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零六章 大雨绵绵,凌厉暗藏
    黑夜褪去,顾觅推开门走出院落,外面的天已经完全亮了,自来水溪县的第二天,他便是打了一个主意,用过早饭后,就赶去了府衙,路上已三三俩俩的江湖人被放了出来,见他时,脸不由露出恶状。

    昨晚的经过,其实说来也是简单,自打想了那主意后,那帮有门派的江湖客也不便与官府撕破面皮,投鼠忌器的去了府衙,不过顾觅也并未过多做出欺压的举动,他自己也有一套行为准则的,并非自己是在东厂麾下做事,就与人同流合污……

    步子慢慢走往衙门,顾觅抬头看了看云层,今日的早晨并不明媚。

    随后叹了一口气。

    天阴欲雨。

    视线收回,正欲再走,前面,府衙门口,有几人出来,走出衙门时,从差役手中拿过了自个儿的兵器,便是说起了被传入衙门问话的事。

    走在前面的,手提一杆铁枪的那人,便是是昨晚与青河帮牛义战了两回合,无极门的大师兄,外号“点睛枪”的刘远南,据六扇门的名册里记载,此人初露头角还是两年前,在扬州挑了几家武馆后,又在江南一带寻了几名有些名气的使枪行家讨教,每每平凡招式中,偶尔会出一些奇招,故有了此江湖外号。此时出来,他开口道:“…那帮差役文书,我就坐在那里…一个个屁都不敢放,也不知哪里来的胆气寻我晦气。”

    旁边有人道:“昨晚带头的,我知道,‘铁手’顾觅,他原是扬州府的捕头,后来不知怎的入了东厂六扇门,不过这人武功还是厉害….”

    “厉害?狗仗人势罢了!”俩人身后,一道身影抱剑过来,身形挺拔,面容儒雅,见前面人回头看他,便是拱手抱拳:“万仇念见过刘兄。”

    “幸会。”刘远南持枪抱拳点点头,算是回礼。

    三人一同走下石阶,那万仇念道:“他顾觅算个什么东西,东厂内传闻高手众多,如坐镇中枢的海大福、坐镇宫内的雨化恬等人,再有就是杨志、金九、高断年这些人为走狗,可他顾觅算的什么,从前不过州府的小小捕头,能有多大能耐?改日若是在遇见,定当堂堂正正下战书,就在这水溪,与他上擂台,一对一的放对,看他敢不敢。”

    “哈哈哈”

    “老弟啊…”‘点睛枪’刘安南拍拍他肩膀,大笑起来,“若真是如此,那就算老哥一个…不过老子最想先解决的,还是那青河帮的牛义,此人欺我太甚。”

    说话的同时,后方陆陆续续又走出几道人影,便是合花会的人,为首身影过来与他们一一见过礼,万仇念点头还礼:“唐兄弟,不知有何见教。”

    合花会此人,身长俊朗,一袭贴身衣裳多有绣花,阳刚中又透着阴柔之气,便是最近在江南一带名声鹊起的新秀,花近楼。

    “见教不敢。”

    花近楼轻轻一笑,颇有阳光,“只是觉得在这里说这些,该是小心慎言。”

    “花兄弟怕了?”刘远南虽然武艺高强,名声也是日积月累而来,对眼前人,突然名声鹊起,心里倒也不是很看的起。

    在这一句话上,花近楼也不愿得罪他,只是道:“不是花某怕事,而是刚刚你说的那位已经过来了。”

    他目光远去的地方,众人在注意到顾觅负着手似笑非笑的站在那里盯着他们。‘点睛枪’刘远南看到对方,冷哼一声,跨步就走了过去。

    那边,顾觅也跨步过来。

    双肩相错间,刘远南一抖枪杆,枪尾微的一振,朝对方迈出的双脚绊去。顾觅抬起,即将落下的脚陡然一缓,落下的瞬间,一点绊过来的枪尾,震力回转,反而使对方错开的刹那,迈了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你……”

    正好身形的身影,脸色发红,手中枪杆使劲的捏了捏,却是不敢真的动手,只得狠狠瞪回去一眼,咬牙欲碎般拂袖离开。

    “…走好了,别脚下又不稳,摔的难看。”顾觅朝他背影冷笑说了一句,转身时,那边的几人也过来,正要离开,却是相对礼貌的冲他抱拳。

    “顾捕头….”

