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三百八十六章 阳光、风露
    临行的队伍已经集结,随着红顶轿子离地的那一刻,留给少林寺考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智惠立在天王殿前,目光中坍塌的废墟,双手合十低头宣了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

    声音漫漫,冲上明媚的天光

    山下,帘子掀开,露出半张阴柔冷漠的脸,曹少卿骑马上前,垂下上身,“督主,有何吩咐。”

    “以后做事,要懂分寸,今日罚你,你该明白是为什么,可有不服?”薄唇轻启,缓缓的说出。

    曹少卿脸上表情微微动了一下,拱手:“奴婢不敢,不会有下次了。”

    “明白就好,你们呐,觉得咱们左右朝廷了就可以作威作福,一个个心里像塞了一匹野马似得,心里就想着自己也能如本督这般,是不是?”那半张脸转过来,眸子盯在对方脸上,“不光是你,雨化恬、曹震淳,哪个心里没有一两个心思的,这些原本咱家不想管,但是前提是本督命令未下之前,若是本督下了命令,还存有不该有的心思,你们是该知道咱家手段的。”

    风走云动,晨光慢慢驱散了山麓上的薄雾,但骑在马背上的身影还是感觉有些冷,下意识的拱手:“奴婢知错,绝不再犯。”

    “嗯。”

    帘子放下,一切又变得如此和谐,山林鸟飞腾,目送这只队伍缓缓而行

    时间往后推移数日,汴梁,同样一片天空下。

    啪!

    一只赤脚踏在地上,随后,有些湿泞的泥土被车轮碾过,留下两道痕迹,一直向前延伸下去,崎岖难行的道路,有人站在马车、牛车上,偶尔视线朝前望过去,车马密密麻麻在这广阔的土地被骡马拖行,有的被老牛牵引,更多的还是穿着囚服的人当做牲畜在拉动车轮。

    空气中散人体腐烂的臭味,时不时会有鞭子抽打在半空,响起噼啪的脆响,偶尔会有一两人趁机逃跑,但很快就被远处戴着皮制口罩的番子或锦衣卫射死在地上,与腐尸一起装运上车斗里。

    在主持清理城外的尸体,海大福已经想尽了一切办法,从户部抽调了部分不用来春耕的老牛来运送尸体,人力上他不敢拿禁军来冒险,毕竟随着时间的推移,谁也不保不住疫病什么时候就会爆,一旦有人感染,带进军营,到时整个京师就会变成不设防的城池,甚至一片死地都极有可能。

    这个险,他还不敢冒,至于那些清理尸体的死囚、重犯,最后的归宿,已是不需要考虑的了。

    城内大致上也进行了戒严,限时开放南城门,作为城中商贾临时通行的通道。

    医馆此时也变得人满为患,虽然当中还没有出现瘟疫症状的患者,但漂浮在空气的臭味,已经让大多数人感到心悸,求医问药作为预防的,自然就多了许多。

    “啊”木榻上有人惊呼一声坐起来。

    “怎么了?”

    医馆外的坐堂里,有身影跑进来。

    “没没事做了一个噩梦。”

    木榻上,女子看对方关切的模样,回了一句,脸上却是惊魂未定,阳光从紧闭的窗户纸上透了一些在房里的地上形成微弱的光斑,洁白的床单有些凌乱,一半拖在了地上。

    站在门口的男子便是微笑了一下,便是走进来,将地上拖着一角的被单拾起,重新放到榻上,笑容很迷人,只是他对面的女子却是皱了皱鼻子,一股难闻的药味,钻进她的嗅觉里。

    “刚刚我在煎药呢毕竟你的病大夫说需要好好静养”男子想要伸手去握对方的手,动了一下,却没了下文。

    女子沉默的看着投在地上的光斑,片刻后,轻声而温柔的说:“我梦见奕儿了梦见整座汴梁都成死城,就连皇宫里的人也被传染了然后我在梦里看到奕儿他他孤零零的坐在那大殿上一个人在那里哭哭的很伤心在叫着娘娘好伤心”

    她喃喃说着话,一滴眼泪自眼角滑出,淌过脸颊,滴在手背上有些温热。

    “小乙想想办法,我想见奕儿一次”

    随后,她望向男子。

    地上的光斑在缓缓移动,到了脚背的同时,坐在榻前的男子点了点头,目光坚定:“我想办法一定会让你见到奕儿的。”

    屋外,忽然有声音在喊:“小乙你煎的药快糊了”

    男子恍然拍拍脑门,急忙朝外跑:“对了你的药,小乙去去就来。”

    榻上半坐的女子擦了下泪痕,看着他着急慌神的模样,嘴角便是破涕笑了一下,随后点点头。

    “你笑起来,真好看。”

    燕青说道。

    云下划过飞鸟,汴梁以北。

    名为芙蕖的女子抬起头,看着鸟儿落在茂密的绿野里不见了踪影,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水,抚了抚耳边的鬓,手里提着一只小篮,里面有些草药,和刚刚长出不久的野菜。

    村子里还是和平时一样,大家都忙碌的活着。

    走过一栋草屋时,檐下坐着一位妇人,头上缠裹的布条与女子身上短缺的一角甚是吻合。那妇人远远的见女子回来,便是微笑的冲她打招呼。

    “芙蕖啊今晚过来在家里吃晚饭吧,今天给你尝尝荤腥。”妇人有些得意,但眼里却时没有炫耀之类的意思。

    “不了。”女子身影朝另一边的小草屋过去,摇摇头,青丝在双肩拂动,她露出明媚的笑容来,虽然口中缺了俩颗牙,但那笑容就像是一朵绽放的红山茶。

    走出两步,芙蕖转身带着浅浅的笑容,又说:“牛婶你头上的伤差不多已经好了,可以把布条取下来了。”

    屋檐下,妇人连连点头,对这样一个善良的女子,她是打心底的喜欢,若是她的儿子还在就好了,可惜在动乱里,家已经没了。

    欢喜中,眸子里闪着难以治愈的伤痛,见到善良的身影已经离开,妇人喃喃的说着什么话,回到屋里,看了看陶罐浸泡的一只褪了皮的老鼠。

    舔了舔嘴

    “爹我回来了。”

    篮子放在门口,女子在屋外甜甜的喊了一声,随后又去将檐下的草药端出去晾晒。

    “哦。”门敞开着,老人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刚刚我在做饭呢辛苦你了。”

    “不辛苦啊芙蕖觉得现在挺好。”

    老人看着纤弱忙活的身影,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开口:“芙蕖爹觉得,你是不是或者说你是不是该嫁人了”

    阳光里,女子愣在那里。

    “毕竟,爹已经老了,照顾不了你多久的。”老人随后坐在屋檐下,这样随口提了一下。

    ps:二更,还有一更,不过可能迟点。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