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零三章 看不清
    从城墙那边回到白府,庭院中苍挺的老树又重新焕发新枝,绿色细嫩的树叶在橘红的天光里随风轻摇,悦心湖边的嫩柳拂动湖水,白宁独自走到凉亭下,看着这个傍晚的风景,视野之中,有些凄凉了。

    知了尚未褪去重重的壳,刚刚破土而出,寻找着树躯。晚风里,正在他出神的看着一群已经长大的鸭子在湖面扑打翅膀,一道身影站在身后,回过视线去看时,那张小小的脸蛋上,还挂着泪痕。

    “娘是不是不回来”玲珑擦了擦眼角,春梅冬菊俩丫鬟在她说话时,退开到几丈外。

    白宁冲她招招手,对面身影便慢慢过来,头枕在他腿上,手掌轻拂柔顺的青丝,“不会的你娘啊,只是暂时不记得咱们了,她现在有了自己的想法,想在外面闯闯,干爹就随她的意思”

    天边,最后一缕残阳没有了,凉亭中,回荡着父女二人轻轻的话语。

    “是不是周侗那个老家伙怂恿的玲珑这就去杀了他。”

    “你现在还打不过他。”

    “他武功很高吗?那干爹能杀了他吗?”

    “打的过又能怎样呢,你娘已经变聪明了,就算杀了那老头,只会让你娘憎恨,更加不会回来了。”

    “那我们去找她啊”

    “干爹走不开而且她也不记得你我,找她只会害怕我们的”

    说话的话语一顿,白宁将她脸捧起来,“还有,不要憎恨你大姑,她呀,永远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妇人,恨她,你娘也回不来的。”

    黑色里,玲珑沉默了许久,才缓缓点头,她走到一边,坐到石凳上,颇有些大人的语气说:“干爹的教诲,玲珑知道了,不过心里不恨她,不代表喜欢她的,我现在已经明白许多道理了,只是盘着自己能快点长大,然后去找娘。”

    小人儿在在白宁面前,挺起胸膛有些憧憬的说着

    皇宫,郑婉从书桌后面抬起头来,手中的书籍咣的一下落得很重,目光有些惊愕、呆滞的望着跪着的小宫女铃儿。

    “童贯死了?”

    “是的太后,刚刚听到外面的一个侍卫哥哥说的,今天他与提督大人巡查城墙,下来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下来,磕破脑袋,送回府里救治的时候,就已不行了”

    身着凤袍的身影皱着眉头,站了起来,眸子里含着怒意,无措举起的手指颤抖,张开嘴,不知想要说些什么。

    片刻后,她终于缓过一句话:“怎么就这么死了。”

    手指垂落侧间之时。

    “你倒是死的光棍”郑婉陡然吼了出来,一下将书桌上想要看的几本书籍扫落地上,烛火呼的一下摇曳起来,“本宫要的东西还没水落石出,你怎么能死的这么轻松无能!!!”

    她咬牙切齿的走动,脸上多有扭曲,书桌前,跪着的小宫女大气也不敢出,小心翼翼的将地上的书籍拾起来抱在怀里。

    “算了,把书放回来吧。”上方,女子坐回椅上,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就像之前发火的情绪并未来自她一样。

    房里,又沉默片刻,坐在书桌后的郑婉目光中有情绪在闪动,看着颤颤兢兢的将书籍放回来的小宫女,陡然说道:“此事,多半被人宫中的那些东厂眼线知晓了,下次再做的隐秘一点,本宫可用的人已是不多了,你是太皇太后身边过来的,应该谨记她是如何死的,知道吗?”

    咬着嘴唇的小宫女,含泪点点头。

    “下去休息吧去看着皇帝,免得踢被子着凉了。”御书房中,满屋的光芒,女子忽然又柔声的提醒了下。

    宫女铃儿从书房里退出来,外面的夜已经起雾了,笼罩在空气里,微凉的。走出很远,她又回头看了看在雾里燃着亮光的屋子,朦朦胧胧的,她有些看不清楚了。

    人走在廊下,身边的小晨子跟随着。夜风从那头过来,吹的宫袍贴着身子拂动,小宦官轻声道:“督主,大小姐已入睡了。”

    “嗯夫人的离开,对她影响不好,半个多月没回来,陡然一见她,发现长高了不少。”廊下行走的身影轻笑两声。

    在回书房时,春梅快步过来,福了一礼,“家主,外面有人来拜见。”

    “谁?”白宁走进书房,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声。

    门外,丫鬟怯生生的站在那里,刚刚开门的小宦官手疾眼快的轻轻踢了踢她的脚,使了眼色,大抵是提醒她快说。

    “是是燕指挥使。”春梅在门口低声回了一句,之所以叫指挥使,她也不搞不懂,消失许久的人,怎么又突然出现了,只得习惯性的将官职也一起叫了出来。

    说完后,又赶紧补充道:“还还带了一个女人,套着斗篷,神神秘秘的,但奴婢还是看的出来是个女的。”

    白宁手指在桌上敲了敲,面色不改:“让他们进来吧,就这里见本督。”

    那边,丫鬟出去领人了,小晨子便是溜进来给白宁擦了擦椅子,又帮忙将发髻松开,忙前忙后的照顾起来。

    “你倒是个机灵人,比高沐恩懂多了。”白宁笑了笑,端起热气腾腾的茶盏,赞许的了一声。

    “都是督主的贴心人儿不敢分高下的,而且高公公他言语嬉闹,才是开心果呢。”小晨子谄媚的还想说些话,但门外脚步声过来,便识趣的止住了话头,站到一旁去了。

    敞开的书房门外,看见熟悉的身影立在那里,和黑色区别开,旁边紧紧跟着另一道人影,较为娇小许多。

    挺拔矫健的身影走了进来,就是一跪,燕青双目有些微红磕下头。

    “小乙见过督主督主救命之恩,燕青无时忘怀于心。”

    身后,娇小的人影褪去斗篷,露出焦脆的娇容,愁眉紧锁的往白宁躬身,“师师见过兄长。”

    ps:三更。这些都是必要的铺垫,理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