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春暖、倒寒
    “这样的天,快是要下雨了。”

    夕阳渐落,红光中拉出两道影子在地上行走,老人背着药篓站在原地望着西边的群山,光线从天际线横过来,照在他脸上,身旁一个青年捂着口鼻,挥动手臂在驱赶什么。

    周围嗡嗡嗡的带着蝇虫扇动翅膀的声响,在离此不远的地方,一具腐烂发胀的尸体浑身长满了蛆虫,这样的情景,老人乃至身边的青年已经大抵是没有多少感触了,毕竟在这片大地上还留着无数的尸体。

    “再不清理,疫病也快要来了。”周侗大半辈子专研武道一途,对于病理他是清楚的,如今开春天气转暖,尸体也开始加快腐烂,到时瘟疫滋生传播出去可能会出现的情况他不敢再往下想。距离女真退兵过去几天,北面大片的地方都被打烂了,能运作起来的官府力量微乎其微,若是再耽搁下去,说不得他是要去京城找那位东厂提督的,不过对于他来讲,或许又是另外一种心情了。

    老人站在残阳中,想了一会儿,随后那名青年在前面唤他两声后,才重新迈开步子往前继续走去。

    呜哇哇呜哇

    残阳在远山的巅上挂着,一抹彤红渲染天空,老鸦扑动翅膀停留在一棵半焦的树干上,瞪着过来的俩人,凶狠的啼叫。道路的侧面是小坡,再往上是一片废墟之上,仍遗留着数个残垣断壁的房屋,贴近道路的边缘,一排排木桩耸立,上面插满了一颗颗带着痛苦神色的头颅,大多已经干瘪了,眼眶鼻梁都塌陷进去。

    女真南下时,大多村子百姓都舍不得自己那份田地,抱着那些女真人看不上他们这点东西的念头留了下来,或者是拖拖拉拉、犹豫不决,等兵锋席卷过来时,躲避不及,往往就永远的留在了这里。

    跟在老人身旁的青年眼眶微红,握着拳头在空气中扬了扬,“我若是有武功在身,定是要让这帮野蛮人好看看我不弄死他们。”

    视线从一颗孩童的头颅上收回来,周侗叹口气合了合眼帘,摇摇头:“老夫这辈子教导了几个弟子,但真要谈到勇气谁能面对如排山倒海而来的女真铁蹄不倒的?他们也是做不到的,这江湖常谈血勇啊、侠啊,老夫也算是看明白了,他们呐,以为逞凶斗狠就是血勇吗?那些个名门大排呢女真南来,也没见他们一个个的顶上去,家大业大的,规矩就多,规矩多了,就束手束脚,更谈不上血勇了。”

    老人的话语,在彤红的夕阳里传递,青年想了一会儿,随着步子跟在后面追问:“周师父那你说什么是勇气?”

    “”沉默中,老人摇了摇头。

    忽然一只老鸦从树上飞,随后黑色的鸟群一片片的被惊起来,在红色的天空盘旋,马蹄踩踏大地的声响远远传来。

    “周师父会不会是女真人的骑兵还没走干净?”那名青年听到动静吓得脸色惨白,双腿颤抖几下,便是拉着周侗想要朝那边的树林去躲一躲。

    老人摆摆手,并未挪动脚步的打算。青年见扯不动对方,马蹄声渐近,立即扔下老人独自朝破败的村子进去躲藏起来。

    轰隆隆的声响蔓延过来,或者说只是从这里经过而已,周侗举目望过去,他目力极好,那是一支数百人的骑兵队伍,从衣甲来看,并不是女真人的骑兵,看来朝廷终于有动静了。

    心里便是松了一口气。

    拉了拉背上的药篓,他便招出了躲藏起来的青年,望了对方一眼,迈开步子踏上归途,“你现在明白老夫之前说的话了吗?”

