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三百零四章 两难全
    惨白的天光从外面照进窗户。

    火炉烧着,燃起的木炭味充斥在房里。白宁坐在书房的窗前,一张写有信息的纸张在火炉里燃了起来,看了看外面,闭上眼睛,有个人的影子在黑暗中时隐时现。

    佛家讲因果的…..

    倘若报应落在你头上…..乃至身边人时…..如何自处..

    人世走廊,苦甜参半…..

    贫僧愿舍身证菩提,警醒世人…..

    几日前的事还在不断在他脑海中浮现,此人的死不能算作什么,最多激起江湖武林对白宁的仇视,也或者讨伐,以前不是没有过,六扇门建立起来后,被压了下去,往后的反弹应该是会很激烈吧。

    毕竟,这位少林禅宗的高僧去世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出去的不止是消息,还有关于出使女真的使臣团。

    *************************************************

    绵延的山麓,白雪覆盖延伸铺落地上,明媚的天光下来,映射着惨白的光芒,让人眼底生疼。

    雪厚盖的道路上,脚印一浅一深,翻起积雪,使臣团数百人的队伍延绵在官道上,此去金国一路北上,这一带官府的控制力量是相当大的,只是路程比起捷径要漫长许多,如今正是深冬,捷径山道反而更加难走。

    数天后,队伍已过相州。官道两旁穷山峻岭,树叶上的积雪,偶尔滑落下来,溶进地上的积雪里,一双脚步吱的一声踩下去,身影拨开茂密的树叶,更多的雪簌簌的掉落在那人带着毛皮帽的头顶以及肩上。

    其后面,更多的人影正在小心翼翼从林间出来,盯着官道上的队伍,缓缓举起了兵器,随即,有人搭起了弓箭…..

    ….

    官道上,使臣团在前行,车辕艰难的在雪地里滚动,数十名侍卫分成几拨便在数辆大车后面推起来,其中一辆马车上,几名应该是此行去金国的使臣围绕着小炉烤着火,白气从他们口中冒出,说着关于去金国后需要注意的哪些事情,像是分配各自的任务。

    “….大概是这样了,朝中阉人当道,我等也要做出一点事情出来….”

    “女真新立国度,防范上会不会很严,毕竟完颜阿骨打等人对武朝的戒心还是有的。”

    “….一介野人,刚刚从林子里钻出来,哪里见过世面。这车里后面的财物,我等看了都心动,何况他们。”

    “唉…这才是礼物而已,若是赎买燕云的钱财,那才叫人眼花缭乱。”

    “这等攻势,女真人怕是招架不住的,哈哈哈——”

    “兰竹兄说的是,那帮野人又且见过我武朝的繁华……”

    里面正说着话,外面呯的一声,一支箭矢划过雪地飞了过来,马车旁一名侍卫脖子陡然爆开血花,箭矢穿过他脖子将人钉在了车厢上,身体嵌在车辕下,整座马车踉跄起伏卡在了原地。

    变故蓦忽而起,整个队伍中的人都愣了一下,然后下一秒,所有人吼了起来:“敌袭!”“有人劫车,列阵——”“吹哨子….快啊!”

    视线中,重重叠叠的人影在官道两侧的雪地飞奔,刀鞘中,映着天光,在几名组成小阵列的侍卫前方,森寒的冷光拔出来,照头砍了过去。

    官道上,鲜血飙出来洒在洁白的雪上,渗入雪里,前面的使臣团的一名护卫来不及变招被人一刀砍在头上,得手的人根本不予理会,继续踩着雪地向前冲击,剩下的护卫拔刀抵抗,呯呯砍了几刀,将那人逼退。

    而与此同时,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舞着虎头铁锤冲过来,越过被逼退的身影,铁锤轰然砸向前方,轰轰轰几下,那几名拿刀的护卫连惨叫都未发出直接被砸翻在雪里。下一刻,纹有阴阳鱼的大汉转过头,看向了马车,车厢里有人惶恐的放下了卷帘缩了回去。

    郑彪狰狞的笑了一下,翻起铁锤随手砸死一名扑来的护卫,走了过去,抬起手臂,虎头锤擦着寒风打在马车右侧的车辕上,车辕的轴啪的一声断裂,半边车轮都断了下来,车厢轰然倾斜,里面的人哎呀呀的叫唤几声从里面狼狈的爬出来。

    一人手扶着官帽,指着走过去的郑彪叫道:“我乃是朝廷官员,你等山野匪徒知不知道犯了何等罪过…..”

