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厂公 > 第四百二十六章 谈婚论嫁
    微风吹过林间,金灿灿的光芒在树叶上晃动,青砖铺砌的小道上映出不安的人影,激动之下说出那番话时,孙不再就有些扭捏。

    “俺俺有些急了,白姑娘莫怪”瘦黑的身影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整个人都在发抖,“刚刚俺说的说的都是真的就是有些唐突。”

    他急着解释又像是重复的说话,而对面,白娣眨着眼睛,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原本带着微笑的小脸瞬间烧了起来,微微张着嘴呆呆的没有说出半个字。

    身后的几个丫鬟也是被突然而来的求婚吓得不轻,毕竟这个年月里,大多都是说媒的人过来,相亲,合适了就合八字,再过了就写聘书下聘礼,选良辰吉日等等一箩筐的事情,像这样突然冲出个男的,朝女子求亲的,换作谁都会被惊呆。

    就算相熟的也不行的啊。

    “俺知道这样突然说这些事有些不该的。”手指情不自禁的抓绕腮帮的男子急的原地跺脚,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可遇上眼前的人儿,就变得颤颤兢兢起来

    光斑落在地上、人身上,素净的脸庞上,双唇紧抿,白娣忍不住鼻子一酸,眼眶红的瞬间,有泪光在阳光里闪烁,掉了下来,顺着脸颊凝聚下巴,就那样忽然的哭了起来。

    “你别哭别哭”孙不再手足无措的在她面前几个来来回回,看到梨花带雨的脸庞,连忙摆手,“你不哭不要哭俺不想惹你哭的,那俺离开,你就不要哭了,哭花了就不好看的。”

    “俺知道俺长的不好看,黑不溜秋的模样不招人喜欢,更配不上你可俺和你朝夕相处下来心里就喜欢你,就觉得你好”

    脚步缓缓后退,孙不再的身影退进树荫的阴影里,慢慢转身,“有时候,心里烦躁,只要看到你,和你说上两句,看到你笑,就说不出的高兴惹哭你,是俺的错”

    “俺这就走,你别哭了。”

    孙不再的声音有些哽咽,像是在努力的压抑着情绪,回头又看了一眼,才迈出脚步向另一头离开。

    “站住!!你回来。”女声陡然间在林间小路上响起。

    那边,走出的身影顿时僵了一下,停住脚步,丝毫没有犹豫的转过身,便看到白娣擦了下眼泪。

    她说道:“刚刚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哪哪句?”孙不再心脏几乎快要跳了出来,吞咽了一口吐沫,“俺说了好多记不住了。”

    “最前面的那句话。”白娣吸了吸鼻子,嘴角微微弧出一个角度。

    “你愿意愿意嫁给我吗?”孙不再支支吾吾的说了出来。

    女子嘴角的弧度翘了起来,浮出笑容,便是点点头,声音轻柔:“我愿意”

    “啊”

    原本后面还有一句‘是这句话吗?’尚未说出来,但听到对方突然间的回答,孙不再瞬间凝固定在了原地,嘴大张着发不出一丝音节。

    随后,僵硬的脸上,一瞬,炸开。

    “啊啊啊”孙不再的表情刹那间化作狂喜,原地蹦跳起来,捂住脸大叫:“她答应了她答应了俺娶到媳妇了,哈哈”

    “哈哈哈”

    “俺老孙好快活啊!!!”

    孙不再疯狂的在林间跑动起来,又是纵身跳到附近的树上,来回腾挪,那喜悦的疯狂,在林间甚至整个白府都传遍了。

    林间,小道上的女子看着他上蹿下跳的身影,破涕而笑,“没个正经。”

    不经意间,她便看到之前过来的小道尽头,弟弟的身影站在那里看过来,随后举步离开。

    “弟弟”

    笑容缓缓消融,便对身边的丫鬟低声几句,就朝白宁离开的方向追过去。

    *

    书房的门推开,阳光洒了进去。

    脚步推搡着人的影子走进房里,白宁沉寂的坐到书桌后面,小晨子小心翼翼的捧了茶盏过来,刚放下,门口,白娣的身影也走了进来。

    “小晨子你先下去。”

    小宦官瞧了一眼那边的提督大人,便是躬身退出去,顺便把门也带上,书桌后的身影便响起了声音。

    “你真想嫁给他?他一无所有,就是个浪迹江湖的,挑人也不睁大眼睛去挑。”白宁皱着眉,目光抬了起来。

    白娣捏了捏手绢,低着头:“这些年,姐姐也是享福了,见过的人也多了,可弟弟啊,你也知道姐姐以前只是给别人家做工的丫鬟,奢求的并不多,不再这个人其实挺好的,人老实可靠,他若是真心喜欢我,也不是不可以嫁的。”

    “本督自然知道他为人,否则也不会将家里的安危托付于他,只是婚姻大事,岂是一句话决定的。”

    “弟弟之前不是还让姐姐找人嫁了吗,姐姐觉得他好,就嫁他了。”、

    木椅上,白宁脸色铁青,手指不自觉的敲扶手上,看着白娣,盯了好一阵子,敲击的手指才停下,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来:“既然姐姐想要嫁给孙不再,就嫁吧,事情就这么定下了,日子怎么定,你们自个儿商量,但是”

    他话一顿,又道:“别让孙不再知道你其实并不喜欢他的。”

    “弟弟你怎么知道”白娣抿抿嘴唇,有些不安。但随后,泪水渗出眼眶,模糊了视线,她摇头:“自从大哥去后,二哥又是老实人,帮不了弟弟什么忙,做不了事情,姐姐就想就想至少也能为弟弟找一个武功高强的帮手”

    白宁站起身,看着这具身体的姐姐,沉默中点了点头。

    那边站立的身影擦去眼泪,笑了笑,转身离开书房。白宁走出微凉的屋子,站到阳光下,看着离去的身影,心里陡然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装模作样。”一道小小的女声在廊下传来。

    回过身看去,也不知道小玲珑何时过来的,她靠着一根廊柱,语气中颇有些怨气,“就是不想嫁出去,嫁给孙不再不就更好的留在府里了吗说的好听。”

    “不要这样说她你还小,不懂大人的世界。”白宁走过去摸摸她的头,转身重新进了书房。

    ps:一更