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孰是好人
    相州地界,北芒山。

    春日透出云层,风拂过绿野,空气中飘荡着腐烂的臭味。

    车轮碾过湿软的泥土缓缓停下,数名拖车的囚犯很快被捂住口鼻的青鳞皂衣番子押送离开,马车旁边是巨大的土坑,用石块和木板将周围固牢了下来,随后过来几名劳壮用粗大的圆木塞在了车轮下面。

    哗啦

    有人大喊了一声,马车咣的一声响了下,侧翻在地,里面一具具腐烂膨胀的尸体哗哗哗的往土坑里掉落,视线下去,里面已经堆积如山,令人作呕的恶臭弥漫着,飘去很远。

    尸山中,黑压压一片的老鼠被惊起来,密密麻麻的在四处乱跑。

    西北方向,离土坑十余丈远的距离,一座烽楼矗立在那里,最高处,一身青鳞毛领的人影立在风里,袍摆轻扬间,有人匆匆上来,单膝拱手:“禀百户,今日第十五车已悉数倾倒完毕。”

    “嗯”

    毛绒在风里抚动,人影低吟了一声,从被皮制口罩遮住下半张脸发出,片刻后,这人嘶哑轻微的说道:“昨夜破掉的土墙都修补好了吧?”

    “已经让工匠修补好了。”来人可能是对方心腹,说完也并未急着离开,而是起身后让身后的其余番子将楼顶几具腐尸拖下去。

    随后,满脸堆笑上前,说了句好听的,“百户大人的腐尸掌越发娴熟了奴婢真是羡慕啊。”

    那边,身影回过来看了他一眼,双眸有一只眼受了严重伤势,全是眼白,挥了挥戴着手套的手掌,“有些事羡慕不来的,咱家这点武功,和督主一比,那就是差的太远了”正常的一只眼中闪烁期待的眼神,另一只却是冷冰冰的,语气顿了顿,“咱家听说海千户特意让学了腐尸掌的另外几名百户主持做这件事,真是为我们打开方便之门,用这些腐尸练功,事半功倍啊”

    “那是那是冯百户那是海公公看中的人,那是百里挑一。”

    名为冯宝的东厂太监勾起嘴角笑了一下,慢慢转过身继续看着外面的情况,“你啊,就是嘴甜,不过还是要抓紧让自己有本事才行,你看那刘瑾,咱家和他都是同时在督主府里当过差的,啧啧你看他现在多得意啊下面的事,基本都是他说了算。”

    戴着手套的手指轻轻按在木栏上,用力一捏,木屑挤出他指隙。

    视线里,土坑的另一边,用铁丝网和木桩圈起来的围墙那些卸完尸体的囚徒被驱赶着过去,足有数十名,被关进里面。

    “咱们比别人少了一个玩意儿,就要比别人更努力才行啊,光靠一张嘴甜是不行的。”冯宝看着那边被驱赶的人群说着,远处,有人朝烽楼这边打了旗语,他便点点头,“把他们喂狗!”近旁的一名番子便是摇了摇手中的小旗。

    远处,原本蹲下的死囚以及重犯在疑惑中被驱赶着进有许多尖刺的铁丝围墙里,以为是在关押他们,一时间数十名人重重叠叠推搡叫骂着走了进去,不少人在移动中摔倒,最先进入的一个人从地上爬起的瞬间。

    一丝粘稠的液体滴在手边,视线里黑色的狗嘴呲着牙发出‘恶恶’低吼,一只双眼充满血丝的大狗虎视眈眈的冲他乱吠,随后疯狂的扑过来。

    “哪里来的狗”

    “操!!有狗咬我!!”

    “好多”

    进了铁丝圈的死囚本是坐着想要休息,却是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一群疯狗,狂吠着就冲了过来,一开始,他们还不太在意,一脚将几只狗踢飞,但之后不到几息的时间,一群群疯狗从贴着山壁的小洞里钻出来,扑进人群

    视野慢慢回收,冯宝搓搓手指,口罩下看不出表情,对那边传来撕心裂肺的的惨叫也丝毫没放在心上,接上之前的话,继续说着:“现在这武朝啊,正是咱们大展手脚的时候,待这事过后,说不得咱家就要往上提一提了,你啊,就来接咱家的位子吧。”

    “谢百户提拔谢百户提拔。”那名心腹连声说了几句,脸上却是笑出了皱纹。

    “下去喝点宫里安神医配制的汤药,免得染了瘟疫。”

    百户太监做了一个挥退的手势,那人便退了下去。

    *

    阳光下,小溪清澈流淌。

    一簇簇人影倒影在水面,其中老人的脸色极为难看,“这里没有附近也没有村子之类的,怎么会有大量的尸体”

    “爹会不会不是这里,嬷嬷年纪大了,说不定记错地方了。”女子在他身后小声说了句。

    不远,拿着一根木棍的青年却是说道:“她年纪大,却记得很多东西,你怎么记不得自己叫什么”

    周侗从水边站起来,背对的阳光将他的影子照出巨大的阴影,轻声呵斥:“不要吵咱们再往前看看,说不定能发现什么,若是出了瘟疫就不好了,村里就不能住人。”

    “那牛婶她”芙蕖担忧的回望村子方向一眼,身旁又有几道身影越过去。

    其中一名中年汉子叹口气:“她撑不了多久的,那间屋子,谁也不能进去,传染了瘟疫大家都要死,临走时,周师傅说”

    汉子说到一半选择了闭口。

    “我爹说什么!”

    前面行走的老人停下脚步,背对着女子沉声响起来:“染了瘟疫就留不得,只能烧了,连带那间屋子一起烧了。”

    “啊”

    后面,站在一块石头上的女子陡然捂住嘴,发出心痛、酸楚的声音,眼眶渐渐红了起来。

    风拂过绿色的树叶,像是有人在树荫后偷窥。

    老人浑身颤抖转过身,“芙蕖爹只能这么办只能这么办啊”

    树荫下,有身影移动,悄悄离开。、

    ps:今天只有一更,然后明天三更,加班去了,希望大家体谅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