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零一章 江湖难敌情字
    鸾红衣的身影站定在三楼的雅间门外,里面便是听到手掌呯呯的拍击桌子,颇为嚣张的声音在说话。?

    “要我说,咱们就这么干,义父待我们如何,大家心里都是清楚的,那黄澜虽然是个王八蛋,但也是为尽孝道而已,不管怎么说,别人弄过来,咱们也不能怂,义父让我们仨先出来,摆明是最信任咱们的”

    屋内,另一道男声语气有些微弱,听的倒是不清。鸾红衣干咳两声,便是从两名护卫中间推门而入,拖地红裙滑过地面,门扇陡然关上。

    她笑容满面,恰似春风吹来般,拿起无人座位上的酒杯,撒娇般朝刚刚说话有些嚣张的男人偎依过去,“牛哥哥啊,你说的好让人心里欢喜呐,红衣就觉得哥哥是那重情重义的人儿。”

    猩红的指甲尖轻轻在对方脸颊划过,媚眼却是有意无意看向另一边角落里,披着斗篷、脸上戴着半边铁面的男人。

    “行了行了,把你那一套收起来,我牛义又不是第一天和你认识,从来都是只摸到手,连嘴都碰不上,每次勾的人心痒痒,还是眼不见为净。”靠窗的汉子伸手将女子推开,高大的身形不由朝里挤了挤。

    角落那里,有声音冷哼,斗篷下,一张惨白青的半张脸从阴影里望过去一眼,“你要是碰上她的嘴,你就过不了今晚了”

    那牛义揉了揉鼻子,粗壮的手掌在桌上再次拍了拍,“那就谈正事”

    “真没劲。”

    鸾红衣收起刚刚的媚色,表情顷刻间冷了下来,手中的酒杯轻轻抿了一口,“你想说什么,刚刚奴可是已经听到了,既然咱们的牛帮主想要和六扇门拼,那就拼呗,但奴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要是把他们后面的东厂给引过来,那事情就难办了。”

    砰的一下,拳头砸在桌面一震,碗碟跳起的一瞬,满嘴络腮胡抖动两下,牛义愤慨道:“那又如何,难道你还想和朝廷讲和不成?别忘了,咱们背后还有洞庭之主,咱们的义父呢,他老人家武功也是厉害的紧,就算十个那什么东厂提督,也是照打。”

    “人家万一不和义父打怎么办?派出几万大军过来,到时候把咱们撵的鸡飞狗跳,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我看你是安逸日子过久了,就不怕义父追究起来,你吃不消啊。”牛义瞪着她。

    对面,女子脸色倒是没变,只是眸子里闪烁出一些惊惧。往日里,她或许有些天不怕地不怕,但这一次,鸾红衣觉得自己陷入两难得境地,毕竟一边是朝廷,哪怕这个朝廷管江湖上的事很少,可终究一旦管起来,那就是风雷急火的,尤其是这几年东缉事厂出来,开始伸手江湖事后,也办了几件狠事,杀得血流成河。

    对于那东厂提督的传闻,她知道的也不多,对方会不会武功什么的,也已经不重要了,大军只要压过来,什么红裳楼,在江湖上或许还有点名气,但在别人眼里,不过就是一家小县城的青楼而已。

    “做人不能忘本”沉默许久的身影在角落里陡然声,却还是一动未动的坐在那里。

    这边,靠窗的大汉摩挲胡须,狠狠的点头,对鸾红衣道:“赵明陀说的对,咱们不能忘本,江湖人最重什么?再说,朝廷怎么可能会派出几万大军来,老子又不是方腊那厮,就算盘踞杭州那边的日月神教,朝廷也没见的派人去剿灭?”

    女子站起身,目光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走向另一扇敞开的窗户,皱起没好看的细眉,视线里,街道人来人往,客商、江湖人、小贩、百姓

    性感的唇间轻轻启了启:“随你们吧既然已经拿了主意,找我做什么到时来道命令就好了奴也是他的儿女,怎么能不出手里。”

    靠着窗户,一截红纱飘到外面,她看着那截飞扬的红纱,脸色并不好,有几分恍惚和疏离的样子

    街道上的茶肆里,有身影拿捏茶杯望着青楼,久久出神,视线里好像看到了一段红色在飘,绯红的人站立窗口。

    “捕头刚刚有盯着红裳楼的兄弟过来,说他们好像运了什么东西出城,神神秘秘的,掩饰的很好,却没躲过我们的视线。”

    陡然听到身旁的手下在给他汇报情报,便是回过神,有些凉了的茶放到桌面:“嗯,我们去看看,通知前面的弟兄别打草惊蛇,先看看他们运的什么。”

    说完一句话,顾觅便是招呼其余几人准备离开,走出茶肆时,他再次回望,那边敞开的敞开里,已经没有了那一抹红色。

    他有些自嘲的摇摇头,便是朝城外走去

    红裳楼。

    鸾红衣皱着眉,看着有些微醉的牛义,“今天就到这吧,既然决定已下,奴自然会全力为义父办事的,毕竟东厂势力庞大,大家多加小心为上。”

    “放心老子手中的一柄关刀可不是吃素的,那些阉人敢来,保管再让他们吃一刀。”大汉满口喷着酒气,拍了拍胸口,正要出门,突然又转过头来,嘿笑了下:“那个妹妹啊,你看哥哥到你这儿来,怎么的也要安排安排嘛,把楼里最好的姑娘让哥哥耍耍如何?”

    寒着俏脸的鸾红衣忽然露出媚笑,“哥哥呐,奴就是这里最好的,要不要啊?”

    “算了算了”牛义摆摆手,拉开门让侍卫搀扶着,“我我自己去找,嘿嘿,就不劳烦妹妹了。”

    门又关上了,房里顿时陷入沉默。

    角落里,有人叹气,似乎万年不动的身影终于在沉闷中动了一下,然而站起,手臂一勾,离他不远竖立的东西陡然拉动,沉重的背负在了后背,便是一口黑色的石棺。

    “站住”坐在凳上的女子厉声开口。

    走向门口的身影停顿,头蓬下的半张脸侧过来,沉默的看着她。

    “对我,就没什么好说的吗?”

    背着黑棺的赵明陀低声道:“你不该这样作践自己。”

    “作践?我有的选吗?”鸾红衣自嘲的笑了一声,忽然起身朝男子走过去:“这次是个机会摆脱那老不死的我们俩双双离开好不好?”

    赵明陀欲言又止,但终于还说了一句,声音嘶哑低沉,“我们是兄妹。”

    “但是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的啊”

    “那也是兄妹。”

    黑棺一摆,男子拉门而出。鸾红衣在他背后叫嚷道:“你会后悔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眶有些红了。

    离开的身影微微颤抖,片刻后,又再次离开。

    ps:一更,还有两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