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一十九章 人心难平
    一夜大雨过后,明媚的日光升在扬州城上方,金辉透过层层云朵,洒向人世间。西城门来来往往的行人、客商,在城楼上,白宁与小瓶儿站在墙垛后方俯瞰着下面的世界。

    在这样的一个清晨,有关洞庭湖下那些婴儿和金银财宝之类的处理,在俩人商量了一阵,做了些变化,不过,后者对那些东西并不上心,往往交谈中有些出神,想些其他事情。

    俩人的见面也没有昨晚说的那些话感到困扰。

    “那些孩子差不多已经带上来了,明日我先回光明顶,将这些孩子放在教中,那边大多有家眷的,而放在东厂,我不放心的….怕会教出一批疯子。”

    窈窕的身影轻声开口,挽着青丝的动作之中,女子勾出一抹笑容,嘴角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目光流连望着身侧的男子。

    “…嗯,东厂确实不适合教养孩子,带走我也放心。”白宁点了点头,“….明日后,我也要带队北返,宫中还是离不开人的….你带着那批婴儿离开后…”

    小瓶儿此时正出神的望着白宁的侧脸,嘴角翘了翘,抢过一声:“我会立即赶回来….我要看着你把血肉舍利服下去。”

    白宁怔了怔,脸上也有些变化,但没有继续接过话题下去,他怕有些事说的太多,就失去了话题本身的意义。

    城头上,陷入了沉默,俩人的视野里,入城出城人流如织的场面。

    “….百姓安居乐业的场面,在宫里是永远看不到的,当初赵吉要是多出来走动,看看自己治下的百姓生活,说不得现在还能活着….呵…说什么都晚了。”白宁望着下方的热闹,却是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感概。

    “昨晚…你出去了。”小瓶儿没有去接那话,而是转头望着那面无表情的身影。

    白宁皱起眉头,先是点头,随后目光半眯起来,“你监视我?”

    “….我怎么敢监视东厂提督。”小瓶儿捂口笑了一声,“只是旁人察觉不出来,我可听的出一点风吹草动的异样,昨晚你去了哪儿,能告诉我吗?”

    她眨了眨眼。

    “这件事….我谁也不会说的,至少暂时不会说….”白宁与对方目光接触,片刻又移开,看向别处。

    女子静静的又站了好一会儿,才独自离开。待对方离去之后,白宁仍站在城楼上好一阵子,伸手招了招,有随行的番子靠过来。

    “督主,有何吩咐。”

    “通知所有人,今夜收拾好东西,明日一早我们就回京师。”

    “是!”

    那人接了命令,刚准备离开下去通传,忽然又被白宁叫住,“另外,让杨志带一队锦衣卫将接受过来的一批金银分成两份,东厂留一半,其余兄弟也拿点吧。”

    番子领命下去后,白宁也没有再待下去了,马车中,他想了许多事情,尤其是昨晚系统的事,他大抵是明白为什么系统要放这个老太监出来,并不是看对方厉不厉害,而它需要对方身上的那本武功秘籍。

    《金玉造化功》在他手里翻动,这次回去,白宁便是着手试试这门武功到底为何受系统的重视。

    “昨晚,那一剑….应该是把它伤到了吧?”车辕颠簸,他靠在软塌上轻声自语了一句。

    随后,手指车厢划过的一瞬,白宁笑的灿烂,“应该是伤到了。”

    与南方的明媚阳光相比,北方汴梁却是大雨倾盆,整座皇城都浸在雨幕里,屋檐的雨帘落下在地上,偶尔溅起的水花星星点点的打在廊下边缘的步履上。

    身后,有近侍想要撑开伞过来遮挡,雨化恬挥了挥手阻止,目光望着雨景,一语不发,有些让人琢磨不透。

    随后,不久视野里一支仪仗过来,雨化恬转过身对过来的身影拱拱手:“奴婢见过太后。”

    “不用客气….”

    缓缓的身影在他身侧走了几步,郑婉看了一眼面前拱手的绝美宦官,嘴角勾出一抹笑容:“不知…雨千户喊出这声‘太后’的时候,有没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惆怅感?”

    雨化恬闻言,皱起了眉头。

    “….可惜啊,本宫这个太后终究不是那个太后…”郑婉拖着长裙又走到他正面,原本带着笑的脸,沉了下来:“….雨千户亲手勒死自己喜欢的人,感觉如何?”

    “太后慎言。”绝美的身影意识到眼前这个女人有些被逼的快要发疯了,嘴角翘起一个弧度,望着女子,平淡的开口:“….太皇太后乃是悲伤过度,自缢而亡,与奴婢没有任何关系。”

    郑婉一点也不在意自己暴露出的仇恨,眼睛恨不得把对面这个优雅的身影盯出一个窟窿来,不过表情上仍旧不喜不怒,“那….殉葬的那些后妃呢?本宫所知,雨千户常年留守皇宫,与这些妃子们也是常有来往的,亲手杀她们的感觉如何?”

    雨水劈哩啪啦打在长廊的顶上,此时的廊下诡异的沉静,周围的侍卫、宫女们早已被遣散,退出几丈远的距离。

    雨化恬依旧恭敬的站在那里,微阖的双眸平静如水。

    “你们一个个的都在怕白宁?”郑婉凑近过去,低声道:“你怕不怕?”随即,又站了回去,长袖轻拂在身前,“本宫不怕,他不会杀我,至少在这个关头杀我,本宫也知,其实你心里也有怨的。”

    视线里的身影依旧站立那里。

    “考虑一下….”郑婉低声道。

    旋即,慢条斯理的转身离开,慈宁宫的仪仗赶紧迎上去,将她接走,片刻后,有人靠近过来,“千户….”

    雨化恬睁开眼帘,望着雨幕,想了一些事情,露出迷人的微笑,挥挥手:“今天太后没有来过本千户这里,你们明白吗?”

    “是。”下面的宦官应了一声。

    ……

    天上有雷声滚过,震抖了瓦砾。

    司礼监。

    一名小黄门小跑着走进文德殿,悄悄将一张纸条传递给一名殿内的近侍,随后逐一递交上去。

    最后落在一名两鬓斑白的老宦官手中。

    “….这件事不要声张。”曹震淳看了一眼,就将纸条点燃烧掉,看着燃尽的火焰,看了看身旁心腹欲言又止的表情,笑了笑,负着手直起腰身:“雨千户这人呐,你们猜不透的,可咱家看的透透,这个人心里不太平,可也不傻的。”

    “是。”

    “武功高未必就稳操胜券,成败在乎智谋。”曹震淳走到殿外,对身后随行的宦官,边走边教导:“这皇城里里外外的,都有各个督主心腹把持,就算太后这个小娃娃想要胜一局,可最终恶的还是督主,只会落了一个不好的下场。”

    这位司礼监秉笔太监摇了摇头,“咱家给你说这个干嘛,嘚,真是老了,话也变多了。”

    不久之后,雷声在天际再来,行走的人影已经离开宫宇。

    ps:有朋友说,我主线乱了,其实现在系统出现只能是支线的,不过也却是遇到一点瓶颈,这卷还有二十章左右,后面还要杀一个皇帝然后就结束这卷,开新卷。

    ps2:今天只有一章,实在是抱歉,瓶颈让我卡的欲仙欲死,不过好在已经到了转场景了,已经磨过去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