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奠基
    城门的混乱和嘈杂在随后的一段时间内平息了,似乎抓到了一个重要的逃犯,门禁搜查便被撤销了去。八)

    崴了脚的李师师被燕青搀扶着走进了这座历史久远的巨大城池,踏入城门那一刻,他们心里还是感慨的,有许多回忆留在这里了,如今回来,充斥着令人怀念又厌恶的气息,但到底还是回来。

    最初抱着女真围城,李师师想要见自己孩子的念头过来,此刻女真并未打破城池而退兵回去,一切忽然变得有些漫无目的在熟悉的街道上游荡起来。

    不久,或许走累了,他们在一家食肆停留用饭。

    “也不知陛下着了谁来照顾奕儿也不知他长高了多少。”一身素净衣裙的女子,聘婷婀娜,将少女与已婚妇人的妩媚结合的完美无瑕,担忧愁容间更加具有吸引力。

    原本已准备离开的店家伙计又回转过来,多望了一眼美人,便多嘴起来:“这位姑娘刚说陛下来着,这可是要慎言啊,你们大概是刚进城,如今陛下在几天前就已经宾天了”

    明媚的光线洒在街道,人在光里走着,之后便是一声‘哐啷’脆响,素白娇柔的手陡然一松,碗掉在地上摔的破碎溅开

    李师师的身影摇摇晃晃了一下,连忙扶住桌角。对面名为燕青的男子心里陡然浮出复杂却又高兴的心情,面上不动神色看向店家伙计:“到底是怎么回事,全呐,你看我二人听的一知半解,心里恍惚着呢。”

    “是是,有些怠慢客官了。”伙计道歉后又说:“听说东厂那边查出陛下乃是被人所害,隔了一天,真相就水落石出了,原来陛下呐!是被当今右相给害了,问题就出在蔡京这逆贼勾结灵夷山的道士用了毒药冒充灵丹妙药哄陛下吃呢。”

    背向店口的女子端坐着沉默看着桌面,手中的筷子早已放下燕青岔开话题:“那现如今又是怎样一个局面?哎,算了,大概小哥也是不清楚的。”

    那伙计瞧眼女子,似乎有心表现,“多的俺就不清楚了,不过客官可别嫌俺卖弄口舌。”

    “嗯,你说。”

    “今日,皇宫里啊,听说新皇登基,是宫里的奕皇子不过连一岁都未到呢,就把国家交给一个小娃娃手里,真是不知怎想的。”店家伙计越说越来劲,将抹布搭在肩上,身子前倾继续说:“还有前两日啊,蔡相被抄家”他‘哎哟’一声,巴掌拍在桌面上,“整整几百条人命呐,那是一刀刀的下去,听围在东厂门口不远的那些街坊说啊,十多辆马车来来回回拉了好几次,那人头堆得跟小山一样高。”

    伙计连说带比划的做了一些动作,“其中还有不少相府里的丫鬟女子,倒是有些可惜了,其中小孩子也有不少,今日俺听有些打尖的客官说啊,蔡贼那是被诛三族,远在潭州的几个亲族都遭殃了,估计要死个千把人。”

    店家伙计一连串的的语言里拼凑出了许多内容,那边原本端坐沉默的女子忽然在说话声慢慢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师师”

    燕青唤了一声,将饭钱放在桌上,连忙追了上去

    皇宫。

    祭天大礼已毕,却有些乌烟瘴气。

    “啊啊哇哇啊啊!!!”

    武朝的小皇帝似乎受不了祭天表文这样繁杂琐长的礼节,进行到一半时,便是哭闹不止,小小的身影在白宁的怀里折腾一阵后,终于完了。

    “咱家的小陛下呐,接下来还要接受文武大臣的朝拜呢,岂能堕了皇室威风呢。”白宁一身盛装,牵着蹒跚行走的哭闹人影,在众宫中侍卫内宦的拱卫下朝紫宸殿过去。

    “大总管,你看陛下还小,不如让下面人备一副轿子抬过去吧。”曹震淳斜眼看了看哭闹的赵奕,“走的这么慢,奴婢怕耽误了时辰,那些个大臣又要上折子了。”

    白宁拽着手里的小手,一步一步缓慢行走,“让他们等着,要是跪的不耐烦,可以先走嘛,本督还是通情理的。”

    话顿了顿,眼帘低垂,“这条路很长,但陛下必须要亲自走完才行啊,连这点毅力都没有,以后连皇位都坐稳的,你说是吧?”

