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二十二章 质问
    五月十一,炎热的夜晚,河边的柳树下,一堆纳凉的望着远处的桥上有车马经过,黑压压的一长串队伍过去。

    白宁回到京师时便是过去十天,随着越接近汴梁,他已知道那女子是谁了,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辽国第一高手耶律红玉,那次交手只是打平,此时过来可能只是想分个高下而已。

    这女子能过来,那历史上的那个西辽怕是已经建立起来了,她才能有空回来找自己麻烦,其实白宁早就快把她忘记了,甚至会以为她死在了西征的途中。

    马车摇摇晃晃的行驶,不久之后,缓缓停了下来。衙门里很安静,门口的几名番子中有人见车中钻出的人影,连忙小跑过去,往地上一趴。

    步履顺势踩着背脊走下来。

    大门两边的番子纷纷拱手的时候,白宁已经大步走了进去,早接到消息的海大富也在此时快步朝这边过来。

    “奴婢见过督主。”

    负着双手的身影从他面前直接朝白虎节堂的方向走去,声音越过对方时响起:“把那女子带过来。”

    脸上有几处伤势的老宦官拱拱手,随即让下面的人将人犯带过来,便跟了上去,和曹少卿一左一右走在后面。

    吱嘎

    节堂大门推开,火焰被人点亮的从火盆里‘忽’的一下升起来,驱散了黑暗。白宁也不解下披风,只是裹了裹,整个人坐到了首位上。

    下面,海大富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督主,奴婢给你丢人了。”

    “算了”白宁坐姿直挺,冲他摆摆手,“一开始,本督还有些生气,但知道是耶律红玉后,也就不气了,那女人就是一个武痴,能双十之数做到当年辽国第一高手的宝座,已经是很厉害了。纵然当中可能借了耶律延禧的光环,但武功应该不低。”

    “起来吧。”

    白宁说了一声,接过近侍递过来的热茶,喝了一口,尽头的大门再次打开,一个挎着包袱的女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茶盏放回近侍的手中,那女子已经走到了节堂中间,笑眯眯的看过来,“想不到你一个宦官,才多久不见,就把皇帝做掉了。”

    一旁的曹少卿皱起了眉头,已是换了干净衣裳的女子扭头看了一眼皱眉的太监,“你打不过我,不过,说说而已,你武朝皇帝死不死的又和我没关系,白宁!你说是吧?”

    白宁揉了揉眉心,但也点了下头,挥手对曹少卿二人道:“先下去休息吧,这里用不着你们。”

    “是”俩人躬身退了出去。

    待人一走,门关上时,那女人便踏上了石阶走到白宁面前仔细打量他,想要伸手去摸那一头银丝,口中却说道:“你好像比以前老了。”

    “说事。”

    话出口的一瞬,刚要伸过来的手被打了下,耶律红玉捂了下手背,悻悻的退出两步,便是从挎着的包袱中掏出一件金晃晃的物什,然后抛向对面,落在白宁的手上。

    是一顶镶嵌着红色宝石的黄金头冠。

    “一点见面礼,别客气。”女子将空下来的包袱丢进了火盆,靠在石阶右侧的石柱上,偏头看着端详王冠的身影:“一个不知死活的国王头上摘下来的,我看做工不错,就拿来送你了,听说你们宦官都贪财,怎么样?这礼物可满意?”

    火焰映红了女子姣好的脸庞,笑着时露出了牙齿,又有点兴奋到狰狞的表情。

    “千里迢迢的跑来这里,就为了给本督送礼?”白宁掂量着王冠瞥了对方一眼后,招来一名近侍,吩咐:“拿下去,找个巧匠打一副坠子就用这上面的红宝石。”轻描淡写的处理了那顶王冠,才站起身,“这份礼不轻,咱家也收了,这次你过来想必是为了分个高下吧?”

    “自然,不过也不全是。”耶律红玉放下环抱得手臂,“呵呵”的轻笑两声,走动几步,话正要出口,忽然又停顿了一下,像是改了之前想要说的内容,“等你休息一段时间吧,等哪天你休息好了,我再提。”

    白宁立在那里,沉默的看着对方好一会儿,正要开口,忽然外面走了有一段时间的曹少卿进来,低声在他耳旁说了一句。

    石阶上,白宁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目光陡然一戾,袖口一拂,径直朝外面走去,“带她去我府上住下,那边有人接待。”

    “那你去哪儿?”

    “宫里。”

    “哈哈那正好,我还没见武朝的皇宫是怎样的。”

    脚步停下,白宁回过头看女子,“外人是不能进宫的。”

    “谁定的规矩,真麻烦。”耶律红玉环保双臂语气颇有些不爽。

    “本督定的!”脚步再次迈开,身影便是走出了白虎节堂,直接上了马车,片刻后,马夫哟喝一声,车辕缓缓转动起来

    夜晚的风里带着一丝闷热的气息,武朝皇帝的宾天有着一系列的扑朔迷离,纵然当中有人试图解开,但真正知道内幕的蔡京、童贯二人已经不在了,但往往仔细想下去,也不难看出真正在这件事上得利的是谁。

    刚沐浴过的郑婉,此时披着一件薄纱的坐在烛光中就是在想这件事,将近一个月里,逐步从悲伤中冷静下来后,便是想通了一些关节,闷热的天气里,一层冷汗爬上了她的后背。

    彤红的火烛光里,成熟的身体透在纱里,若隐若现中凹凸必显,让她地臀部显得坚挺浑圆,胸部地*巍然高耸,夺人心目。

    “白宁”纤柔的手掌紧紧的握成拳头,颤抖着在桌面上拂动,红唇便是轻轻的说出一个人的名字。

    然而就在片刻之后,屋外有焦急的脚步跑进来,甚至来不及敲门,小宫女玲儿带着恐惧的冲进来,“太后太后不好了,白提督他他”

    “他怎么了?”郑婉紧了紧薄纱跟着站了起来望向门口。

    但随后白宁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一把将小宫女扔了出去,顺手将身上的披风解下扔到了一旁,直挺挺的坐在离屏风不远的一张木椅上,声音冰冷:“把雨化恬叫过来。”

    目光便是一直盯着有些忐忑不安的女子。

    “白宁”郑婉找了一件外衣遮住若隐若现的身子,脸气的通红,“为何深夜闯入本宫的慈宁宫。”

    对面,太监的身影闭着眼,如同沉积的火山。

    ps: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