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悄然而至
    黄河南岸。

    夕阳落下,一堆堆篝火在女真军营燃烧着,错落有致的营帐延伸进中央的最大帅帐内,旺盛的炭火被撤了下去,帐内除了充满肃杀的气氛外,显得格外冰冷,完颜宗望领着阇母、银可术、耶律德光等人站立帐外。

    一队队的巡逻士卒比平时多了一倍有余,因为今夜女真的狼王过来了。

    马蹄声渐渐隆,远远近近的,战马的身影踏着泥碎来到完颜宗望的面前,后者一抖披风单膝下跪,身后众将齐齐跪下。

    “父亲.....”

    “拜见陛下!”

    宗望抬起视线,见到那边的金国皇帝拒绝旁人的搀扶,利索翻下马来,轻轻拍拍儿子的肩膀,“随朕进来,其他人都下去准备吧。”

    “是!”

    挥退众将后,完颜阿骨打走进帐内的长案后方坐下来,此时没了旁人后,他脸色顿时发白许多,细密的虚汗淌在了满是皱纹的额头上,胸前长长起伏。

    完颜宗望神色变幻,担忧的看着老人,捏着拳头上前站到了长案前。

    “父亲....你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你该休息的,真的该休息的,不然....今年的冬天.....会很难捱过....”

    那边,老人拭去头上的汗,疲惫的神色换上了肃杀威严,他摆摆手,看向自己的儿子,换上了平和的语气:“过来的时候,我去见到了沾罕,他很不好......很不好....他一只眼瞎了,浑身烧伤,很严重,希伊那边也出了麻烦,他已经死了....”

    看着老父浑浊的眼,完颜宗望皱起了眉头,素来他与沾罕不和,两人都是杰出之辈,在朝内都有不少的拥护者,而皇帝已垂垂老了,下一个皇位会落在他们二人中,便形成了一个竞争关系,从前的兄弟之情越到后面,越变得模糊。

    这些事情,很早的时候宗望就考虑过,想必自己的兄长也是如此想过的,否则到了今日他听闻此事,心里并没有多少愤怒。

    反而有一种庆幸的心态。

    想到这里,完颜宗望还是做出一些表示,“来日破了汴梁,儿子定会抓住那人,到时亲手活刮了他。”

    橘黄的灯光下,老人的背脊慢慢佝偻,眼神有些失望。

    “受伤的狼,才会明白智慧的重要。”他这样说。

    随后,又站起来,扫去之前的疲惫,走到宗望的面前,盯着他的眼睛,“今晚外面会下雨,是一个攻击的好时候。”

    帐外,哗哗的雨声响了起来。

    燃起的篝火被熄灭,连天的雨幕里,老人走了出去淋着冰凉的雨水,哈出的气带着白色,“朕来的路上已命令工匠赶制了一批投石机,还需要一点时间架设调正,所以包抄四门,封锁起来,试探进攻一次。”

    “是,父亲!”

    声音拔高,震动营布。

    **************************************************

    汴梁,白府。

    灯火通明,脚步来来去去,数十名仆人分成数批抬着各种装有贵重物件的箱子在搬运上马车,忙碌的人群中,传来说话声,哭泣声,嘈嘈杂杂。

    夜幕里,灯笼里的光倒影着人的剪影。

    “....惜福一定要听姐姐的话,到了南边,一定要听姐姐的话,知道吗?不许一个人跑出去。”白宁咬着牙关,低声道。

    他对面,贴近的身前,傻姑娘吸着鼻子,娇躯在隐隐颤抖,她微微张开嘴,努力的想要说话,可她始终说不出一句,眼泪将视野模糊。

    她在哭,就像被人遗弃般的无助。

    模糊的视野里,白宁的手伸过来,抹去了她眼角流淌的泪珠,将她头按在胸膛上,摩挲着,轻轻道:“不哭的....相公也没有哭,相公不想看到惜福哭的。”

    傻姑娘在他怀里使劲的点头,又摇头,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屋檐外,噼里啪啦的雨滴打下来,落在地上,溅起雨花。

    风在雨里跑,扬起了白色的发丝,白宁扳起她的脸颊,上身俯了俯,轻轻印过去,嘴贴在惜福的双唇上。傻姑娘浑身都僵硬在了那里,这是一个难以说出的感觉。

    柔软、温暖、甜甜的.....在心底。

    “我..我....我....”唇缓缓分开的时候,惜福不再哭了,眼里带着水雾般的看着自己的相公,结结巴巴不知想要说什么。

    大雨里,车队那边传来出发的声音。白宁揽过她的腰,在廊檐下走到前院,到了那里他将她托付到了白娣的手里。

    “姐,照顾好她。”

    他说着,看向了车撵上玲珑的身影,“路上照顾好干娘。”

    小玲珑点点头,“干爹放心,谁要敢欺负娘亲,玲珑就杀了他。”

    ......

    在之后,马车驶出了府邸,在雨中前行,白宁站在檐下没有再去送别,望着雨帘,望的出神。

    这样的奔波中,他没有一点的睡意,而在皇宫那边,宫门悄悄打开,一辆辆马车同时悄然驶出来,紧接着相府的、童府的开始往南门过去,这样的消息在白宁刚回到房里时,传了过来。

    在更远处,金国的旌旗也到了北门,然后一批批的军队开始分散包围,悄然而至。

    *********************************************

    雨夜中的汴梁城格外的安静,这个时候的夜,整座城池的人几乎都在睡觉,白府的马车经过宁静的街巷时,白娣忽然心里不稳,钻出车架,喊出声让车队停了下来,她看到南边城墙段的天空。

    有些不一样。

    微亮的火光在黑色的夜与雨帘中穿行,白娣的身躯忽然颤抖起来,视野中火光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的在空中飞行。

    忽忽忽忽——

    像是风吹来的声音,紧接着,密集的火光如雨点般落下,落在城头上,攻城厮杀声音在一瞬间在城里城外陡然拔高,席卷整座城池。

    “调转车队,快回去!女真人攻城了.....”她惊恐的声音在这宁静的街巷内响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