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三百零二章 舍身证菩提
    “啊…好痒的…相公啊…今天你怎么….很高兴的…”

    外面春梅、冬菊两个丫鬟捂着嘴靠着墙根,眼睛弯弯眯成一条缝。房里,惜福的声音回荡在里面,旁边,一身便服的白宁用额头触对方的头,鼻尖对着鼻尖,没有说话,他嘴角弧起的角度便是已经说明此时的心情。

    房外的墙根,是有人偷听的,白宁也不在意,过的许久,他才按耐住心情,“…..相公现在很高兴的,惜福感受的到,相公不用再破破烂烂了,惜福也可以越变越聪明。”他深吸一口气,双手紧紧捏着傻姑娘的肩膀,咬牙切齿的低吼,和心情的高兴,变得神情有些扭曲,“……相公不用再担心惜福会突然有一天离开。”

    这些话,对于惜福来说完全是听不懂的,“….惜福一直很聪明啊….相公说的话…听不懂呐…而且惜福为什么要离开相公啊…你是我相公….惜福不离开的。”傻姑娘把头贴在白宁的肩膀上,滚热的身躯重叠靠在一起,或许是情绪上受到白宁的侵染,低声有些哭音:“….不会离开相公的…”

    她吸了吸鼻子,“惜福什么都不懂…..但知道….离开相公….相公会很害怕…就像惜福害怕爹娘不回来一样。”

    白宁抱着她,手掌轻轻拍着傻姑娘的后背,仿佛是在安慰她,“没事的…..假如哪天相公把自己弄丢了,惜福就来找相公吧…..”

    惜福摇摇头,破涕笑出来,“相公比惜福聪明…..怎么会丢的啊,要是真丢了….惜福就等…在家里挂着很红很红的大灯笼….相公一定能看见…..就能找到回家的路了啊。”

    “嗯….”

    那边,白宁其实不是很擅长说这种场面的话,勾起微笑掐了下惜福的脸蛋,“明天相公要出去一趟,可能要几天才能回来,惜福就在家里好好的,听到吗。如果觉得不好玩就去爷爷说几句话,但是不能大声,因为爷爷太累了….太累了,他就需要好好睡觉,不能打扰到爷爷,知道吗?”

    惜福吸了吸鼻子,望着白宁点头:“嗯…惜福不打扰爷爷睡觉。”

    “乖!”

    白宁原本想说些什么,却怎么也开不了口,下意识的将她再次抱住,惜福同样伸出手揽在白宁的后背,紧紧的贴着。

    屋里的油灯变得朦胧诱惑起来。

    …

    此时,屋外响起脚步声,听到春梅在和谁交谈两句,然后敲敲房门,响起声音:“督主,高公公在外面求见。”

    “让他在外面候着。”白宁平复一下心情,最后对惜福微笑一下,“相公出去办点事,你先乖乖的睡觉。”

    床榻的傻姑娘卷起被盖裹做一团,露出脸假装睡着了,不应声。白宁笑笑,转身出去,笑容恢复成了冷漠,甚至面无表情,打开门刹那。

    “督主….那个老和尚深更半夜的不睡觉,说是要见你。”高沐恩打了一个哈欠,指了指南边的宅院。

    白宁望了望南边,风雪飘曳,随后举步跨出。

    吱嘎!

    门推开,圆桌前,慈眉善目的智空合着眼帘,对着油灯默默咏颂经文,窗外吹进的寒风,摇摆发出吱嘎的木窗都未影响到他。

    白宁抬脚跨过门槛,对方手中的佛珠停下。智空睁开双眸,明亮而又睿智,伸手指了指身旁不远的木凳,“施主请坐。”

    “智空大师深夜不睡觉,找本督何事?若是白日之事,咱家已经答应过你,对那几人既往不咎了。”白宁说着,还是坐了下来,并非他要迁就这个老和尚,而是想听听对方半夜叫他过来做什么打算。

    老和尚将佛珠恭敬的放在桌面,双手合十礼敬,“世人沉浮红尘中,翻滚来去,提督大人身居高位,自然不是凡人,今日贫僧细细想来,觉得其中颇有微妙,想必便是提督大人白日所答应之事乃是诓贫僧的。”

    白宁沉下眼帘,手指卷起,“如何看出的?”

    “世间真真假假太多,贫僧活了八十有三,为何还看不穿?”老和尚和颜悦色的说起这些事,丝毫没有一丝的紧张感,“提督大人站的如此高,手段自然厉害,贫僧初得承若时,也是沾沾自喜,浑然不觉,不过,此刻就算看出提督大人的算盘,也已是于事无补,贫僧惭愧。”

    “那你想做什么?”

    和尚缓缓闭上双眸,“贫僧愿舍身证菩提,警醒世人。”

    滚刀肉,不怕死,大抵就是说的这种人,一句舍身便是令白宁有些动容,并非感动之类的,而是以一具大德高僧之躯,给他引来江湖的敌对。

    “你以为这样做…..本督就会罢手?那江南方腊是反贼,金燕门明明知道方腊之女,却还包庇窝藏,其罪且能逃脱?你们这帮江湖人动不动就拿死来威胁别人,这天都快变了,你们怎么还冥顽不灵,有那自相残杀的功夫,怎么不去北边杀外敌?”

    东方渐渐亮了,屋里的油灯暗灭下来,散发青烟徐徐升起,外面的雪也小了许多。和尚静谧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一般,神态安详。

    而白宁坐在他对面,双眼发红,说了一晚的话。

    “……本督心狠手辣不假,可你们看到了本督在背后做的一切吗?”

    “那年大旱….你们只看到本督杀了许多人,可谁又看到了是本督用刀架着那些人把粮食拖出他们自家的仓库……是谁让城外那些人填了肚子活下来的….你们这些大德之人在干什么,躲在寺庙里给他们超度经文吗!”

    “可笑……伪善……”

    外面天已大亮,门外高沐恩和小晨子俩人大气也不敢出的守在那里,听着里面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出,大抵听的出是提督的声音斥责对方。

    片刻之后,门咣的一下打开,俩人连忙躬下身,只听白宁声音道:“让外面的人停下来,暂时不用去少林了,顺便…..”

    他脚步停下,侧过脸,“….顺便把那老和尚抬出去给烧了,快过年了,晦气。”

    ….

    与此同时,清晨,相府的马车驶向宫门。

    蔡京手拿着一本包裹好的账册急匆匆的走进了皇宫,他想在短暂的休停中,在这座城市里完成一次巨大的转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