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婚事
    “上朝”

    “百官觐见!”

    拂尘在喧旨宦官手中一甩,站立殿门外大声喧出,偏殿里,文武百官整理好仪容站列两排走进垂拱殿。

    龙庭侧方,白宁牵着小皇帝的身影慢慢走了过来,在石阶前放手,让他自己一个人走上去,没多久,太后郑婉也从另一侧进来,在宫女的搀扶下与龙椅旁落座。

    白宁也不管还在和龙椅较劲的孩童,袍摆一掀,坐到右侧首位蟒座上,目光扫了一眼殿中的百官,起了一个开场话:“本督从南回来,见到了江南的富庶,也见到不少能担当一面的好官,以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也在慢慢的理清了,咱家很满意你们能识时务”

    “提督大人,臣有本要奏。”

    左侧文臣队列里,走出一道身影,白宁抬起视线看在那人脸上,便是秦桧。

    “奏什么。”

    “启禀提督大人、陛下、太后,臣要奏御史谭纪、吏部尚书孙朝忠、侍郎汪奎三人背后擅议提督大人夜宿慈宁宫,败坏太后清誉。”秦桧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认真的说道。

    队列中,之前在偏殿怒斥的老人气的手指发抖,指着殿中站立的身影,“你你你你你放肆!!”

    “放肆”

    白宁动了动嘴皮,声音尚未发出,龙庭上,珠帘后的女子大声呵斥,从凤椅上站了起来,“孙尚书,本宫看你才放肆,竟在皇城中议论本宫的私事,若不是秦爱卿直言不讳说出来,本宫本没有做的事,岂不是被你们说的颠倒黑白了。”

    脚步走出来,颤颤微微的身子看着龙庭上的女子,又看了看闭目坐在椅上的白宁,低着头缓缓跪了下来,满是皱纹的额头轻轻抵在了地板。

    “老臣今年六十有三,年数大了,时常多有幻听,想来此事是老臣错估了,但话已说出,罪已造成,老臣还是想要说上一说,太后年岁尚青,夜晚难免会想起先帝,孤枕难眠,可皇家威仪不可废,纵然一时的委屈就全,也抹不去那时的污点”

    白宁睁开眼帘,眯了起来:“本督念你老了,本不想做出什么事来。”

    “九千岁呐,当满朝文武百官眼睛都瞎了,都聋了吗,白宁你是宦官,宫里的家奴,你坐在朝堂上想干什么!东厂杀人如麻,宦官作威作福,纵然你们在女真南下时,做过不少事,可太.原一役,你在那里干了什么,你心里清楚的很,先帝死因不明,蔡相、童枢密又接连被害,敢说你没在这里面搅风搅雨吗!!!”

    呯的一响,蟒椅向后倒下。

    白宁猛的站起身,双眸闪烁杀意:“当真咱家不敢杀你!”

    那老人从地上站起,挺直了腰板,“老夫就站在这里,你来杀我啊”

    大殿里,顿时鸦雀无声,白宁是怎样的人,做过什么事,几乎所有人都清楚,也大多清楚他为武朝奔波,可真要将一个净身的阉人当作常人,他们心里是有抵触的,但此时孙朝忠这位老人当众将伤疤从对方身上撕开,众文武只能剩下震惊和担忧,殿上,谁也不敢大声喘气。

    白宁看着对方须发迸张的脸,忽然笑了笑,让人把椅子抽起来。龙庭上,郑婉捏着手心里的冷汗,深吸一口气,适宜的开口:“孙爱卿你言语污蔑本宫清誉已成事实,但念在你年老昏花,再降罪与你,显得本宫太过刻薄,这样吧,你回家好好休息,颐养天年如何。”

    “老臣谢太后。”孙朝忠拱手谢恩,随后有近侍过来将他头顶的官帽取走,老人望着那顶帽子,长叹一声,转身朝殿门离去。

    郑婉转过头看着白宁,微笑道:“提督大人,你看这样处置可否得当?”

    “嗯,就这样吧。”

    白宁点点头

    “散朝”

    天光升上来后,朝议又商量一些事后,终于散去,白宁慢步走出垂拱殿,望着成群结队离开皇宫的人群,身后,曹震淳走过来:“督主,要不要奴婢着人杀了他们。”

    阳光洒在白宁的脸上,他望着那人群的方向,冷漠的眼神结合着笑容,显得有些诡异,“不用了本督早年间就杀过一个老人,挺好的老人,他的家眷被砍头时,咱家就是监刑的,那老人的孙子,还很小啊,就比陛下高那么一点,刀快要砍下脖子的时候,他害怕的问他奶奶,会不会很疼”

    “所以还是算了,一个老人家,脾气倔强一点很正常,看不惯的东西也多,况且,他年岁大了,活不了几年,杀不杀的已经没多大关系。”

    白宁见到那边人影都走的差不多了,这才转身回去,吸了吸空气,“自从赵吉死后,本督总觉得这皇宫到处都是怨气,坐不得人了。”

    旋即,在曹震淳不解的目光里,带着随行的侍卫朝宫门的方向而去。

    天光上升到了一定的高度,知了的叫声‘吱吱’的乱叫起来,清凉的空气逐渐升起了温度,有些烦闷。

    花圃间,蜜蜂嗡嗡的乱飞。

    白府上,一处独立的院落里,白益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抬起头时,看了看地上的盆栽,对另一边悠闲靠在墙壁上的身影说道:“又少了一盆,没事以后就别来了。”

    孙不再吐一截草根,嘿笑道:“那花,俺老孙觉得好看,就取来送给你妹子了,俺觉得好看的东西,就该配你那样好看的人。”

    挖着沟壑的身影并不理他,像是找不到话说。

    “哎你说俺老孙要是娶了你妹子,你觉得咋样?”孙不再忽然跳过来,趴在花圃外一圈的篱笆上,探着头对老实人说道。

    表情颇为认真。

    白益停下锄头,用毛巾擦了下汗水,“我说老孙,俺妹子想要嫁人,自然会嫁,你跑来问俺,又不是俺要嫁给你,去去,你要想娶她,你就自个儿问问,别来烦俺。”

    “真是一块木头。”

    孙不再冲他丢了一块木屑,无趣的转身离开,走过花园的树林小道时,迎面便是看到一个女子的身影带着两名丫鬟正走过来。

    心里有事的人,望着越来越近的身影,急的抓绕脸腮,片刻后,打定主意匆匆上前,对方尚未开口,他便先说道:“那个俺老孙有句话想问你。”

    “啊?什么事”白娣有些发蒙的看着突然过来的人。

    “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非常重要”孙不再伸手在自己身上四处摸了一通,最后从胸口里掏出一块玉佩。

    递到女子面前。

    “这是俺一直揣在身上的,俺就想问问,你愿不愿意嫁给俺。”

    ps: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