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三百三十三章 血海孤礁(二)
    太阳升起在东边,示警的狼烟在城墙底端两角冲上云霄。

    天光蔓延下来,呼啸的声音挟着光芒嘭的一声撞上去,人的嘶喊,然后被巨石淹没在破碎的墙砖下,一架架云梯被推了上来,骑兵在护城河附近奔行挽弓,箭矢飞上城头,掩护着蹬墙的女真士兵。

    完颜阿骨打观察着战局,随后单手一握拳头,开始做出调整,“分出一部分投石机可以填河了.....登墙不能停下,把武朝人吸引过去.....掩护冲车撞击城门。”

    苍老的声音在回荡,传令兵骑着最快的战马开始奔波传达信息。另一边的投石机在调整距离和方向缓缓移动后又停下,绞盘搅动,巨石抬上去,发射.......

    宗望把握剑柄骑马在步兵方阵前放,接到传令兵的消息后,打了打手势,旋即,几百上千的巨石从他头顶飞过,在天空并行,轰轰轰轰轰——

    一颗、两颗、三颗.....数量庞大的石弹砸在另一段的城墙的墙壁上,蛛网的裂痕在上面蔓延开,然后巨石落下,掉进护城河溅起水花,随后更多的石弹掉下来,砸在水面轰然作响。城墙上,巨盾下面弓箭手侥幸躲过一劫,探出身子朝下面准备攀爬梯子的女真人就是一箭过去。

    梯子上女真士兵吼叫着攀爬几步,之后落下来,脖子上箭羽还在颤动,模糊的视野中,一双双脚步从他眼前踩过去,更多的人在攀爬,然后又有人掉下来。武朝的那名士兵射过一箭后立即缩回盾内,抽出一支箭矢搭上时,便听到轰隆一声,他尚未反应过来,就被巨大的力量推挤在了地上,盾牌碎开,他下半身被压在巨石下面。那名士兵此时还未死去,抽搐着挣扎想要向外爬动,可几息过后,他就不动了。

    “女真人登上来了....女真人上城墙了,那边是谁在负责?”

    负责北城防区的主将王焕是临危受命调过来的,是一员老将,作战颇为英勇,他将一名刚刚冲上墙垛的女真人砍死后,朝右侧的墙段看过去,几百米之外,一小撮女真人形成小队打开了缺口。

    “不知道....不知道!那边的守将好像已经死了,被石头砸死了——”有人在大喊。

    “艹他妈的——东厂的人呢?他们的人不是过来帮忙防守吗,叫他们过去一个武功高的,女真人要是站稳脚跟......”

    延绵开的城墙外,女真人正涌过来,与城墙差不多高的楼车搭载七八十名女真射手正在靠近,云梯也全都架上来,这边金九浑身血污,整张脸都看不见容貌,他撇开一名禁军,端起大锅将一盆滚热的火油倒了下去,一名弓箭手点燃箭矢朝正在淋下的液体射过去,随后一条火龙在半空窜起,烧过云梯,熊熊的火光中,燃烧着的数道身影惨叫着摔落下来,云梯也被燃烧殆尽。

    “老高.....那边有女真人上来,你过去帮忙,这里俺一个人就够了。”

    “好,你自己小心。”

    高断年这样说了一句,离别钩在手里一甩,勾住墙垛,一拉,整个人飞纵过去,第二条铁链甩出,铁链蜿蜒盘住一名女真人的脖子,钩锋抵在柔软的皮肉上。

    半空中的身影,臂膀一扯。

    铁链哗啦响动,噗嗤——那名无头的身躯鲜血喷涌,脑袋在半空打了一个旋,掉在地上的一瞬间,高断年落地,手臂再抖,铁链收回,手掌一伸一握抓住钩柄,脚步踏踏踏数步极快的朝十多名女真士兵冲刺。

    身躯躬起,一瞬。

    离别钩朝里杀进去,朝左右撕裂,两道血口泛起的同时,近旁的两名女真士兵直接被挂翻出去,一个砸进武朝士兵的人堆里,迅速的被围上来的武朝士兵用兵器戳死,另一个掉下城楼,惨叫越叫越远。

    “我是东厂的指挥使高断年,你们跟我来,杀光金狗!”

    他的声音在这段城墙上叫出来,然后便是凶戾的劈砍声疯狂的响起了起来,身后的武朝士兵跟在他身后不断的朝那剩下的几名凶悍的女真人杀过去,在巨大的冲击力,那几名女真人不断的后退,有人半途就被劈砍死去,有人掉被推下缺口摔死。

    “啊啊啊啊——”

    濒临死亡的最后一个女真士兵歇斯底里的挥舞钢刀死死的将自己定在原地,猩红的血丝在眼里窜起来,但之后离别钩从暗处勾断了他的一只脚,整个人在哀嚎中摔了下去。高断年收回离别钩的时候,探头朝下面的城墙看了一眼,延绵城墙段上,女真人的攻势激烈,云梯还在不断的被架上来,如果这段城墙上被连成一片,那是什么样的情景他无法想象。

    “弓箭手掩护我——”

    一向阴霾性格的高断年,此刻再也顾不得许多,纵身一跳,落下的瞬间,离别钩甩出去挂在一架云梯上,铁链在他手中翻滚,荡秋千般的将他抛上半空,臂膀使劲的一拽,哗啦一声,有木头的声音在断裂,那架云梯一边断开,数道身影从上面掉了下去,淹没在人海中。

    跃空,再次一勾,一甩。

    噼啪,又是一架云梯被毁去。

    完颜宗望抬手挡住阳光,随后放下,指着那段城墙外不断在十多个云梯中间盘旋的人影,沉下了声音:“把那人射下来——”

    命令下去后不久,女真人游荡在城墙外的骑兵队过来,挽弓、搭箭,弓弦吱吱的绷紧,瞄准过去。

    “放——”

    将领看准了时机,手臂挥了挥。

    一副副弓松开了弦,嗡嗡嗡响起来,密密麻麻的箭矢射了过去,高密度的数量瞬间覆盖了对方的所有行动范围。

    另一边,高断年在毁去第三架云梯,飞跃在半空的瞬间,密集的箭矢过来了,他立即甩出一条铁链向上的墙垛勾住,整个身躯悬停的刹那,另一只离别钩抖出来,疯狂的转动铁链形成一道钢铁的漩涡。

    乒乒乓乓——

    一连串的的金属碰撞,箭头被离别钩,转动的铁链拦下,他身形翻转过来面向墙面,脚步死死蹬着,飞速向上移动。

    周围,下方几步的距离,叮叮叮的响声如同雨点般钉刺,有些反弹落下去,有些插入城墙的砖石中,一整片区域内,只留下他所移动的范围内没有被波及,在快要爬上墙垛的时候,高断年顿时一跃......

    下方,游走的骑兵当中,完颜银术可绷紧弓弦,然后一松拇指。

    弦音嗡嗡的颤动。

    嗖的一声,箭矢飞射出去,在城头上,身影落地的瞬间,钉上去。噗的一下,高断年吃痛的叫了一声,从城垛在栽倒,视线低垂看了一眼,一支箭矢直接穿透了小腿,一个不稳朝城墙下方落下。

    “艹....”他这样骂了一句,身影倾斜。

    这时,有人冲过来,伸出手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