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一十一章 求活 (一更)
    黑夜逃亡的道路上,当火把昏黄的光芒映出扎须和尚的表情时,在邓元觉身边的日月神教教众也开始散开,围拢过去,隐隐将对方困起来。

    脚尖在地上扭动,积起一层泥土盖在步履上,牛义是知道宝光如来邓元觉这个人的,此时被围杀,看对方的意思,自己在多说也是没有任何意义。

    陷入泥土中的脚,猛的一蹬,便是做出决死的姿态冲了上去,那边,沉重的禅杖在空气呼的一下动起来,原本狂奔突进的牛义陡然间再次蹬地,整个人扑向空中,在半空举起的双臂顺势又是一斩。

    黑色中,两边力道的对碰,邓元觉脚下的泥土直接被震蛛网般裂开,金鸣交击的一瞬,周围燃烧的火把明暗般摇晃起来,火星飞溅,双方都形成迫势。

    兵器相互相抵,片刻后,视线中压在关刀上的禅杖犹如千斤巨力迫使他渐渐的开始后退,每一步都会深陷泥土,旋即,牛义咬牙,双臂全力一顶,身子朝侧面扑了出去,那柄禅杖没了抵抗,轰然砸在地面的一瞬。

    踏踏踏

    邓元觉朝着滚动的身影逼近,又是一杖,那边,牛义半蹲着尚未来得及起身,就见镔铁禅杖横扫,急忙举刀挡了一下。

    刀身极度弯曲的朝人的胸膛凹陷过去,时间放慢,便能看见弯曲凸起的接触牛义胸口的瞬间,巨大的力道直接将衣襟扭出了一个漩涡,随后撕裂,当整面刀身贴上去时,他整个人从平地被打的飞了起来,砸进旁边不远的林子里,一两颗树木都在动摇。

    那一边,邓元觉提着禅杖面无表情的走进了树林,视野的树下,牛义斜躺在地上,关刀已是不知摔去了哪儿,浑身沾满了泥土和落叶,狼狈不堪。

    “你回不去了….青河帮也在今晚消失。”走进树林,踩响落叶,他的声音缓慢而有力的说着。

    随后,脚步停在了对方面前。

    火把随着教众一起进到树林,牛义抬起头时,地上的落叶层已流满了鲜血,发髻凌乱的贴在脸上,想要动一动,却倒坐到了地上。

    “可…可…”他努力撑了撑,显然身体已经控制不住,站不起来,“可不可以….不杀我….我知道那老家伙的地方….很隐秘….外人找不到的….”

    颤抖不停的身躯,求生的渴望在眼中达到了极致。火把在夜里静谧的燃烧,人影持着火光在走动,放亮了渴望求生的身影,近前的和尚抬了抬脸,看了对方一眼。

    “….那处地方就是在洞庭湖吧….那里是挺大的,找一个隐秘的地方,确实不容易,但地方总归是死的,真要找起来,也不是找不到,我只是好奇,江南这地方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物隐匿了如此之久。”

    “周室残余而已,形单影只的一个老太监…”牛义靠在树躯上,捂着胸口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随后又自嘲般的笑了两声,“呵呵….我就是被那太监养大的,邓和尚….他的义子有很多….死几个根本没有任何损失,我活着反而还能带你们找到他。”

    他捂着胸襟的手使劲的捏起拳头,伸长脖子:“怎样?这个买卖还是划算的。”

    “呵呵….哈哈…”昏黄的光里,高大的阴影走动笼罩到了牛义的头顶,大笑起来,“贪生怕死之辈…我邓元觉是看够了。”

    话音落下,臂膀一动。

    “邓元觉”

    牛义见他动作,凄厉的大喊,想要爬起逃跑,厚重的禅杖已是打下来,一股鲜血迸上昏黄的视线里,尸体嘭的一下无力栽倒在地。

    “我们走!”禅杖收起,邓元觉一甩僧袍,转身带队离开。

    水溪县东南方向的集市,厮杀声响破夜空,操控几只傀儡的身影在混乱中护着地上受伤的女子,纵然武功厉害,也架不住周围如潮水涌来的人群,身上此时已受创几处。

    “你走啊,不要管我。”鸾红衣从地上起来,娇躯颤抖着,看到赵明陀不停的在她周围用傀儡遮拦对方的攻势,有些失神。

    “一起走!”

    一具孩童傀儡收回,赵明陀回身过来,双目凶狠的瞪了那边魁梧的身影,“郑彪,好久不见了…”

    弥漫的尘埃里,魁梧的身躯走出来,沉重的铁锤扛在肩上,阴阳鱼下的目光露出凶戾,“….是好久不见了,以后恐怕也不会再有机会相见了。”

    火光晃动,尘埃落定。

    赵明陀一手扶着女子,有些狼狈的看着站在一丈距离的身影,有些记忆此时在这里打开,声音随之从他口中响起、

    “当我知道你杀了自己师父的时候,我去寻过你…想不到你已投靠了朝廷……甘愿做一只走狗。”他的声音并不大,但在此刻却有些刺耳,光芒昏黄,照着他脸上,映出一丝嘲讽的表情。

    明教……

    …那个亲手砸死的老人….师父。

    包道乙…

    郑彪深吸一口气,铁锤从肩上缓缓拿起,举在了手里,随着不好的记忆回放,他走向俩人,虎头铁锤挥了出去

    嘶吼的声音炸开!

    “关你屁事!!!!”

    火把的光、集市的杂乱之中,锤头全力的砸出。赵明陀一勾手指,一道身影从他前方收回,跃起,冲向那人刺出尖刀。

    接触只是一瞬。

    整具傀儡半空爆开,衣袖、硬木的细块碎在夜空中,四散乱飞,下一刻,赵明陀趁此机会,操控另外的傀儡,朝周围打去,搂着鸾红衣拔腿就朝另外一边突围。

    接连几声,傀儡爆开在半空,郑彪踏过碎裂破烂的傀儡,怒潮般朝对方逃离的背影冲过去,就在此时,拉开距离的赵明陀二人尚未冲出集市,一道刀光在视线里凝聚的拉开一条直线。

    呯的一声,袖口里的短刀与对方磕碰的一瞬,那人抽身跳开战团,在他们对面站定,一柄森森发寒的长刀斜在脚边,狰狞的盔甲上,脸部戴着铁制鬼面。

    “……都留下吧。”杨志微微扬了下下巴。

    ….

    忽然,鸾红衣挣脱了护着她的男子,看了看周围围拢的追兵,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身躯陡然间跪了下来。

    赵明陀的身躯僵了一僵,看着跪下的身影,“….你干什么。”

    “走不了的….我们逃不出….”女子摇头:“….之前抢夺达摩遗体的人影,其实就是义父,我记得他的身形….我没有看错,我们没有必要无意义的死啊,他只是拿我们这些所谓的子女当棋子….有用的就留下,没用的,就像黄澜一样,被扔开…这么些年了,难道你还不明白…”

    鸾红衣说到这里,情绪有些激动了,她把目光望向持刀的鬼面人,“….红衣不求自己能活,但希望你们能放过他…”

    “不要说这些…”望着跪在地上为他求饶的女子,赵明陀眼眶红了起来,捏紧的拳头陡然便是松开,双膝一软,也跪了下来,这让后方的郑彪神色有些复杂,他望了望屋顶,上面,一道身影点点头。

    像是同意了他们的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