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章 春暖时节,寒风起
    “鸾红衣戏命师赵明陀,这些人的武功很诡异?”

    车轮碾过石砖,车厢内,白宁靠在软垫上,偏着头,修长的手指枕着下巴看着纸条上传来的情报,嘴角微微有些勾起,略有几分笑意在里面,他倒不是很在意六扇门过来的信息里提到的那几人武功到底如何,反正到时候大军开过去,平推就是了

    他把纸条按下,后脑靠在车厢上,“先回府,休息两天,等韩世忠的一万禁军先出发,杨志等人随后过去。 更新最快”这样吩咐了一句,外面的缇骑受了命令离开之际,不由想到了一个人。

    惜福这个傻姑娘如今怎样了将来能不能在这样残酷的江湖里活下去,给她的力量终究是不够的,招一批江湖人,暗中保护她吧

    迷迷煳煳的,有点疲倦的在车厢里睡了过去

    水溪县里,红裳楼是这里的青楼,每日里大多都是灯火通明,就算半个月前女真南下,这里隔得千里,不受任何影响,相反,北方待不住人了,能迁移的商人近半来了荆湖这块宝地。

    这里有号称“八百里洞庭”的洞庭湖,又地处东南,与秦川、襄州、云滇接壤,随着开春,节气转暖后,此地更是风景秀丽,绿竹成荫。

    南方江湖人大抵上都是会在此过往,或歇脚、或挑衅生事,壮自己名声的行径来。不过此时,楼上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一张圆桌掀飞砸在地上,各种南方可口的菜肴混淆着洒落地上,有脚步踩过去,一名青衣节着铜环的高瘦男人,正将手中的酒杯砸在地上,他背后数名大汉警惕的望着周围,楼梯口间,走廊的过道上,也有停留看热闹的,朝里张望。

    “水溪县什么狗屁红裳楼还远近闻名,这一桌子菜是给狗吃的吗?以老子看,干脆就别开了省得,老子来一次就想砸一次。”

    大概喝过一些酒的男子,心里不是很畅快,边说着,拿着周围的摆件砸了一通,言词颇有些让人不舒服,外面的那些看热闹的好事人,原本以为只是菜肴有问题,还饶有兴趣的看戏,到的后来,对方话里骂着骂,有些变味了,纷纷低头交谈几句,便赶紧搂着姑娘耍自己的去了。

    人群散开不久,二楼走廊上,一个穿着红裙披红纱的女子摇曳着翘臀,迈动的大腿在红纱中若隐若现,勾人魂魄,挽起的发髻,一对碧玉钗子下垂着铜铃,叮叮当当,轻微的响着。

    白玉般的秀足穿在红鞋里迈进包房刹那,面无表情的的俏脸上,那张彤红的小唇立刻勾起谄媚的笑,便是‘哎哟’一声,冲生气的客人招唿起来。

    “这位贵客呐,小店不知哪儿怠慢了客人,红衣真是抱歉这桌若是不合口味,便算奴家的如何。”

    莲步款款在杂乱的地上,几乎是以贴近对方的距离走过去,手绢带着异常好闻的香味在那男子的鼻前滑过的一瞬,惹得对方脖子都伸长,顿时眼光泛绿,喉结滚动的吞吞口水,说道:“我也不差这点钱,只是来南方给家里看看生意,听闻水溪县有个貌美如花的老.鸨,便是寻了过来不知是否能一亲芳泽”

    旋即,手大胆的往女子腰间勾了过去。

    “奴家可是这家青楼的老.鸨,人老珠黄的,贵客还要的啊真是不嫌呢”手绢被女子收回掩在嘴上,轻笑了一声,窈窕的腰段从对方的手搂过来时,轻巧的躲开,莲步缓缓后退,一对杏目如丝般的望了对方一眼。

    “不嫌不嫌”那男子舔了舔嘴唇。

    忽然,女子又走来两步,白皙的手指轻轻按在他胸膛,慢慢滑下,到丹田的位置,吐气如兰的在男子的耳边轻声说:“既然不嫌奴家自然会为恩客宽衣解带的,如此跟奴来吧。”说着,葱白的手指轻轻在他肚脐的位置画着小圈。

    那男子再也掩不住的吞了一口吐沫,连忙点点头。

    “你们就在这里候着,重新点一桌菜,你们自己吃吧,老子先去快活了。”

    “东家慢走”

    “东家可要悠着点啊”

    等数名护卫说完话时,那男人已经被披红纱的老.鸨牵着手上四楼去了

    水溪算不得大县,但因为地处位置原因,过往的客商、江湖人倒是很多,有些鱼龙混杂。换了一身装束的顾觅带着几名便衣捕快行走在当中,也不是很显眼,此次能够过来这里,大抵上是追寻着那名断了一臂的黄澜,然而途中他发现越到这边不仅仅是江湖上的独行客变多了,那些有名有派的人隐隐也有开始在这里聚集的迹象。

    此次,他只得要借助东厂的线人问问情况了,毕竟人在江湖走,多知道一点事情,就不那么容易死了。一行人便是在一家茶肆落下了脚,旁边的同伴冲顾觅点点头,大概意思是这里了。

    屁股刚一落座,提着茶壶的伙计便靠了过来,笑嘻嘻的问:“几位客观打哪儿来啊,小店的茶,最是解渴。”

    “哪儿打烂,从哪儿来。”

    咕咕咕

    茶水从壶嘴里倒出,划出一道弧形,眼前,年纪较小的伙计嘿笑了一声:“那,咱们还是老乡呢,不过俺呢,还是女真没打来的时候,就到这边安营扎寨了”

    说着这话的时候,暗语已经互通,便是确认了身份,只是这样的环境下,容不得交换情报,顾觅便是借口问了一下茅厕在哪儿,那伙计依旧一副笑脸迎客的表情,热情的带着他去了后院。

    “如此准确?”

    “那青楼主事的就是鸾红衣,练得是一门邪门武功,凡是男子大多都抵挡不了,很容易被她出其不意杀掉。”

    “那你”

    “咱家是净身了的讨厌。”

    随后又说了许多,顾觅一头黑线的从后院回来,饮了一口茶,消化下刚刚得到的情报,大概上附近另一个县城的青河县青河帮帮主也在过来的路上等等,至于那什么戏命师赵明陀,则是比较神秘,这名线人手上的情报,只有对方有一门善使傀儡的武功,颇有些神秘。

    如此,顾觅对比一番实力后,便是皱起眉头。

    “是有一些麻烦,只是不知督主那边何时过来了。”他抬起眼,看着街道尽头的一栋青楼,眼眯成线

    红裳楼。

    四楼的一间客房打开,鸾红衣擦了擦嘴上的鲜血,对候着走廊上的龟奴挥挥手:“处理下。”

    “是。”那下人应了声,然后又开口:“禀主人,刚刚外面来信,赵大官人,还有青河帮的人已经来了,让主人完事后,去见他们。”

    “赵明陀?哼”

    鸾红衣不屑的冷哼一声,性感的嘴瓣挤出一句:“他算什么大官人,穷鬼!”

    便是扭着腰肢,缓缓下楼去了。

    ps:二更,算了,三更留到明天补吧,实在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