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三百八十二章 悲欢
    轰

    咵咵

    止步的身影陡然刺破雨幕,摔在地上,压碎青砖向后被推移出一条沟壑。

    雨落在积水荡起涟漪的一瞬,步履踩过,溅起水花。雨滴落在白发身影的宫袍,发丝上,隐约传出‘嗤嗤’的声响,犹如落到了火焰上被蒸发,一团团白气升腾起来。

    “你武功很高?”

    声音嘶哑慢慢,一句话里,变的忽男忽女,忽老忽少,怪异至极

    后方,所有人的惊诧中,小瓶儿自然也从别人口中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手指掐着掌心,紧咬嘴唇,眼里全是担忧的神色。

    “是有众生相。”

    “他进入有境第三层了为什么我没有察觉一点征兆。”

    担忧在眸子里闪动,紧咬的嘴唇最终还是说了一点声音出来:“为什么练的与我不一样完全不一样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当初摩云教教主赫连如雪那个贱女人根本就没给我的是改动过的秘籍?”

    她猛的抬起头,显然明白了一些什么。

    小瓶儿忍着伤势带来的疼痛起身,那边白宁的身影此时探出了手臂,手掌呈爪一吸。

    邪*三分归元气.吸星

    “你你不要过来”

    仰躺的黄澜来不及挣扎起身,他身旁碎裂的砖块忽然间摇动起来,一股吸力在距离两三丈远过来,身体便是胡乱摇晃挣扎中站起,被无形的内劲拖着强行移动那只张开的手掌中。

    啪!

    轻微的响声,修长白皙的手掌抓在对方的脸上,面对没有脸孔的身影,黄澜紧闭着眼睛不敢看过去,此时他的胆几乎被吓破。

    “你武功很高?”许多不同的声音汇聚成一股,再次灌进他耳朵里。

    挣扎中,手指猛的一抓,名为黄澜的青年撕心裂肺的吼叫出声,一种仿佛撕裂身体的东西在体内游走,一股股原本自己的内力在不断的逆流,汇聚头部,然后流入对方的手掌中心。

    片刻后,嘶叫中,又是一声大响。

    嘭

    最终,被抽取内力的青年被抛起来一掌打在胸口,整个人再次飞出去。

    哗啦一声,碎烂的青石砖中再次撞出一条沟壑,甚至比之前更加的深了,黄澜一身瘫软无力,躺在那里,大声的咳嗽,眼睛、耳朵、鼻子、口中全是溢流出的血,猩红的鲜血将他整个人浸在红色里。

    白宁的身影缓缓走过去,浑身颤抖。

    “提督大人,住手!!”

    声音划过雨夜,一道身影冲过去拦下正在前进的白宁,但后者就是一掌挥过去

    呯

    僧袍翻飞,智惠陡然出手与对方一抵,掌心磨蹭扭转的瞬间,已是落在那黄澜身前,合十双手,“阿弥陀佛提督大人心里积怨太深,心中难以释怀,不若先放下心中憎恨,贫僧愿为提督大人开解一二。”

    “让开”重重叠叠,男女老少混合的声音从无面中掺入过来。

    “此人知晓达摩遗体下落,不能死提督大人,清醒一下。”

    “让开”

    手臂抬起来,无面微动了下,声音猛的咆哮:“没了惜福我要那死人尸体做什么要它做什么!!!!”

    袍袖舞起的一瞬,碎砖吹动散开,雨珠落下分流,掌心径直推出,形成一道雨帘开合的痕迹。昏黄的雨中,稍远一点,袈裟抖开,同样分出一掌,与对方‘啪啪’两下,分开的一瞬。

    白宁连踏脚下青砖,拂袖一挥,破碎跳起的砖块密密麻麻朝少林方丈疾射过去,智惠亦如寻常一掌打出,就在众人惊诧中,半途,那推出去的掌力陡然一晃,快不可察的几乎变成了两掌。

    顿时,两掌再变,四掌、八掌十六掌。

    掌掌重重叠叠散开,众人几乎眼花的一瞬,就听噼噼啪啪飞去的石砖被击破、打飞,气浪翻滚,飞出一段距离的碎石随后纷纷掉落在地上,所有人一时间没能看清智惠方丈是如何打出这样惊人的攻势。

    只觉得眼花缭乱。

    “千手如来掌”苏婉玲显然之前借宿少林时,有过一点了解,现下有些惊呼。

    李文书目光炽热的看着智惠的身影,沉声低吼:“别吵”

    女子便是捂上嘴,但随后,她再次出声。

    “那个太监要做什么!”

    视野里,白宁反而迎着对方秘籍的手影冲了上去,身影极为鬼魅般加快,几乎是带着一道道残影在穿梭,脚尖每点一步,身体便是变的更快,脚下一连串的石砖炸开,掀起水花、碎石。

    轰轰轰轰

    连续踏出五六步时,那边老僧陡然退半步,手影消失回拢化为一掌,然而对面也已拉近距离,几步之间,巨大的力量在白宁手中成型,双方几乎是同时出手。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轰

    惊人的气浪迸飞,席卷起来的积水、地砖、半空中的雨帘带着骇人的气势朝四周推开,被吹来的微笑碎石打在旁人脸上,便是淤青浮现,可想场中央的二人承受对方多么可怕的罡劲。

    与此同时,巨大的混乱中,俩人的身影顿时分开,方丈智惠的身体结结实实的朝后飞了几丈,半空翻身站回地上,微弱咳嗽下,一口鲜血喷出,染红胸襟。

    另一边,白宁同样飞退十余步的同时,身后窈窕的身影飞纵而来,手指在他后背快速点了几个穴位,无相的身影便是陡然朝女子怀里一倒。

    白发下,脸孔已是恢复正常,只是带着疲惫和虚弱。

    “是瓶儿的错,瓶儿不该把你拖进来的什么都没得到,还累你受伤。”女子蹲下怀抱着白宁,带着哭腔,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风拂动了她的青丝。

    白宁望着漆黑的天空,“你做的,与我做的,有何区别”

    搂着男子的身影,止住泣声,抬头看他,又有了些喜极而泣的感觉,就像等了多年,终于等到了的感觉。

    “你我旧识啊”

    听到接完的话,小瓶儿原本微笑神色,有些消减,泪珠最终还是在颔角滴落,混入春雨里。

    ps:二更,祝愿情人节快乐……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