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三百一十章 风雨
    轰隆——

    轰然的巨响,火光在城墙下方升腾起来,炸毁了一条云梯,爬行在中间一名女真人被直接炸成了两段,云梯断开,上面数人掉了下来摔死。而附近正准备爬梯的女真人也被吓了一跳,不过这样的东西,他们是见过的,短暂的惊慌过后,排列云梯下举着盾牌掩护一个个登墙士兵靠近云梯。

    完颜宗翰远远望着那片关隘城墙上的战斗,爆炸炸响后,云梯破碎塌下来时,他朝旁边的谷神完颜希伊说道:“武朝人的火器看样子似乎不错......”说到这里,他话停下来,眼睛眯起,就见到关隘上,接连响起几声和之前一样的爆炸,火光乍起时,不断有人从上面掉下来。

    胯下的战马似乎也感受到爆炸所带来的惊慌,不安的在原地踏了几下马蹄,后脖上的分鬃甩了甩,完颜宗翰拍拍马脖子,让它安静,“有点意思....让第二队压上去,擂起战鼓。”

    “粘罕,稍微等等。”那边完颜希伊神情理智,目光平静如水,抬起手臂阻止了宗翰的命令,“再看看,武朝的火器终究有限,前队大多是辽人,死一些也无妨,就这样保持下去,耗死对方。”

    宗翰偏头看看对方,点头:“好!”

    抬起手放了下来。关隘下,火光和爆炸间断的在城墙上响起,更多的金国士兵,往墙面涌上去,踩踏着同僚的尸体,不要命的冲过一道道刀锋组成的防线,然后用血肉撕裂缺口,后面前仆后继的跟上来。

    火光乍起的映射下,秦明的身影在疾奔与窜上来的金国士兵撞在一起,狼牙棒在火光中与对方身体间撞起沉闷的声响,箭矢从下面的黑夜飞上昏黄的城头,那名金国士兵从墙垛上掉了下去,凄厉的喊叫直到沉闷的落地后戛然而止。

    “哇啊!!”

    飞上来的箭矢钉穿了臂甲扎进秦明的手臂里,陡然间传来的撕裂般疼痛让他下意识的喊出声,然后有站稳脚跟的几个女真人奔跑着挥刀猛劈。

    呯呯的几声。秦明咬牙忍着手臂剧痛横起狼牙棒往前一挡,四五把刀几乎在同一时间看在铜柄上,转眼间,双方纠缠着,秦明用铜柄顶着对方刀刃,拔腿使劲往城垛下面推过去,随后狼牙棒的棒头一转,横扫,那几人直接被扫下了城头。

    此刻,黄信勉强集合过来的一百多个武朝士兵将点燃了竹管的引线,朝城垛冲过去,中途有之前的火光和爆炸已经引起了女真士兵的注意,此时他们将当中一些人拦下,挥刀砍杀之际,燃烧的竹管落在双方的脚边,然后炸裂,轰的一声,女真士兵直接被掀了起来,挨的近点一只腿被炸了下来,而武朝士兵的尸体也早已破碎。这样的爆炸在城头上,双方的视野中不断的升腾而起,巨响、火焰、灰尘、断肢在半空翻滚,热血哗哗的淋下来。

    随后没有被拦截的七八十名武朝士兵捏着竹管在靠近墙垛的那一刻,停了下来,甩臂往下一扔。

    一支支燃烧引线的竹管消失在城墙下的黑暗中。

    爆炸声响起来了。

    剧烈的爆炸在城墙下方一排排的响了起来,火柱彼此起伏的掩盖靠挂在墙垛的云梯,梯子上的女真士兵在火焰冲上来的瞬间,身躯定了定,紧接着就被巨大的冲击力顶飞起来,高高的抛向天空,然后摔下地面。

    在这个夜晚,浓烟和灼人的火光一直在视野中窜动,完颜宗翰舔了舔嘴唇看向另一边的谷神,冷笑。

    这边,马背上的完颜希伊沉下脸,微微张开嘴,喉结滚动一下,发出一丝恼怒的喉音,“....我想错了,你决定吧。”

    完颜宗翰转过脸,看向关隘,过了一阵,他挥手,更加剧烈的进攻传达到了嫡系部队的里。

    呜——

    苍凉的号角吹起来,身披毛皮和轻甲的士兵拧着钢刀朝着关隘直冲而去。

    *******************************

    汴梁,延福宫。

    皇后郑婉带着几名宫女快步的廊下行走,穿过走廊,越过数道拱门、牙门,走上台阶,推开殿门的刹那。

    呯——

    一只精美的花瓶,也是赵吉最为喜爱的东西,摔在地上,支离破碎,散落在皇后的脚边。

    她视野中,赵吉披着龙袍憔悴的站在那里咆哮,四周的宫女、内侍大气也不敢出垂着头颤颤抖抖。

    “那些野蛮人....朕派出去那么多使臣,那么多金银,到的如今什么都没回复,朕的人呢?朕的臣子被他们给杀了!一言不合,就杀过来,我都拿钱买了啊——”

    那边,皇后走过去,陡然跪了下来。

    “官家....气也气够了,外面文武都还在等着陛下见他们,女真人再野蛮,他们也都已经打过来了,您总该见见您的臣子们啊。”

    “不见!”双眼充满血丝的皇帝,看了眼下跪的女子,也不动手将她扶起,而是走到一旁坐下,“那帮文臣也误朕啊,他们花言巧语说的好听,去买回燕云,朕竟然也信了,可现在想想他们是怕了啊,他们是怕他们的利益受到损失,这帮奸臣....这帮奸臣....误朕....”

    看着胡言乱语的皇帝,郑婉跪着走过去拉住他的手,“官家,现在不是怄气的时候,他们就算怕女真人,可现在还是武朝的臣子,陛下你站出去,他们心里才定的下来,是打是和,这江山还是你说的算啊。”

    “对!朕是天子......这个国家还是朕说的算。”他说着,挣开皇后的手,神情恍惚又有些紧张的结巴起来:“必须要做好防备....不不不....还要做第二手准备,和谈.....再派使者去和谈,传旨.....把驻武朝的金使召进宫里来....”

    传旨的小宦官刚跨步出去,另一名小宦官慌慌张张的进来,跪道:“陛下,大总管来了,他要见陛下。”

    “不见!”赵吉让郑婉给整装,随即挥挥手。

    那小宦官没有离开,而是吃力的继续说:“可是....大总管已经进宫了,直接到延福宫来了,好像....好像很生气...周围的侍卫都不敢拦。”

    赵吉站在皇后面前,双手握拳,嘴唇紧抿,愤怒而颤抖.......随后他咬牙切齿道:“好....让他进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