    “奴婢觉得觉得是,督主说的有理。”

    冰冷的过道上,曹震淳躬身在后面,双手叠加在腹下,冷汗从他额头滑落。白宁冷漠的表情未变,只是勾了勾嘴角,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过的不久,本督想要在这宫里设两个中枢,一者司礼监,二者御马监,你在宫里待了那么久,劳苦功高,去司礼监做一个执笔太监。”

    身后老宦官疑惑的出声音,看向前面牵着小皇帝的身影,“执笔?督主还请明示,奴婢也有些不懂。”

    “本督掌印,你执笔。”前面的脚步稍停了下,等赵弈脚步跟上的一瞬,白宁回头望了对方一眼:“现在懂了吗?”

    随后白宁将小皇帝的交过去。

    满是皱纹的老脸上,陡然绽放谄媚笑容,连连点头牵过有些哭闹的赵奕,“奴婢懂了懂了。”

    “嗯!”

    白宁拍拍他肩膀,声音不高,语气平常:“事到如今,你我乃至东厂都没有退路的,卡在中间只会让我们死的更快,毕竟小皇帝会长大,会懂事,将来有些事情总会水落石出,那时就算我等为这国家流了多少血泪,都无济于事。好了,你进去吧,这朝堂本督现在没有理由进去,你是皇帝的随行太监,是有资格的,有什么风吹草动报于本督。”

    “是!”接过小皇帝的太监躬了躬身,往前走了过去。

    白宁立原地,身边侍卫、内宦、仪仗一个个从他身旁越过,待到祭天的队伍在前面宫道转角消失后,白宁的目光望向宫檐外的天空,快近中午,明媚的阳光照在宫宇的琉璃瓦片上,五光十色映在眸子里。

    天上白云在风里走,鸟儿来去。

    这样的气氛里,白宁站了片刻,转身离开。无论什么人倒台,什么人上台,真正让他上心的并不多,如岳飞,将来的岳武穆,现如今被他丢到了武瑞军里从一个小兵当起。能不能如前世那般崛起,就已经不是他能预知的了。

    蔡京倒台,家眷被灭,一切都急急躁躁,可他真要动手那么做,金銮殿上的两个女人是可以阻止的,但是她们没有,显然皇帝的死,需要尽快平息,扶持新皇继位,不能让别的赵姓王登上那宝座。

    一切都和利益有关,一切就那样顺理成章的急急躁躁的完成。白宁坐到紫宸殿后面的一处花园里,晒起了太阳。

    “主动权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才行,女人有时候比谁都毒。”

    紫宸殿。

    众文武三叩九拜后,算是为赵弈坐上那又高又大的皇座划下了句号,赵婉坐在珠帘后望向起身归位的队列,浮出满意的笑容

    市井街道,游魂般的女子在人群中穿梭,漫无目的。

    不久,她陡然一软,倒在了路上。后面,追赶的燕青冲上去,将她扶起,着急的朝附近的医馆跑去

    紫宸殿。

    有数名文臣站列出来:“启奏陛下、太后,微臣等有本要奏。”

    “讲!”

    “东厂提督白宁滥用职权,蔡相谋害先帝之事尚有疑点,本该交由刑部调查会审,但不到一日就盖棺定罪,此中大有蹊跷,望太后明察。”

    龙庭下方,曹震淳看了一眼对方,便是记下名字,垂下了脸

    “回复曹震淳,今日谁在朝堂说了什么话的,名字都记下来,编几个罪名明日弄进东厂去。”后院,白宁坐在木椅上,转动手里的茶杯,看向过来报讯的小宦官。

    ps:一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