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将夜
    赵吉是成年人。

    但是也会赌气。

    延福宫内,灯火通明,城墙上那些令人神魂俱丧的惨叫声,他是听不到的,后宫妃子的牌子怄气的在他手里翻转过去,翻转过来的耍弄。

    “白宁”狠狠的念着这个名字,他缩在后宫内,虽然害怕,但仍旧是希望女真人被打退,毕竟哪家皇帝都不愿意做亡国之君。

    可一联想到那日白宁逼迫他回到宫里,他就感到颜面无光,想到自己作为皇帝,竟然被自己的家奴给逼成这样,还有那么多人看着,指不定都在心里笑话。他紧紧的捏着一面后妃的牌子,憋屈的砸在地上,叮当一声,弹得很远。

    “若不是如今京师危在旦夕,朕早就把你”

    外面,殿门突然打开,一名小宦官跌跌撞撞的跑进来,跪倒地上,语气着急的有些结巴,“官官家,外面外面提督大人过来了。”

    龙庭上,药碗打翻,皇帝的身影有些慌张的走了几步,“可曾带兵过来?”

    “这这倒没有。”

    赵吉吐了一口气,拂袖呵斥对方:“没有,你慌什么,滚下去,顺道告诉白宁,朕不想见他。”

    小宦官连忙躬身退出去,走出殿门刹那,那边石阶上东厂提督的身影已经过来,守卫森严的延福宫侍卫纷纷围拢过来挡住殿门,其中为首将领走过来拱手。

    “卑职见过大总管”

    如今女真攻城,皇宫的守卫自然比平时要严上许多,同时也将御前飞龙、飞虎大将,毕胜与酆美调入宫中当值,今夜便是毕胜拱卫皇宫,言语中他还是比较清楚眼前这位太监的地位,所以不敢造次。

    “陛下还未休息。”白宁脚步不停,那边也赶紧放下手重新跑到前面拦着,说道:“陛下说今日不见任何人。”

    听到这里,走动的人才停下脚步。

    时间在夜里的风中慢慢过去,气氛陡然间变得紧张起来,毕胜悄悄握住了腰间的剑柄,暗地的吞了一口唾沫,一切都变得有些微妙。

    下一秒,白宁慢慢抬起双臂,对面,乃至周围的所有人紧张的寒毛都立了起来,纷纷倒退了半步,进入戒备的动作。

    他双臂慢慢抬起,握住了头顶的宫冠,解开。

    柔顺的银丝从缓缓垂下到肩上,在风里轻轻摇曳,白宁看着紧闭的殿门,招过一个小宦官,将宫冠交到他手上,朝殿门拱手一拜。

    清冷的声音在风里响起来:“陛下既然你我已没有了信任,白宁也没有好说的了,此次过来,就当白宁为陛下做最后一次汇报,今日一战,女真两度登墙,期初众人贪生怕死,到的后来能拼上一次,我觉得武朝还是有男人的所以今晚我要去办一件事,是作为一个汉人该做的事,而不是武朝的臣子”

    他目光停留在那顶冠帽上声音渐低,而又拔高,响彻宫宇,后腿了两步,“无论成不成功,我们恩断义绝,不再是君臣、朋友”

    周围侍卫看着这一幕,有点不敢相信,尤其是毕胜连忙上前,“大总管大总管不要这样说啊宫里需要”

    下一秒,白宁直接挥袖将他整个人扇飞出去,跪到地上,滑行一截受不住力的又翻转倒在地上,不过并未受多大的伤,只是胸前的盔甲直接被按出了五道指印。

    显然对方留情了。

    “大总管”毕胜又追了几步,可身影已经走远。、

    殿门后,龙案后面,赵吉垂着头一声未发,使劲的闭着眼帘,随后

    “恩断义绝恩断义绝恩断义绝”

    “哈哈哈哈”

    “这可是你说的啊”

    他有些疯意的说着笑了几声,随即又沉默了,片刻后,拖着金色的长摆走出殿门,外面漆黑一片,口中低喃而出:“他想干什么什么成功不成功?”

    北城门,城里一片寂静。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哪里一处宽阔的校场,数千人在那里集结,从城里各处一拨一拨的赶来,风声在夜里呜咽,不少还在禁戒的禁军注意到了这里,然后围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四周无数的火把在静谧的夜里燃烧,火光下,无数的身影静立着没有人说话。雨化恬一身洁白的如同莲花在风里闭着眼睛,他身边曹少卿坐在一张木椅上,看着手里的白龙剑,肃杀的神态上像是已经知道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海大福已显老态,胖胖的身材有些消瘦许多,他在训诫一名迟到的番子,周围没有幸灾乐祸的人在起哄

    天上有淡淡的月光从阴云立透丝丝亮光。

    一辆马车从皇城出来,到了这里,巨大的火盆在这瞬间在高台轰的一下点燃,火焰弥漫着黑烟冲上黑天。白宁提着混元剑下了马车走过来,随后有许许多多的马车拉着酒坛到了这边,酒香传过来。

    白宁走上高台,下面无数双眼睛看向他。

    风呼啸着从城池上方吹过,火柱在风里疯狂的卷动,随即他的声音响起在校场的上方:“今晚我们要去做一件事。”

    他说完这句话,停顿下来,闭上眼睛,唤醒了曾经埋藏在记忆深处的回忆,那个浮华的年代、妻子讲课的身影、儿子调皮打架的身影、父母在老槐树下剥豆角的画面还有那个破烂小村里,那个傻姑娘的样子一切与他有关的回忆

    城楼的楼顶上,绯红长裙的女子仰靠在支起来的檐柱上,一只手勾着酒坛,偶尔往嘴里灌上一口酒,此时听到白宁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她停了下来,望过去。

    与此同时,在城外东面。

    小树林边,一队女真巡逻队过去后不久,林子里没有一丝光亮,影影绰绰的身影潜伏里面延绵开去,一名手持青龙刀的大汉遥望女真营寨,沉默了片刻。

    “关某不准备等了,今日你们也看到了,女真人攻城的力度,若是明日还是如此这般,京师肯定是保不住的”

    黑暗里,看不见他的表情,声音不高却是几乎传到了每个人耳朵里。身后韩世忠的声音也在黑幕里响起:“关将军,你说怎么做,今日城楼上,我听见鼓声了,那是我妻子她一个女子都能这样,我更要去的。”

    “好。”黑暗中带头的大汉点头,随后他转身朝向另一边,“众位江湖上的朋友,你们怎么说?关某知道你们过来是想找提督大人的麻烦,虽然关某不是江湖上的,但也听过江湖事,江湖了,此刻国破山河之时,该尽一份汉人之力了。”

    漆黑的树林里,许多人都在沉默,李书起身走过去,他身边的师妹拉了拉他胳膊,但被甩开,他拱手道:“关将军说的没错,是好是歹,咱们江湖人也是分的清楚,如此算上我一份。”

    之后,陆陆续续有人过来表态。

    关胜点点头,提起了青龙刀翻身上马,他身后,无数道身影也跟着一样的动作,“今夜,外面杀过去,让女真人看看,武朝还是有男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