    青年羞愧的点点头,随着老人隐没在残阳中,朝山里进去。

    一只只马蹄凶狠的踩过地面,溅起尘土的刹那,其中一名骑士口中‘吁’了一声,策马缓下速度停了下来,望向那边墙垣坍塌的村子。随后一骑背着八凌铜棍过来他旁边,顺着林冲的目光看着村子,“那边好像有人这一带能见着活人的太少了,要不要过去看看。”

    “是一个老人,好像还带着一个人,应该是个年轻人。”林冲随着坐骑晃了晃,摇头,“还是不要去惊扰别人了,一个老人能活下来已是不易,就算我们过去,别人可能误以为是女真又杀来了,到时也见不到人的。”

    栾廷玉先是叹口气,又抚了抚马鬃,露出一丝笑容,“咱们已经找几天了,另外几队也都没发现有类似夫人相同服饰的尸体,这该是庆幸的,或许夫人在女真退兵后走失了。”

    “但愿”

    语气中多了一些不好的预感,林冲比东厂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明白,突然间失去心爱的人是怎样的心情,忍让如他,当初也是一股仇恨上了梁山,举了大旗就为贞娘报仇。而现下的是那位心狠手辣的东厂提督,他很难想象将来会出现什么画面。

    找不到夫人,那位提督大人会疯的,疯了的大太监,尤其是手握大权的太监,那是整个天下的不幸

    “不聊了,赶紧找夫人”

    林冲轻喝一声,策马一转,奔驰起来追上队伍继续北上搜索。

    最后一缕光线在山的背面收了起来,天空轰隆隆的响起雷声,不久之后,下起大雨来

    *

    哗哗哗

    雨帘落在山间,泛起蒙蒙雾气,雨滴打在叶身上溅起水花,崎岖颠簸的山道变得湿滑泥泞,周侗抹去脸上的雨水,视野顺着山道延伸上去,前面破破的小村子亮着些许火光,不少人影在火光中来回奔走,偶尔有焦急的声音隐隐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老人皱了皱眉,呢喃一句后,将药篓交给青年,脚下一等,推挤出稀泥的一瞬,身影陡然加速穿过雨幕,破开水花,几息之间进了村子,那边原来新搭一栋草棚在大雨和山风中垮塌了,村里的人正忙着将掩埋的人抢出来,所幸的是草棚只有几根圆木和枯草搭的,只有一位妇人很不巧被木头给砸了一下,倒也不致命,正坐在另一处屋檐下休息。

    然后,一道身影急匆匆从他身旁过去,老人的目光中,背影有些瘦弱,穿过大雨跑到受伤的妇人面前蹲下,将口中嚼烂的草药吐在手心中敷在对方额头伤口的位置,在止血。

    过了一会儿,女子在袖口上撕下一截布条给妇人包扎起来,看向老人时,踮脚抬起手臂挥了挥,便是跑了过去,甜甜的喊出声。

    “爹!”

    周侗赞许的点点头,不苟言笑的老人此时难得露出笑容,用宽大的袖口为女子遮挡一下雨水,回到坐处的屋檐下,里面没有烛火、油灯照亮的东西,不过也是空荡荡的,倒也不至于磕碰到什么。

    一块石头被当做凳子,周侗坐下来,简陋的一张小桌上,只有半块发硬的馒头,显然是女子之前吃过的。

    “爹你快吃啊,那是芙蕖特意给你留的。”黑暗里,女子的眸子明亮的眨了眨,嘴里咀嚼着什么,像是在吃东西。

    在这样的环境里,大家对吃的其实没什么要求,半块冰冷的馒头,还是之前周侗外出寻找时,找回来的,昨日出门时留给女子了,自己在外面将就着也能凑合一顿的。

    “芙蕖啊你怎么不吃?”老人盯着那半块馒头。

    “在吃呢爹!你快吃啊!”

    女子催促了一声。

    老人皱起眉起身走过去,那边女子有些慌乱,像是在藏什么东西,一身粗布衣裳也没有刻意藏的地方,还是被周侗发现了。

    “这两天,你就吃这个”

    女子身前,一小块、一小块的馒头,旁边还伴有数片叶子,手中拿着的就是一小簇馒头合在一片树叶往嘴里塞、咀嚼,最后吞下去。

    便是望着身前的老人,露出笑容,“嗯这样能吃的。”

    外面,雨哗哗的下着,雨帘顺着茅草进了草屋,滴在地上,滴答滴答

    “好孩子啊你就不该受这样的苦。”

    老人把剩下的半块发硬的馒头放在女子手中,眼中充满了慈爱。:今天在网写的,原本该在11点时候发,结果突然重启了下,什么都没留下,只好重新码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