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二十一章 返程
    进入夏季暴雨时节,途经应天府的汴河涨水,冲破了河提,对沿岸造成不少的损失,灾民拥堵在官道上,朝应天府过去,插着小旗的东厂缇骑不断在灾民当中穿梭传达消息,以至天色暗下时,白宁才堪堪从人少的东门入了城里。

    由于大雨,街道上污水四溢,带有泥泞的脚印在地上随处可见,车辕碾过一滩污水时,从府衙回转的青鳞皂衣番子下马说了关于此次洪涝的救济。

    “从府衙坐堂记事那里得知,暴雨来时,应天府知府陶永念便早早带着人手去拦河坝了,城中主簿已让人开了粮仓,在城外施粥救济灾民。”

    “城中富人可有表示?”

    “有!”那番子肯定的点点头。

    此时,白宁坐在一家茶肆里,听到手下人汇报的情况后,手指敲了敲桌子,“天灾不可怕,死一些人也是必然的,就怕做父母官的没有作为,寒了百姓的心…”他说着话,语气随着心情而来,颇有些欣慰。

    “这人也是个好官,从队伍里抽三百人过去帮忙吧,既然途经应天府,看见了,总归要有表示。”

    待那名番子去后,白宁等人去了府衙暂住,安排不下的人也都去了驿馆住下,不过夜里郑彪、金九等几名头目还是过来府衙这边,集中起来商量一些事,毕竟应天府这边偶遇的洪灾需要商量一个对策,还有京师过来的情报,也需要分析。

    因为连续十来天的赶路,让白宁有些精神无法集中……

    “督主京城那边…海千户…”高断年盯着手里的情报,刚说一点,就另一道声音打断。

    “…督主,后面的几条消息和惜福夫人有关。”杨志看完手中的纸条,又翻了翻手上另外几张,便抬起目光看向书桌后面坐着的身影。

    白宁揉着额角,微闭着眼睛,“念。”

    “……夫人和周侗的名声已在河洛一带有些响了,属下等人便是装作仰慕夫人大义刺东厂白宁的壮举,跟随左右,一切顺利…”

    “….四月二十七,凌晨,路遇劫匪,我等出手杀散匪人,周侗和夫人并未起疑。”

    “….四月三十,抵达河.南府冲平县落脚,夫人名声在当地引来不怀好意的倾慕者。次日,凌晨,夜鹰与猞猁摸进对方家里处理掉了,请督主放心,旁人不会发觉此人死于暗杀。”

    ……

    一张张纸条念完,几乎是每隔一天的频率在传达过来,其中大多都是无用的,关于惜福平日的活动,吃过什么、见过什么人、发生过什么事,若是有大事的话,白宁安排的几名锦衣卫都会提前处理好。

    “….五月初,周侗不知与当地地头蛇发生了什么矛盾,夫人上去帮忙,一棍打在那头人的脑袋上…后来我等送信去了官府,让其出来调停,不了了之…”

    这已是最后一张关于惜福的境况,念完的一瞬,金九‘’的一声拍在桌上,扯着嗓门儿:“督主,让俺带人过去把那帮地头蛇干掉算了。”

    那最后一张纸条在白宁手里看了又看,片刻,望向金九:“….去杀了别人满门,这事到头来还不是扣在周侗和惜福的头上,这件事就算了….让夫人玩够吧….不过她居然主动拿棍棒打人,也是成长了不少。”

    说到这里,他心情似乎颇好,不由笑了一下。

    那边所有人则看到他们的提督大人居然望着火烛在微笑,那表情让他们几个面面相觑起来。

    室内静谧了一会儿,白宁回过神朝他们做了一个挥退的手势,“好了,你们也回去休息吧,明日一早,继续赶路,留下的人手,待洪灾过后,再回京师报备。”

    “是!”众人憋着一口气走出房间,除了曹少卿外,另外几人便是裂嘴笑了出来,金九鼓着大眼,悄悄指了指亮着烛光的屋子,“你们看到没有,刚刚督主好像犯相思病了…”

    “金九”

    屋内,白宁的声音冷冷的传出的一瞬,大汉立马颤了下,赶紧逃似的跑开。众人哄笑的片刻,原本准备一起走的高断年拍了拍脑门,“你们先走,刚刚一条消息还没说完,就被金九那厮给打断。”

    “什么消息?”远离众人的曹少卿回过头看向他。

    “海千户被人打了。”

    “什么?!”

    ……

    门再次关上,火烛下白宁看着那张被揉成团的纸条,皱起了眉头,“…海大福居然被一个女子给打了…这倒是奇闻。”

    “上面说那女子孤身一人闯了东厂,虽说最后被拿下,但海千户的武功也不至于这么弱吧?”高断年和金九是最早与海大福有交结的,此时说来,语气也有怀疑。

    “那也不一定,海千户常年坐镇东厂中枢要位,很少动武,说不定武功已然退步了,再者…”杨志捻着胡须随口说了自己的见解。

    听到他说海大福武功一般时,白宁摇了摇手,“海大福的武功高着呢,一手化骨绵掌,你们当中要是全吃下去,轻者内伤,重者骨骼尽碎,何况他还有本督交给他的大升仙手,那本天怒心法的副本他也有的,要说没练咱家是不信。”

    “不过,这纸上没写伤亡,也没说杀了女子,只说拿下,看来双方都没有出杀手的,既然都有克制,那一定是认识的人,明日一早出发,几天后就能见到打了咱们海千户的女子到底是谁了。”

    白宁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通,才打发了众人离开,不过多久,白宁也走了出来,却是见到黑袍宦官立在檐下并未急着离去。

    曹少卿见到那边身影的袖口里握紧了拳头,轻声道:“督主,可是在担心夫人。”

    身影稍稍有些失神,随后,紧握的拳头松开,长出了一口气:“不担心是不可能的,金九他们与本督南来北往的,也不想让他们紧张不已,此事就作罢吧,他在那边有那几名锦衣卫中的好手照看,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夫人是个有福气的人。”曹少卿立着白龙剑在身后安慰的说了一句。

    “其实,在本督最痛苦的时候遇到她,才是我的福气。”

    白宁轻轻动了动嘴唇,说出这话后,已是转身进屋了,“少卿,你也早点去休息。”

    “是。”

    屋外,黑袍宦官的身影立了许久,才慢慢离开。

    ps:二更。终于把过渡章节磨出来,预告明天的章节名:夜宿龙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