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三百七十一章 诡秘
    鲜血、断肢、尸体交织着火光在清冷的月色下绵延开去。

    离少室山还有一段距离的一处山岗附近,爆发几场江湖厮杀,名为日月神教的南方教派在这边被几批赶来的武林人围剿,但随后的一两场厮杀,对方教主一出来,原本还有些优势的北方武林人开始抵不住了,之后又变成了势均力敌。

    僵持之下,山麓间喊打喊杀声逐步减少下去,视线中泛起的雾气弥漫着血腥的气息。

    凌晨冥冥的夜色里,李文书提着长剑过来,视野中,不少同伴正在休整,抓紧时间填饱肚子,自从汴梁城下被冲散后,他便带着活下来的江湖人撤出了战场,毕竟能做到的,他都已经做了,那样的战斗确实不适合武林人上去,武功在那里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婉玲,你带后面的兄弟给受伤的人包扎一下。”李文书对身旁一直跟随的师妹这样吩咐了一句,女子撇撇嘴,大抵是有些不愿意的,边走,边小声的嘀咕:“咱们好不容易才逃回来,又干起这个”

    对于师妹的抱怨,李文书自然是听到了,自从与女真一战后,他的武功是精进了不少,对于几丈内细微的声响也能清晰的传入耳中。这次主动应下少林寺的邀请,其实他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重振金燕门便是他想要做的,可名声不显的话,想要开宗立派显然是不行的。

    “但愿少林寺能抗下那位的怒火。”李文书解下腰间的水袋喝了一口,擦了擦嘴后,目光深处透着一些担忧。

    这日月神教与那东厂提督的渊源,大体上他知道一点,若是此次过后,朝廷那边过来人,少林寺能不能抗下来,他心里也是没有底,到那时他师兄妹三人又该如何自处,这便是要想清楚的后果。

    经历这么多事后,李文书也是成熟了许多。

    “对方也不是软柿子,少林方丈那边也该派人来了”他低声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还未说完,一道身影从后面过来,手中提着一柄细长的剑刃,李文书侧脸望了望,身影过来,便是师弟,秦勉。

    “师兄,今夜咱们死伤了五十人,其中三十人对方那个女人干的,那钢针防不胜防,大多都是被一针透穿脑门”身影走到李文书面前,蹲下来,嘴角含着一根野草,“这当中有名望的就有几个。”

    目光望向月色中师弟的脸,李文书舔舔嘴唇,问道:“哪些人?”

    “穿山掌罗一横、三指神爪曹豪、佛拳刘常云这三位乃是北地有些名望的,都是被那女人一针毙命,其中只有佛拳刘常云和对方过了两招,被震断经脉死了。”秦勉瓣着指头细说着。

    随后,李文书打断了他的话,目光深处浮出凝重:“咱们初来这里时,听闻佛拳刘常云很厉害的,那一手铁拳可是有三十多年的功力,随意一拳都能开岩劈石,被对方一掌给震死那女人一生下来就开始练武功的吗简直是怪物。”

    “而且轻身的功夫也很厉害。”秦勉接上一句后,俩人便陷入沉默的境地里,片刻后,给伤员包扎上药的苏婉玲过来,聪慧如她,大抵是猜到他们为什么陷入沉默,便是捂嘴轻笑出声,提醒了一句:“那女子暗器是很厉害,但是总有用尽的时候啊,师兄,你可别忘了,她也是刚刚经历过女真一战的,身上还有多少钢针可以射出?”

    青冥茫茫,月色渐去,李文书望着日月神教等人驻扎的方向,氤氲升起,山麓间浮起一股诡秘的感觉,像是有魑魅魍魉会出没一般。

    偶尔,夜枭发出诡异的啼叫

    不久之后,东方泛起了鱼肚白,新的一轮围剿便是要开始了。

    山下的小镇,红色的裙摆被迈着的莲步踢开,又降下合拢。

    吱嘎

    脚步声停在木门外,轻轻推开,外面吐露金辉的光线铺进房内,木门合上的刹那,光被赶了出去。

    妇人侧面,靠窗的位置,她轻柔的唤了一声:“夫君,事情已经透露给对方了,应该会在这次围剿日月神教的时候传出去。”

    “嗯这样一来,先断那白宁一臂也不错。”梳妆桌前,男子嘶哑的骂了出声,“我苦心积虑反了方腊,如此功劳,他却是不用我,真是老天爷瞎了他狗眼。”

    他手掌拍在桌上,震得连窗框都抖了一下,窗纸陡然间便是破了一道小口,也是浑不在意。

    一瞬间,正在发着脾气的金毒异忽然止住了声音,喉咙有些干涸的滚动,手背上青筋鼓起,仿佛非常痛苦。

    那边,女子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家丈夫的异状,背着身拧干了一张毛巾,“妾身倒不在意那些东西的,只是他毁了夫君的容貌,这才让妾身心里苦痛,若是将来也无法恢复,夫君便是一日也不敢堂堂正正的站在众人面前。”

    “其实若是夫君能治好脸上的伤势,这个仇咱们不报也罢的。”公孙大娘拧干毛巾,转身朝男子过去。

    微微的颤抖中原本一动未动的身影忽然将戴在头上的绸布取了下来,身前的铜镜中倒映出一张坑坑陷陷的脸,千疮百孔般恐怖。

    “夫君,擦把脸。”妇人靠过去,将毛巾递在对方面前。

    只是金毒异的手并未动一下,神情木愣的看着透着光亮的纸窗。

    “夫君?”

    公孙大娘又唤了一声,眸子闪着疑惑。

    那边依旧未有所动。

    陡然一下,她如触电般向后退了半步,眼睛大睁,手中的毛巾也随之掉到了地上,“你夫君你的脸怎么回事。”

    一个细微的细节,被她发现。

    千疮百孔的脸上,慢慢的出现老茧,甚至出细微的裂纹,犹如现在的脸是一张面具般在开始龟裂

    “你不是我夫君!!”妇人震惊中回过神来,立即大喝出声,就是一掌推过去。

    端坐的身影目光一直盯着纸窗,对袭过来的掌力,置若罔闻,仅仅是单臂一抬,手抓过去

    一捏。

    妇人白皙的脖子被掐,身子托举在了空中。

    断断续续的声音,艰难的从她嘴里发出,双眸圆瞪盯着正在蜕皮的脸,然后恐惧起来,“白白你是白”

    咔嚓!

    颈骨轻易的被捏断掉,尸体咚的一声掉在了男子的脚边,双目圆瞪,不甘的死去。

    不久之后,木门再次推开,外面晨光依旧明媚,屋子里,只留下一具尚有余温的尸体,一张发臭的面罩绸布

    ps:二更。今天的完了哈……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