”

    白宁把雪橇停下来,他看到湖岸那边曹少卿在那里等他,走来后,把鞭子递过去,一再叮嘱,“速度不能快....不能和玲珑比,知道吗?”

    “嘻嘻嘻....知道啦!”惜福忽然站起来,踮脚在白宁脸上啄了一口,又欢呼雀跃的拉起缰绳,将鞭子上吊着的肉块放到狗嘴边,然后雪橇跑动起来。

    白宁失笑的揉揉被亲过的脸颊,走去湖岸。高沐恩此时也拍拍屁股起来,朝小晨子道:“不跟你玩了,喂我吃狗粮.....督主有事,我先去贴着,你自个儿跟狗玩去。”

    “督主。”曹少卿抱拳。

    白宁笑容已不见,用白绢擦了擦手,“何事?”

    “消息确定了,他们确实考虑要从金人手里买剩下的十二州,从梁元垂他们那边传过来的消息,金人在将那几州的人畜带走,只留下空城给武朝。”

    白绢收起来,白宁合上眼帘,“来日金国打过来,这些人真是居功甚伟呐......”下一秒,他睁开眼睛,“北伐的事我不管,但是有一点你去办,截获武朝与金国来往的信函,必要的时候,不要留活口,如果是运送赎买燕云的队伍,一概不留。”

    “是!”

    曹少卿应了一声,提剑快步离开不久,有仆人快步过来,“家主,外面来了一个出家人,不像是化缘的,赶也赶不走,我们看他一把年纪,又不好伤他。”

    还未等白宁说话,湖面那边,惜福尖叫一声,雪橇翻了,但又很快的爬起来,朝白宁这边哈哈的笑了几声。白宁沉着脸道:“沐恩,你去看看老和尚是怎么回事。”

    随即,他转身朝湖面过去,看看惜福有没有受伤。

    ........

    白府大门这边,高沐恩趾高气昂的挺着肚子在仆人的带领下来到前院,就见到一个胡须皆白的老和尚盘腿坐在冰冷的地砖上,纹丝不动,就像入定了一般。

    “喂....老和尚,你这样坐着不冷啊,来来请上坐,白府的椅上专门放了毛垫的很暖和。”

    地上,出家人微微睁开垂合的眼帘,枯木般的声音传过来:“人世尘埃,地上与木椅上,有何区别。”

    “嘿——”

    高沐恩怪音拉高,抖着腿恶形恶状的模样,“....高僧啊,那本衙内问你,同样是人,有的下面没有,有的下面有,有何区别?”

    “众生平等,无有区别。”

    “那行...你把下面割了吧,反正你们和尚又不娶妻的,留着干什么,东厂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嗯.....虽然老了一点,不过我罩你。”

    那和尚没预料会有这样的人,会和他说这样的话,反而让他接不下来了。就在沉默的片刻,白宁走了过来,坐到里见的木椅上,“少林寺的?”

    “贫僧智空。”

    PS:先休息一下,晚上还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