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淤泥
    橘黄的烛光,悲戚的剪影停留在墙壁。

    这个武朝的最尊贵人之一的妇人在默默垂泪,她经历了丈夫的突然离世,留下她们一对孤儿寡母,如今自己唯一的儿子也突然之间离开,同样留下一对孤儿寡母。

    这样的苦难,同时在她身上生了两次,烛光下,她仿佛一夜之间老了许多,看开了许多,比之第一次更加的坚强许多。

    尚虞望了望里间已经睡下的郑婉和小皇孙,坚强的妇人终于还是掩盖不了心里的悲伤,孤独的在哭泣。

    合上的眼帘,泪水溢出,随后寂静的大殿外,她听到了门响。

    门推开的声音伴随脚步微微踩着地板的响起在外面的大殿,妇人立即擦去泪痕睁开眼,寝屋的纸窗映着几道身影走在外面,随后停在门口,推开的刹那,带着凉意的风涌进屋里,烛光忽明忽灭的摇曳。

    白宁张开双臂,雨化恬上前取下外罩的披风,面无表情的退了出去。走到桌前,在妆容有些花了的妇人对面,掀了掀袍摆坐下来,勾起了唇角。

    “太后,请节哀。”

    “白宁,你已辞去职务,为什么还出现这里…”她看着视线中的身影,有些想要脾气。

    但最终还是压了下来。

    那边,唇角勾了勾,目光晦暗下来,掩盖不了哀戚之色,茶水在杯中倒满,拿捏在手中微微颤,声音从喉咙艰难的哽咽而出:“咱家听闻陛下突然大行,纵然之前有许多不愉快的事,可他终究是微臣的皇上,多年的君臣之情,岂能……”他脸上痛苦,将茶杯递过去,“心里始终煎熬痛苦,微臣便冒着擅闯皇宫的危险,请雨千户帮忙让微臣进宫,见陛下最后一面。”

    尚虞盯着推到面前的茶杯,手指并未动作,随后抬起了头,短促的深吸一口气,“你与我儿的事,本宫是知道的,今夜你过来,拳拳之意,本宫心领了。既然你已离开皇宫,这里乃是深宫后苑,你便是不该再来的,还请离开吧。”

    委婉的逐客令下来了。

    坐在那里的身影并没有起身的打算,阴郁的目光看着对方,白宁未曾有过任何表示,尚虞陡然间感到头皮麻,浑身寒毛都立了起来。

    “太后….你该看到陛下的死状了吧…有人下毒杀了官家,就在那朝堂上”

    “白宁,你想干什么…朝堂上那么多人,你知道是谁?难道你想将所有人都杀了不成?本宫不许你乱来!”

    “微臣不会乱来,下毒之人已经眉目了。”白宁朝她抬了抬手,“弑君之人,微臣怎能放过呢,微臣想要重回东厂,将那人揪出来。”

    手握拳,锤下,桌面震了震,茶水溅出来。

    “本宫想过你能回来,也想看看那下毒之人到底是谁。”尚虞咬牙切齿,“这事还要靠你来办,吉儿生前其实是最信任你的….但要知轻重。”

    “微臣知道。”

    白宁收回手,站起身,步伐缓慢的走向后面,“微臣想要看看外甥,如今快要一岁了吧,时间过的真快,一晃眼都快会走路了。”

    妇人推辞不过,只得遣人进去将皇子抱出来。

    里屋,奶娘抱着小皇子身影快步出来,走动的身影停下,轻轻用指尖在吹弹可破的小脸上摩挲,精致的脸蛋红红的,像是感觉到有人在逗弄,睫毛微微抖了抖,随即皱着眉,朝奶娘的胸脯里蹭了蹭,又沉沉的睡着。

    看了一阵后……

    “咱家的小陛下呐,将来这江山可是你的。但是前路坎坷啊,要不了多久,吊念的藩王要进京,那些文武应该会重新站队,咱家是你的舅舅,总要保你走到那个位置的吗,你说是吗,外甥。”白宁细语轻声的说了一句,身后的妇人随后转身朝尚虞拱手一拜,告辞离开。

    门关上的刹那,太后尚虞陡然软弱无力的坐回到桌前,过了不久,身后响起细微的脚步,一道人影怯生生的站在那里。

    “母后….刚刚那个人…说的话….”脸上还带着明显湿痕的郑婉,显然之前还哭过。

    尚虞摇摇头,又点了点头,擦去眼泪:“婉儿不要在意那人的言语,此人的话,不可轻信的,不过他有句说的对,他奕儿的舅舅,而且终究是宦官,只能依附皇权,总比那些居心叵测的藩王、朝武要可靠的多,再怎样这江山依旧是赵家的,是奕儿的。”

    “母后….婉儿看的出,刚刚你在委曲求全….”郑婉含泪点点头,走过去将脸靠在妇人的双膝上,吸了吸鼻子。

    娇柔的手轻轻抚摸膝上彷徨的俏脸,脸上泛起苦笑:“….不哭,婉儿不哭,本宫已经是伤透了心,但是呐,心里也踏实了,毕竟他爷儿俩都是本宫亲手送走的,等到我的时候啊,两腿一伸,也不用为谁操心了,这点委屈又算的上什么,我也是想开了,他们真到时候想要害你们的时候,我来替,安安心心的去死,踏踏实实的埋在土里就是了。”

    她拍着郑婉的脸,然后贴过去,挨着在一起,叹口气:“可真正苦的还在后面,婉儿啊,将来委屈你了。”

    “不委屈的。”郑婉咬着嘴唇,眼里泛着倔强,摇摇头。

    “弈儿是官家唯一骨血,无论如何婉儿都要把他扶原本就属于他的皇位,无论那些个外臣想要说什么,做什么,婉儿绝对不会让他们得逞。”

    相府,披着绸布的人受到召唤,快步进了书房。

    “老夫落了一个把柄,不弄回来,心里不安”书桌后面,老人将实情说了出来,外面起了风,寒意让他双腿关节有些疼痛。

    绸布里面,嘶哑低沉的声音问道:“哪里?”

    “皇宫”

    人影后退一步,“你开什么玩笑白宁守在那里,老子去就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皇帝死了,如今局势糜烂,女真随时都会重新打过来,百废待兴之时,需要一个独断乾坤的新皇”蔡京看向对方,“同样的这是一个机会,从龙啊,你不想吗?”

    “好!”身影咬牙应了一声,“定个时间。”

    “明日朝堂过后,晚上就去,老夫会想尽办法让皇城禁军打开一道缺口。”

    金毒异拱拱手。

    ps:今天家里团年,来了很多亲戚然后又带着儿子,这是刚刚码好的,等会儿我再试着码一章,但总是感觉少了一点什么。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