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夜风
    时间稍后移一点。??

    夜风拂过乌木镇的上方,四散的灯火中,雨帘哗哗的从天上垂下来,乌泱泱的人群踩着积水从镇里云集,渗了油的火把在雨中坚持的燃烧,映着出一张张不同的脸孔。

    “赵施主留步,乌木镇这边尚需有人坐镇,免得中了魔教妖女的声东击西之计,少林那边贫僧回去便可。”

    走出小镇,老僧站在雨炳说道一声。

    “千年古刹,若是被魔教妖人烧去,那真是痛煞人心呐。既然这边走不开人,那老夫便是不去,但其他江湖上的兄弟却是可以的,一来人多好照应,毕竟那妖女武功甚是了得,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二来,这里原本就是老夫地盘,留太多人,反而堕了我索命笔的名头不是?”

    镇外的路口,轻声开口,便是士赵文炳,他如此慷慨正气的说着这几句话,其实心里的打算自然是有的。

    其余一起出来的数百江湖人,心中哪一个不明白,少林至宝,不仅仅是难得一见,更是能恢复伤残,既然让他们遇上了,谁能敢保证自己会不动心思?

    “阿弥陀佛,赵施主果然聪慧。”智心老僧双手合十喧了一声佛号江湖上众位豪杰愿与贫僧上少林救危,便是来吧。”

    说完,转身正要走,身后陡然一只手抓来:“大师请稍等。”说话的人,又是赵文炳,他拉住智心和尚的僧袍,低了低头,出来:“若是少林找回了达摩遗体,可否让老夫瞻仰一番?”

    “若是寻回,一切当由主持师兄定夺,贫僧无权过问的。”智心皱起眉礼貌的回应,随即迈开脚步前离开,目光中,不经意间看到一个熟悉的脸孔,仿佛置身事外的眸子颤了一下

    “这帮秃驴,都火烧眉毛了,还自持甚高,活该被盗走祖师爷的遗体。”赵文炳带着数十名招募来的绿林好汉,回到镇里,自家大院附近,愤怒之下,性情陡然转变的身影不甘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便是有些地痞无赖相了。

    回到大宅里,原本家仆该是有条不紊的清理有些脏乱的院子,可进来不久,他身旁的一名魁梧身形的手下提醒道:“好像不对怎么没人。”

    此时他们已走到院落中间的位置,身后大门方向忽然传来脚步声,回头刹那,几道身影一生不吭的将大门给关上,原本有些想要动起来的江湖人,有陷入寂静里。

    “客厅里有人”一名手下指了指前面。

    赵文炳皱起眉,从袖子里掏出一支铁制的笔杆,沉下嗓音:“过去看看。”

    走过院落中央,站到屋檐下,大厅中位上一身华丽黑色金边蟒袍的身影坐在那里,冠下是一头银丝,烛火中,有些亮。

    四周一排排垮刀而立的人影,统一的服饰,不像是附近府衙的差役、捕快,他心里便是咯噔一下,多少是想起眼前的人是谁了。

    旋即,抱拳上前,“老夫赵文炳,还未请教这位怎么称呼。”

    位上,白宁低垂眼帘,慢慢喝着茶,“本督一向不喜,外人站着说话。”茶盖轻轻盖上,眸子中冰冷的视线望过去。

    “东厂提督白宁?”大厅门口,赵文炳沉下声,手指轻轻的弹动几下。

    冰冷的脸上,泛起一丝笑意,白宁放下茶盏的一瞬,那边数十人持着各自的兵器猛的朝前面冲杀。

    “你们让开”

    准备抬弩的一众番子被身后的大汉挤开,金瓜大锤一挥,那边冲过来的一人尚来不及收住脚步,脑门呯的一下,顿时迸裂开。

    尸体后仰的同时,另一边,郑彪的身影猛的跃起,挥起虎头就是一砸。赵文炳这方人群中,同样有使锤的人,扬起兵器与对方在半空呯呯两下,爆出火花来。

    出搏命姿态的人群,在冲过来中,血花便绽放出来,场面上陡然一混乱,间隙中几道人影趁着空当冲出,对着正位正在喝茶的人就是杀过去。

    “东厂阉狗”

    “把命留下!!!”有人大喊一脚踢飞了挡路的木椅朝对方过去,手中的铁制狼毫抬起就是一刺。

    白绢在嘴上擦了擦,白宁云淡风轻的看了一眼,抬脚一压,几乎快要刺过来的狼毫顿时被压在地上,连带握笔柄的手,以及连着的赵文炳。

    于此同时,另外三人迅逼近,两刀一剑刺过去,白宁脚压一人的情况下,三把兵刃递到了眼前,右手抬起,刀剑过来,五指陡然一合。

    灵犀一指,却是五指并用。

    呯呯呯三声金属崩断的乱响,断裂的铁片崩飞到了半空,那边三人攻势被止住后往后退了半步的同时,夹着断刃的手一松,宽大的袖口拂过去。

    三人几乎同时被震飞,砸在下方两旁排列的座位上,木椅桌子直接在接触的一瞬就爆开,屑片乱飞,点着火烛的灯柱被余力撞倒,火光拉长了厅中混乱的人群。

    “咱家找你一点事还没说,你就动手,真是寻死。”白宁将白绢放回袖口,倾了倾上身,盯着地上的人。

    夜风呼啸,火光摇动,大厅中混合着血腥的味道。

    片刻后,赵文炳趴在地上开口说话。

    “提督大人说的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刚刚老夫我我以为有人冒充朝廷的人来诈我的”

    言语间,语气尚有生硬,但明显是在服软了。

    “做错事,要说对不起!”白宁笑起来。

    地上,中年男子脸红耳赤,只得说了一声:“对不起。”踩在手上的脚便是拿开了,他立即从地上爬起,警惕的看着对面的宦官,倒也不敢在此动手。

    “看,说句对不起很简单嘛。”

    白宁摊摊手,继续微笑着站起来,走到赵文炳的面前,搂住对方肩膀,拍了拍:“本督找你有点事,想必清楚吧。”

    肩侧的身影下意识的点头,立即让手下一名脚程快的去西南的那处山上通知人手都撤下来。

    “提督大人,你看这样做可以了吧。”

    被搂住的肩膀松开了,那边刚还微笑的人慢慢收敛笑容,盯着过来时,对方还偏了偏头,“不错,真乖。”

    手在赵文炳的脸上轻轻拍打。

    “你”

    对面,白宁的目光越冰冷,猛的一掌扇在对方脸上,整个身躯轰的一下侧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几圈,火光晃晃,昏黄的阴影中,白宁走了出去。

    “备轿,上少室山!”

    厅中,混乱厮杀的影子炳半张脸都塌陷了下去,不断有同伴的尸体在他周围倒下

    ps:今天没能爆,很抱歉哈,不过也是三更了。春风找机会一定爆一次。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