    嘭!

    鲜血彪射。虎头锤垂下,粘稠温热的血液顺着滴落下来,刚刚还在说话的那官员趴伏在车撵上,半颗脑袋都凹了下去,破碎的头颅,骨渣铺满在上面,右侧的眼眶爆开,眼珠已经不见了。

    剩下从车厢钻出来的三名官员看着同僚的尸首吓得呆了片刻。周围一片厮杀,贼人普遍武功高强,人数极多,隐隐已经整个数百人的队伍包围在中间。

    然后这三名官员中有人问道:“…..你是哪里的强人。”毕竟这条商道上几年间都很少听说有剪径强人出没,而且时常有官兵在巡逻确保商道通行。这人脑筋急转,大抵上是想要稳住对方,拖延一下时间。

    明媚的天光下,风吹起郑彪的皮袄一角,他扛着铁锤没有太多的反应,听着对方把话说完,拿着铁锤的手臂放了下来,“哪里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必须死。”

    说完,他深吸一口气,白气飘出,虎头锤扬起直接砸了过去,血光四溅。

    ……..

    寒风飒飒而过,白色漫长的官道上,积雪在吱吱的响动,猩红的血迹被掩盖起来,残缺和完整的马车已经被拖走,连一点木屑都未留下。

    空气中的血腥味弥漫着,然后一阵风过来,散去,一切都未留下。

    天地之间,一片洁白,一尘不染。

    ********************************************

    十二月底,新年快到了。

    在北方,上京,经历过一次战乱的城池尚未恢复它的繁荣,在新年的最后一天里,依旧死气沉沉,皇宫依旧残破,毕竟才打完仗,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天。

    宫殿里,寒风刮起来,燃烧的巨大火盆摇摆了一下,一只烤全羊穿在铁叉上架在那里灼烤着,一滴滴油脂从肉上滑落,掉进火里。

    觥筹交错的宴席中,金国的将领几乎都已齐聚这里,轰然的笑声中,龙椅上,身着皮裘的完颜阿骨打陷入沉寂当中。

    那边,左侧首位的完颜宗望似乎察觉到自己父亲的心情,朝几个兄弟和将领挥了挥手,然后起身上前,来到阶下,“父亲….”

    上方,老人摆摆手,一副思索的模样,扫过下方众人的脸,就像狼王在查看自己的后代,方才说道:“武朝人没有动静…..这时候的武朝使臣早该来的。”

    “外面那么大的雪…会不会武朝那帮女人兵在外面迷路了?哈哈哈——”完颜宗弼一拍桌子,大声笑起来,大概是想向父亲炫耀。

    那边宗望皱起眉头,看向父亲。龙椅上,完颜阿骨打也皱起眉头,“兀术,狼从不小看自己的任何一头猎物,哪怕是一只野兔。”见到宗弼低下头认错,他话锋才一转,做出了解释:“….不知是朕想错了,汉人有句话:打江山容易,坐江山难,如今辽国已在我们脚下,可如今真到这样的高度,下面的人,要养的,兵马也要养的,看似我们把辽国整个国库都搬到自己家里,可用出去的还是很多。朕要施压给武朝,就是让他们来买燕云,他们想了上百年,不可能不买,可现在旧年快过去了,这风雪中朕丝毫没有看到武朝人的影子。大概….他们是认为自己能抗衡我金国的铁蹄。”

    随后….这位金国第一任皇帝做出了明年的计划,而第一个就是:伐武。

    PS:先发三章,后面还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