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三百零八章 决死
    兴和七年,二月。

    春天已经来了,春雷在天空炸响,由北方东厂探子传来的消息,上京、燕京等多个地方有兵马调动的迹象。让雁门关的秦明隐隐感到不安,望着北面绵延的大山,渐溶的积雪化为清澈的水流汇成小溪流下来。

    秦明如今已快到四十岁,精力上已是大有不如从前,在过去的岁月里,他大小也有几十上百战,也算得上百战将军了。前半生中,投靠梁山便是唯一的污点,可那时他已经别无选择,每每想起那日城头上,妻儿老母被砍头的瞬间,心中仍然能感觉到剧烈的疼痛。

    如今他处在北地扼守雁门,对于北边女真的消息能更早的知道,这两日里,北方的动静已经被他传递给了后方太.原坐镇的童贯,希望他们能在早日做出防范,构造第二条防线。因为北面的铁蹄过来,他也不知道自己这第一线,能不能守住。

    望着西斜的太阳,没由来的,秦明感到一阵战栗。之后,暮色的光辉里,他看到一人伏马背上在夕阳里跑动,背上依稀能见到一截射入后背的箭矢。

    “打开关门,放他进来!”秦明趴伏在墙垛看了一眼,便是大吼着冲下了城墙。

    咣——

    沉重的关隘城门打开一条足够容下马匹通过的缝隙,秦明扒开围拢过去的士卒,将马背上中箭的斥候扶下来,朝周围士卒喊道:“快让军中的大夫过来,快啊!”

    那人此时一把捏住秦明的手甲,毫无血色的嘴唇嚅动,“….将军….女真人来了….叫大家快上城楼…快啊…是…完颜….完颜….”

    他口中的‘宗翰’没有说出来,但很快完颜宗翰所率领的军队已经到了雁门关几十里外,天幕微光里,漆黑降临时,秦明和黄信在城墙上遥望,隐隐看到了斑斑点点的营寨火光,女真人确实来了。

    从城墙上下来,今夜对方应该不会攻城的。二人开始分头行动,集合将士开始训话、打气、布置城段每一个点的防守任务,然后再是后勤搬运上如何分派。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夜已经深了。

    索性,二人在城墙根下点起了篝火,看着来来去去忙碌的士卒时,俩人也说着一些话。

    秦明看着旁边的老兄弟在擦着刀锋,手里的木枝投进了火里:“此次能否守住,我心里是没底的,毕竟这关隘上把火头军、马夫一起加上也才四五千人。

    “应该没问题。”黄信擦完刀锋映着火光看了看,甚是雪亮,露出一副满意的表情,听到秦明的话,刀垂了下来,“下午的时候快马已经派出去了,梁元垂和索超在蔚州,如果路上不耽搁,应该能在完颜宗翰的屁股后面插上一刀。”

    “两三百里的路程呐….他们都骑的千里马才行。”秦明大口的呼吸了一下,望着跳跃的火焰,似乎下了一个决定,“…能守就守…不能守就撤出去。”

    “嗯?”黄信皱起眉头,发出疑问的音节。

    秦明埋着头沉默的用一截树枝拨弄燃烧的树枝,片刻后,在老兄弟疑惑的目光中,终于开口说道:“若是打不赢,你带着兄弟们撤吧。”

    篝火周围安静了下来,有路过的士卒停住脚步望过来。

    黄信朝对方挥挥手打发走开,再看向秦明时,目光严肃起来,“你想逞英雄…..也不是这个逞法啊。”

    手里的刀噌的一声插回鞘里,压低嗓音几乎是吼出来:“十多年的兄弟,你一句话就想光荣的去英雄一回?你看你这模样像当英雄的样子?”

    啪!

    树枝在秦明手里辦断,“那怎么办?让大家一起搭在这里,我们跑不过女真人的马蹄啊。”

    随即,他又摇摇头,声音小了许多:“这只是最坏的打算,就如你说的,说不定梁元垂他们接到求援信函后,能在两三日内赶到,在完颜宗翰屁股后面来上一记。”

    “你都说了,那是说不定!”黄信气急的站起身来回的走了几步,“到时候你留下断后,老子呢?到时候回去,我有什么面目见督主、见关胜他们,我变逃兵了啊。”

    “放屁!”

    秦明将手里的断枝往地上一扔,陡然起身对着他低吼:“你是我让走的,谁敢说你是逃兵?”

    “那时候你已经死了!”黄信红着眼珠子回吼。

    秦明深吸一口气,白雾从口中吐出,“但我是主将…..一刀未砍,一矢未射,弃城而走,你知道那是什么罪吗?你是不是让老子死了都要背上一个罪名啊。”

    “…….”那边黄信陷入了缄默。

    此时,又听到那边响起话语:“也不一定能死的,别忘了提督大人那边运送来的掌中雷,凌振那家伙捣鼓出来的东西,我还是信的过,运输过来的人教过我们怎么使唤,威力也还是可以的啊,到时候往人堆里一丢,也能炸死几个。咱们有整整三个大箱子,怕什么!”

    “好!”

    黄信紧紧的拽着剑柄,“咱们先打过再说其他,此时说出来难免会影响军心,咱们兄弟两个那么大灾大难都扛过来了,一介北方蛮子还能飞上天?”

    大抵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心里也是不安的,可不这样说,也已经找不到其他话语继续下去。只有等到对方攻过来,真刀真枪的打上一次,才决定是去是守。

    俩人沉默的又坐回火堆旁,直到天蒙蒙发亮,城外战鼓声惊动了他们,随后从城墙上看去,一道道军列络绎不绝的正在汇集、成型,朝左右蔓延排列。

    城墙上,秦明发下一道道防御抵抗的指令,阵势摆开。

    *******************************************************

    铺天盖地的金军本阵中,作为伐武右路军元帅兼右监军的完颜希伊,女真名:谷神,女真文字的创制者,参与过攻辽、建国等重大事件,在宗室大将中,资格上来说也就只有完颜宗望、宗翰能与他比肩。

    此次南来,他大多担任的是参赞军事的角色,真正指挥作战的乃是完颜宗翰。而此时俩人在本阵中正说如何攻破雁门关的事情。

    “守将叫秦明原是武朝的官,后来降了地方上一个反贼,最后又被策反回到朝廷,据说此人武艺上还不错。”完颜希伊在马背上看了看关头带着秦字的旗帜,“此人能反复投降,不如遣使者过去,若是能兵不血刃的拿下这座雄关,许个官职倒也值得。”

    完颜宗翰策着马头在阵前走动,脑侧的一对貂尾摇摆着,打量着雁门关,片刻后,他举起马鞭扬了扬:“派使者过去问问。”

    一名会说一点汉话的金兵打着白旗骑马跑向城关,随后,被一箭射死,倒栽下来挂在马镫上被拖着回来。

    完颜宗翰半眯起眼睛,马鞭朝前一扬,“攻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