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三百九十五章 混沌
    东边发亮,日头从云端露出,逐渐上升。整个相州变得安静了许多,少数的人在街头走着,有些回来的商人开始打开店铺做起了简单的买卖,恢复元气总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柴房的门在明亮的日光中打开。

    “芙蕖你留在城里,先等一晚,若是爹爹没回来,你就独自离开,别让那些东厂的人找到。”

    周侗提着铜棍走在光里,回头叮嘱着,映出一片阴影。

    “爹”

    柴房里,女子匆匆走出,担忧的望着老人,欲言又止,咬了下嘴唇,点点头:“爹,你要小心点,芙蕖只有你一个亲人”

    “好!”清瘦的身影背着光,在阴影中露出笑脸,苍老的手伸过去在对方脑袋揉了揉,声音慈祥的过来:“爹,会小心的,那东厂宦官,武功不是很高,就算拿东厂提督过来,爹也能全身而退,无妨的,女儿不要担心。”

    老人的话并非故意安慰女子,按他的武功层次,杀一个小小的百户却是不是难事,就算与那东厂提督也是不惧,不过有句话他没有和女子说,毕竟过去两年,那位提督的武功怕也是精进了不少,加之自己在这次战乱中,也是挨饿受冻,武者除了每日勤练,也需要大量的食物作为滋养。

    眼下,他的底子虽然还在,可真要巅峰时期与东厂提督动起手来,怕是有点难了。

    想时,对面的芙蕖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连忙从怀里将昨晚的馒头拿出来,脸上红红的,捧在手心里,“啊压扁了爹你带着它,半道上饿了好填肚子。”

    “昨晚你没吃?爹不饿。”老人言语中有些怒气。

    女子摇摇头,“不用骗我,用武功消耗会很大,我都懂的。”说着将手中扁瘪的馒头硬塞进老人的衣裳里。

    “给爹了,你又吃什么。”

    周侗反过来将馒头强行放在芙蕖手中,眼眶有些红红的,下一刻,转身毫不拖泥带水的离开。

    晨光照着他的影子拖长在地上,拉的很长。身后,女子捧着馒头双手合十沐在阳光里,默默的祈祷,眼角滑出泪水。

    “天上的神仙啊保佑芙蕖的爹爹。”

    日头升上正空,逐渐变大。

    最终,柴房中的女子心里不安的走了出来,紧咬嘴唇,提着长裙,匆匆朝外面走去

    长街。

    单人单骑的身影在街上朝着城门的方向穿行,街上行人远远的,看见此人骑马过来,赶紧站到街边躲开,不是此人策马有多快,也不是因为身着什么了不起的衣饰,而是对方脸上那只恐怖的白眼甚是醒目,让人不寒而栗。

    孤单影只出了城门,缓缓的速度像是在等人。

    不久之后,城外近郊,日头却已是倾斜,阳光拖在地上,远远的一处山岗上,一道人影坐在石头上,铜棍拿在手中立在地上,也像是等人。

    “看来,咱家算是来对了。”过来的身影从马背上翻下,缓缓朝山坡上过去。

    那边,背对阳光的阴影中,冷哼一声,铜棍在泥里拔起,苍老的身影慢慢从石头上起来,“看来,你这东厂阉宦倒也有胆。”

    对方朝周围看了看:“怎么没见你带那帮鹰犬过来老夫这颗头颅便是你的了。”

    “你想送死?”

    伪装成冯宝的白宁也不看对方,斜走着步子,微微抬了抬头,目光望着逐渐落下的太阳,“还有一个人呢?怎么不见她一起来,咱家想见她。”

    “你?”周侗疑惑的望了望侧影。

    此时,白宁收回目光转投向老人,狰狞的脸上陡然一阵扭动,那边的老人便是向后一退,脸上显出惊惧的神色,“什么是人是鬼?”

    片刻间,蠕动的脸变了一副模样,便是恢复回到本来面目。

    “白宁”惊惧之色还未褪去,老人已呢喃出声。

    “不弄成冯宝的样子,很难让你寻来的。”白宁偏着头望着老人,目光冷冰冰的,“而且,你打不过我的,你的气血已经亏了许多再则,本督是来找自己的夫人。”

    周侗回过神来,甚至不用细想的说出了女子的名字:“芙蕖?”

    “不不”

    白宁摇了摇手指,“那是你给她取得,她应该叫惜福知道吗?几年前,她便与咱家成亲了,那时她受了一点刺激,头脑有些不清醒,虽然有些迟钝,但是人很善良,后来因为一些意外,被女真人掳了去所以,本督过来就是想接她回去。”

    “接回去?”

    那边,老人的目光锋利的盯在冷漠的脸上。

    啪!

    一记耳光突如其来的打来,被白宁抬手挡了下,但周侗并没有再次动手,手指指过去,沉声开口:“她现在也很善良,很好的一个姑娘,你配不上她,你满手血腥,你配的上吗?”

    “哦那你说说谁配的上?本督去杀了他!!”天上有阴云过来,地上光影在移动停在白宁的脚边,声音冰冷的开口,负在身后的手渐渐握成了拳头。

    老人并不惧怕对方的气势,提着铜棍上前一步,“白宁你说芙蕖是你妻子,说她原来有些痴傻迟钝,但是现在你多半已知道一点,她!!!现在不傻,你说接就过来接,你有没有问过她愿不愿意?”

    脚步再上前,愤怒的身影过来:“你树敌太多,武功高强不假,但她一个女子身无保命的武功,将来你东厂若是有一天失势,你有没有想过她的安危?这样的女子”

    听到这句话,白宁身形一颤,原本当初女真攻城时,他便是这样想过,若是女真破城,他便让惜福恢复神智,好让她在这世上继续好好活着。

    只是有一点,得知惜福还活着的时候,他高兴的忘记了初心,忘记了曾经如何面对一个正常的惜福的犹豫和担忧。

    “那也是本督的家事”片刻后,白宁的目光陡然凶戾起来,身后的手臂一掌就是拍了过去。

    周侗的武功本就高绝,纵然气血有些亏损,但要接战也不是不可能的。随后,空气中便是一声闷响,两道身影在落日的光芒里撞在了一起。

    铜棍抵在掌心的一瞬,五指猛的抓住,一扭。

    吱嘎一声。

    铜棍的那头被拧成了麻花。下一刻,老人的身躯倒退,连连踩陷泥土,惊愕的目光中,他对面的,是一张无脸的怪人

    夕阳西下,彤红光里,女子的身影慢慢寻了过来

    ps:二更,本想写第三更的,但是白宁的感情,我还没酝酿好,希望你们别急好吗,我也很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