    “….下次可别再抓了啊….灰头土脸的。”

    顾觅只是冲他们笑笑,别看对方话里说笑随便,看似亲近,他当年可是跟着师父走过江湖的,江湖人有好有坏,翻脸同样比翻书还快,不然当年那个外号‘狂拳’的男人就不会死的窝囊了。

    对方几人离开后不久,刚刚踏上石阶的身影,再次迎面遇到被释放出来的鸾红衣、牛义二人。

    “顾捕头昨晚好威风啊,看的奴家心里噗通噗通乱跳….”鸾红衣轻轻的靠过去,在他身旁吐气如兰的说道:“若是….捕头大人今日有闲,不如就来奴家的房间来坐坐吧。”

    “有闲,本捕头定当再次拜会。”顾觅阴沉下脸,阴霾的眼神盯着女子,随后抱拳,“只是….人命官司尚未查明真相,顾某还会再次传唤你。”

    鸾红衣笑吟吟,红纱陡然拂在对方脸上,:“奴家会扫榻以待的….”身子几乎是贴过去的一瞬,被顾觅转身跨步躲开,负起手:“此乃衙门重地,休得放浪。”

    “无趣的人…”女子撇撇嘴。

    前方,牛义扛着关刀回头大喊:“走了,和官府的人打交道,迟早被吃的骨头都不剩。他娘的,关了一夜,真晦气。”

    “谁吃谁,都还不一定呢,你说是吧,顾捕头?”鸾红衣轻轻掩口轻笑,媚眼挑逗几下,便是扭着细腰,上了早在门外备好的一顶轿子,离开了。

    县衙门匾下面,顾觅阴沉着脸,看着远去的轿子,背后捏紧的拳头陡然松开,手心上密布一层冷汗。

    “媚功当真厉害…”

    视线里,阴沉的清晨里,一场大雨降临荆湖,哗哗哗的雨滴犹如滑落的珠帘,从天空垂了下来。

    ……

    嘭

    一扇木门被踢开,差役、捕快再次上门,院落内,正在聚会吃饭的一众江湖人,正端着碗,有些傻眼的看着闯进来的身影。

    “顾….顾捕头…你干什么…”有人放下碗筷。

    “本捕头怀疑你等聚众图谋,怀疑你们当中有人是当年方腊余孽,所以要清查,跟我走一趟吧。”

    “可我们只是吃饭….”

    “吃饭用的这么多人?全部带走”

    ……

    红裳楼。

    宾客满朋的一日,陡然间变得鸡飞狗跳,蜂拥而入的捕快冲了进去,挨着房门开始抓人,饶是这些江湖人有武艺傍身,可也不能光着身子和人厮杀,再说对方只是问话,问完就走,虽无危险,却是惊的逛青楼的江湖好汉们,下身垂危。

    四月下旬,然而就在这场雨里,六扇门联合官府再次对盘踞水溪县城的江湖人展开了清查,直接把有关达摩遗体的事搅的混乱不堪,如若泥泞。

    *

    “你是说,那六扇门把咱家的计划搅合的干净?”靡靡苍老的声音,尖锐嘶哑从一顶帷帐内传出。

    整体凿出成形的石阶下,一道身影跪在那里,一手撑着地面,另一只袖子悬空的垂着,随后,微微颤了颤,才说话:“义父….孩儿并未撒慌,这半月里,六扇门的那个顾觅就是这么做的。”

    帷帐微动,缝隙中,一支尖尖细细的缕空、錾花的指甲套伸了出来,轻轻摆动的一勾,“小澜,你过来。”那声音仿佛有些失调。

    “是…是….”跪着的身影小心起来,走上石阶,又在离薄纱般的帷帐几步距离跪下,低下头。

    “既然引来的棋子都乱了,那就是适合投鱼饵下去了….”五支尖锐的护指在断臂的青年面前晃了晃,“…那达摩遗体就是鱼饵,东西在你那里,你来安排吧。”

    漆黑的环境里,只有几支火把在燃烧,周围黑色中时常会传来婴儿的哭声,帷帐里的身影便是动了动手臂,啼哭便戛然而止。

    这样的环境,犹如鬼魅地狱,黄澜吞了吞唾沫,壮了壮胆,方才说话:“义父….那达摩遗体…我想换一门武功….想能用一只手就能使的。”

    “好啊。”

    帷帐内的人说话之际,一名侍女脸上无表情的端着一只碗来,跪在塌前,里面,苍老的手伸出,将那只精美的瓷碗端起收了进来,传来下咽的声音。

    独臂青年满脸冷汗的打抖,那碗里便是刚刚婴孩的浓血……

    一时间,他犹豫了几分,达摩遗体该交,还是拿来换东西。正想时,空碗已经递了出来,侍女离开后,他也被呵斥的离去。

    卒子过后,只能朝前进了,黄澜咬咬牙,这样想着。

    ps:今天只能一章,昨天孩子生病,半夜才回家睡觉,早上一早又去上班,一天都没什么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